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荒誕的叮嚀

2019/9/2 — 22:23

近來聽得最多的一句話:「出街要小心啲呀,呢排周街都係警察呀。」

這確實是本世紀最荒誕、最荒誕的叮嚀。回憶小時候在屋邨住,公園附近新建「警崗」,白色趁藍色的小屋子,常有一兩位警察在裏頭當值。那時街坊總說以後夜歸都不怕了,說警崗雖小但「煞氣」夠大,鼠竊狗偷都卻步。當值的警察都是軍裝,個子高高大大,有時還作興與邨童在公園的石檯打乒乓球,戶外風都無定向,吹歪了球,打不準,邨童作勢耻笑警察的球技:「屎波喎。」警察不認輸笑著說:「有風有風,唔算唔算。」然後是一陣陣來自旁觀者的善意起哄:「喂,阿 Sir,咪蝦細佬喎。」

記憶中我進過警崗一次,小屋子裏只有一桌一椅。我記得我是要參加「少年警訊」,要取申請表格。警察在抽屜拿出一張表格給我,說填好就交回。我仰頭問他「少年警訊」可以做些什麼,他說電視節目《警訊》每次都會公佈一些失車的車牌號碼,「少年警訊」可以抄下這些資料,街上如見「可疑」車輛,就核對一下,如真的遇上失車,就通知警察。

廣告

都幾十年的往事了,今天居然是「談警色變」,世事真難料。林鄭做了錯誤的決定,賠上了整支警隊。6 月以來,警隊要為林鄭「執手尾」,正在享受濫權帶來的一絲快感 — 像縱容超速駕駛一樣,雖然林鄭說不會出賣警隊,但車毁人亡,卻是遲早的事。

永遠忘不了公園石檯前手執球拍的警察,他們既親民又可愛,起碼一點都不可怕,連賴皮不肯認輸的表情都份外惹笑,不會拔槍指嚇,不會喝罵街坊 — 喂,阿 Sir,咪蝦細佬喎 — 言猶在耳,當年街坊都熱情地叫「阿 Sir、阿 Sir」,今天聽得最多的卻是「黑警、黑警」。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