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荒誕劇《犀牛》正在特區上演

2015/8/3 — 14:06

( 圖片來源:http://www.wildheartwildlifefoundation.org/ )

( 圖片來源:http://www.wildheartwildlifefoundation.org/ )

羅馬尼亞劇作家尤內斯庫(Eugene Ionesco)的代表作《犀牛》,諷刺世人在絕對統治之下,喪失人格,異化為犀牛。

我們身處的香港, 是否也感覺到犀牛的陸續出現? 喪失人格、不辨是非、到處撒尿的人物, 弄得香港臭氣熏天、價值扭曲? 還振振有詞、騙人騙己!

異化為犀牛的情況在禮賓府內、在立法會內、在行政議會內, 我們已耳熟能詳,不贅。但警隊內、法院內、大學校園內也出現荒誕情況, 能不令人擔憂?

廣告

七位警員於佔領期間群毆示威人士、警司在街頭棍打路過的市民, 證據確鑿。至今不見拘捕肇事警員, 沒有檢控, 各行兇者安然獲支薪金, 提取大筆退休金, 逃之天天? 是否荒誕離奇, 令人嘖嘖稱奇?

更荒誕的是手無寸鐵的年輕女示威者, 被控告以胸襲警, 還被判監三個半月! 胸脯怎樣變成武器? 用來襲警更荒誕!

廣告

港大更上演了前所未有的荒誕劇。校務委員會「僭建」了一項荒誕規條, 要「等埋首副」才可讓已獲委任的另一位副校長上任。任何人都看到其中的荒謬絕倫, 偏偏卻有一眾「犀牛」要瞞天過海, 用議會暴力通過了繼續「等埋首副」! 學生、校友、市民質問原委, 要求交代事件因由, 卻被視作「暴民」、「被寵壞的小混蛋們」。 「犀牛」們還振振有詞要追究或懲處追求公義的人們, 這不是荒誕是什麼?

倒地被指「插水」的校委會成員,更是荒誕劇的焦點。一忽兒說「感覺右邊膝蓋好像有少少被人踢了一腳,我就跌低」; 一忽兒說「我撞到咩野,我真係唔知咩原因」; 一忽兒稱「腳部受傷」, 一忽兒「留院檢查脊椎」; 然後誣衊另一位醫生忘記救人天職,指責其置身事外不給支援。語無倫次、前言不對後語,像極了尤內斯庫荒誕劇《禿頭歌女》(The Bald Soprano)當中主要角色在劇內毫無意義的胡言亂語! 可恥復可悲!

然後一群已變身的「犀牛」, 準備變身的「犀牛」, 紛紛跑出來亂竄亂撞, 不檢討整件事的罪魁禍首是誰, 不提學生及校友的憤怒原因, 不理市民為何追著校委會成員質詢其荒誕做法, 卻把視線轉移至莫須有的「暴力」衝擊、「非法」禁錮等等。

當然必須一提的是荒誕劇的另一小插曲。一直關注事件的校友代表,被問及當晚港大學生闖入會場一事,指「學生有自己進退考慮,而做法是否恰當,應由公眾判斷」,劃清界線地說「佢哋都咁大,應自己解釋做法」。這明顯的彼拉多「洗手」舉措, 由公眾去決定釘死耶穌的歷史一幕, 我們又重溫一次。

尤內斯庫的荒誕劇《犀牛》所描繪的人格喪失、精神墮落帶來的社會災難, 正在香港上演。一旦演變犀牛成風,人人為私利盲目追隨, 唯一出路是像《犀牛》內主角貝蘭吉(Berenger)保持頭腦清醒,掙扎與反抗,決不隨波逐流, 最後也要大叫:

 "I'm not capitulating!" (我不會投降的! ) 然後繼續怒罵眾犀牛, 不讓事實被扭曲,防止年輕人也變成「犀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