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荒謬的「紅線論」— 誰劃的紅線?誰在闖紅線?

2018/8/7 — 18:31

香港外國記者會網站截圖

香港外國記者會網站截圖

香港外國記者會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到該會的午餐會作演講,講題是「香港民族主義:香港在中國治下的一個政治不正確指引」(Hong Kong Nationalism: A Politically Incorrect Guide to Hong Kong under the Chinese rule)。根據外國記者會網頁的說明,講者主要會介紹一下他們所謂的香港民族主義觀點,網頁也說明這是一個充滿爭議的事件,令香港政府首次考慮以社團條例來取締一個組織。顯然,外國記者會是想更直接去了解民族黨所講的香港民族論究竟是什麼。站在新聞傳播的角度來看,能夠說這種出發點有什麼不妥嗎?偏偏就有人興風作浪。

香港民族黨在其臉書網頁中把這個題目翻譯為「香港民族主義:中國管治下的政治不正確指南」,似乎不能準確把外國記者會安排這次講座的真正意圖說出來,看來是有往自己這個組織面上貼金的嫌疑。但說到扭橫折曲,與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之一、也是前特首梁振英比較,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了。

這一位前特首在上星期六發表了一封英文的公開信予外國記者「協」會的第一副主席,信中第二段提到關注到該會在不久前也曾經邀請鼓吹台獨的人士演講,質疑類似的做法是否該會的一貫政策。梁振英在信中表明不同意讓鼓吹台獨的或陳浩天有平等的發言機會涉及新聞自由,但又沒有作出論證,便即時跳到最後一段。

廣告

那一段說香港政府以「象徵式」的收費向該會租出位於雪廠街的會址,又說「很多機構都得不到這樣的待遇,但諷刺的是協會竟然在這個地方邀請陳浩天來發表港獨言論」。言下的口吻,可以解讀為帶有威脅,也可以解讀為暗示任何人或組織只要得到政府的好處,便必須要配合香港政府的政治風勢。事後證明,所謂以象徵式收費向該會租出會址不是事實。至於新聞自由的精神又是不是可以隨意由政府透過輸送利益來扭曲,對民主及文明理念稍有認識的人,都應該對此另有答案。

梁振英在週六發出的第二封公開電郵,就更直接的指外國記者協會只是以言論自由為幌子。又說「港獨是絕對的和清晰的紅線」。跟着又指「外國記者協會請什麼人講什麼題目,不能隨心所欲。外國記者協會不會請黑社會頭目講黑社會的主張,不會請恐怖分子教人如何騎劫飛機,為什麼要請陳浩天講港獨」。這一種說法除了也是刻意迴避了香港記者會在其網頁對這個午餐演講會的說明之外,顯然也一如既往,只說明了梁振英這個人一貫隨意扣政治帽子和打政治棍子的作風。

廣告

首先,香港是法治社會。遍尋整本基本法,都找不到「紅線」這兩個字,中國的憲法也根本從來沒有出現過「紅線」這個觀念。一個社會是不是有政治紅線或任何政治禁區,這不是單憑一兩個人說了算數,也不是單憑政府的長官意志來決定。如果真的有任何得到廣泛認同的政治禁忌,任何人超越界線,都會受到言論及其他人的抵制,不用政府動輒以行政暴力及濫用法治來打壓的。如果真的只是極少數極少數,政府還有什麼需要擔心?而且,只要言論不超越法律的底線,就算有人真的要闖禁區,這涉及的就是法治及言論自由的問題了。任何人都可以不同意港獨,但卻沒有任何法律理據去禁止有人討論港獨議題。這就是香港的法治,這不是言論自由又是什麼?梁振英所說的這條所謂「紅線」,究竟有多「絕對」,又來得多「清晰」?

當政府有意以這種「紅線論」作理由,意圖破天荒地引用社團條例來取締一個無槍無炮、人丁單薄、有口水無動作的小組織的時候,作為一個新聞專業團體,直接去理解一下這個組織提出的理念,了解一下問題出在哪裏,完全是正常不過的新聞操作。隨意以長官意志劃定言論紅線,作為行政暴力的藉口,甚至進一步要為新聞自由劃下紅線,才是製造社會不安及做成社會對立的原因。

至於講到「外國記者協會不會請黑社會頭目講黑社會的主張,不會請恐怖分子教人如何騎劫飛機」這兩句,就更是令人回憶起特區政府當年在梁振英領導下曾經作出個什麼榜樣。2012 年 3 月底梁振英先生當選特首後不多久,便出現了他的競選團隊出席小桃園飯局一事。與會中有人有江湖背景,已是「絕對」而「清晰」的事實,政府高層不能與具背景的人士把酒言歡,這才是最絕對而清晰的政治紅線,梁振英先生直到今天對此又作出個什麼說明嗎?

另外,2013 年 8 月份梁先生以特首身份去到天水圍出席咨詢會,場外竟然有具江湖背景的人士帶同他的「門生」出面維持秩序,甚至出現追打示威人士的場面。香港的最高領導人竟然需要江湖大佬出動其手足為自己撐場,其嚴重性還會低於找「黑社會頭目講黑社會的主張」嗎?

事後只幾天,那一位江湖中人還高調接受傳媒訪問,刊於報章的頭版,清楚說出「最希望見到有流血事件」。對於如此明目張膽的威嚇,不知道梁振英是否認為不比「請恐怖分子教人如何騎劫飛機」嚴重。必須指出,特區政府的高層直到今天,仍未有為這件事作出個過什麼評論。為什麼這樣嚴重的事件卻不見得政府認為需要有紅線?

梁振英似乎對自己講歪理的能力感到意猶未盡,在星期日再發出另一個公開電郵。把他的歪理延伸得就更遠也涉及更多人了。其中又再指責外國記者會這次邀請陳浩天演講,「為港獨在香港搭起了一個公開宣講的平台」。又說這涉及國家安全問題,然後就翻炒他那句「在世界各地乘飛機,不僅不准帶炸彈,即使小剪刀也不准」。以這一種比喻不倫的邏輯來講歪理,本來就不值一哂。不過,也令人聯想起梁振英當特首的時候,他的家人是如何利用特權破壞機場的安全檢查程序,要地勤人員把她女兒的隨身行李違法帶進機場禁區。把完全未有證據說明曾經作出過擾亂治安行為的陳浩天及民族黨描繪成為恐怖組織及恐怖分子,也不禁令人想起香港主權移交之後,曾經在 1967 年發起及組織過一連串街頭暴力及暴動、涉嫌燒死林彬兄弟、也明顯與八千多宗真假炸彈事件有關的工聯會頭頭楊光,竟然會獲得特區政府頒授大紫荊勳章。特區政府如此「隨心所欲」地肯定暴力行為,又為「外國記者協會請什麼人講什麼題目,不能隨心所欲」這一句留下了什麼註腳。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