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荒唐管治官逼民反 港人維權谷底反彈

2019/5/3 — 13:48

特區當局修改引渡法例觸犯眾怒,引致群情洶湧,上周日(4 月 28 日)上街人數逾十萬人,比數星期前驟升十倍,但當局依然寸步不讓,只懂胡亂應對,卻是招架乏力,是一場典型的公關災難。

面對雨傘運動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抗議,署理特首張建宗自作聰明,立即表示人數不是重點,不過同人數劃清界線,其實也變相承認反對聲音多到一個點,遠遠超出當局預期。言下之意是,若果數人頭,早已無話可說,只不過特區政府視民意如無物,不怕重覆陳腔濫調,也要勉為其難硬闖下去,為大陸引渡在港疑犯打開方便之門。

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當然也力撐政府,認定不能因上街人數眾多而放棄修法,否則便無法管治下去。她的態度看來堅決,卻顯得內心虛怯,一見群情洶湧便聯想到無法管治,正反映她也得默認修改引渡法律盡失民心,根本毫無信心說服群眾、爭取民心,只好強闖下去,盡快通過修訂條例,把生米煮成熟飯,才能證明其管治能力,刷出其存在感。

廣告

接着,另一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又搭上一句「沒說服力的意見沒有代表性」,不外兜個彎說,民心所向一目了然,沒有好爭議的,只不過「跌落地都要楋翻揸沙」,說甚麼人多不等於有道理,因此意見也沒有代表性了。甚麼奇談怪論?代表性與人數當然有關,滿街市民群起反對,不論有道理否,代表性要比行政長官和十七位問責局長高得多。即使退一萬步說,他們沒代表性,原因也跟說服力高低無關。

更重要的是,湯家驊這麼注重說服力和代表性,他力撐的特區當局,不外是北京欽點的政權,究竟有甚麼代表性可言?特區當局修訂引渡條例,謊話連篇,更罔顧中國法治不堪的事實,又有甚麼說服力可講呢?再到特首林鄭月娥,一切若無其事,照舊修法,更督促立法會盡快於七月前通過,根本當抗議無發生過。

廣告

由是觀之,特區當局的施政豈只是公關災難,從三方面看,都是一場污爛。一是施政可以理屈詞窮,用藉口當理由,用謊言當事實,當大律師公會直斥其非,便裝睡不醒,重覆早已穿崩失效的台詞,當記者協會要求面見澄清,也統統避而不見;二是窮得只剩下權力,不求爭取民意,只求數夠票通過了事,中國法治狀況堪憂,當局不屑一顧,索性一意孤行,單幹到底,反正北京樂見其成,不惜犧牲港人利益,也要力撐到底,誓把香港納入中國式法治的版圖;三是橫蠻管治出籠,厚顏無耻治港,只求加速通過修例建議了結爭議,不求深入探討以理服人,更不會廣泛諮詢疏導民情,遇到民間反對聲音強烈,便一於龜縮戰術,收窄戰線,同時肆無忌憚抹黑反對者,指他們別有用心,唱衰大陸。

可見這樣的政府自視甚低,只求北京護翼,不求民間認同,有權用盡即可,甚至與民為敵亦在所不計。過去董建華政府推動國家安全立法(俗稱「廿三條」),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也四出推銷方案,出入論壇舌戰群儒,並且網上提供詳盡資料,全力爭取民心。反觀眼下的李家超局長,鬼鬼祟祟,除了跟個別商會解釋,大抵足不出金鐘(或者還會到中聯辦),視公開論壇和學術研討為畏途,從不出席,也不派代表參加,也不論提出甚麼質疑,答辯都是照本宣科,大同小異。

如此的政府、如此的官員,不論出於賤視民意而目空一切,還是力有不逮而避免出醜,其迴避市民、閉門造車、一意孤行的做法,不僅拉低管治文明的水平,更進一步挑起港人的不安和憂慮,憤慨和反抗。上周日逾十萬人上街抗議,「守護公義基金」更籌得近三百萬元捐款,正是這種荒唐管治官逼民反,驅策大家以集體行動捍衛自己的基本權利,加上佔領運動的裁決和判刑引起的回響,終令港人走出佔領行動後的政治谷底,也把民主運動推回正軌。

不錯,香港正走向無法管治的局面,但並非如葉劉淑儀所說是由於政府屈從民意,反而是由於政府背逆民意出賣港人,而大家不認命不甘心,並且義無反顧,反抗到底,向這個同港人離心離德的統治集團大聲說不。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