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莫道書生空議論,蹈火燃燈在民間!

2019/4/25 — 14:10

2019年4月24日,佔中九子於判刑前見記者

2019年4月24日,佔中九子於判刑前見記者

拙文題目前句摘自鄧拓稱許明末東林黨讀書人積極參政的一首詩篇中一句。原詩是鄧拓在 1960 年 5 月參觀東林學院時有感而作:「東林講學繼龜山,事事關心天下間。莫道書生空議論,頭顱擲處血斑斑。」今天早上(4 月 24 日)筆者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大堂前得悉「佔中九子」被判刑的訊息,憤慨之餘深感傷痛,尤其感到戴耀廷和陳健民兩位即時被關押起來,在回家路上走著走著走著,便聯想起這首詩來。

「佔中九子」都是讀書人,有牧師、教授、專業人士和學生,最典型具代表性的書生當然是「和平佔中」的「始作俑者」: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他們本著良知,在追求民主和秉持公義的路上,擁抱和平和愛的信念,採取公民抗命行動,始於佔中計畫而終於雨傘運動,到如今在法律刑判處理上來說,付出沉重代價,至此事情只可算是告一小段落,因為往後他們還是必然繼續抗爭。他們當然並沒有因此而「頭顱擲處血斑斑」的犧牲性命,所以筆者改寫下句為「蹈火燃燈在民間」,以反映香港民主抗爭運動本土化特色的一頁。

所謂「書生論政」被人垢病的就是過往的讀書人,即是現代的學者,在理論和思想上雄辯滔滔,可是往往在政治現實上欠缺實戰經驗,以至根本怯於嘗試實踐,更沒有魄力和承擔,身體力行的驗證侃侃而談的學理論述。古代書生只有走上「學而優則仕」的為官途徑,或承祿位任謀臣以報效朝廷主子;當前的學者同樣可以趨炎附勢的投靠掌權的政府而貴為高官,或者躲避在學院的象牙白塔內著書講學。「佔中三子」中的戴耀廷、陳健民同是任職大學的教授,他們倡議的佔中計劃不只是深思熟慮的一紙行動綱領,在籌劃過程中設計周詳慎密,從汲取群眾的交流經驗中集思廣益,不斷修訂具體策略,因此,他們並不是單純理論型的一般學者,卻是罕有的學者和抗爭行動者的合體,也正是筆者所深表讚賞和欽敬的。

廣告

筆者與戴耀廷、陳健民並不熟悉,只是在參與「和平佔中」的簡介會和商討日場合中寒暄交談過不足十句話,不過,所得整體印象十分良好的,不僅是他們的親和、樸實、穩重和誠懇態度,更重要的是感受到他們的赤子之心和仁者不憂的樂觀思想。他們當然心知肚明,曉得內地中共威權政府對香港的民主政治發展一向虎視眈眈,近年來更明目張膽的粗暴干預和刻意阻撓,因此,在香港惡劣政治環境下以公民抗命形式爭取政治權益,必然面對諸般的打壓和逼迫,也必須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識見和膽量。

須知香港民主發展歷數十年來並無明顯進展,而 2014 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的「831 政改」決議更設關佈卡的封閉了邁向「真普選」的亮光,周遭一片漆黑。在陰霾密佈的政治氛圍中,「佔中三子」這幾位書生毅然站出來,成為燃燈人,為香港人燃點起希望,並且匯聚更多的同路人一起提起燈來,照亮黑暗迷濛的前路,嘗試以「和平佔中」行動爭取具「公民提名」的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普選的「真普選」。筆者以為,「佔中三子」絕對不是只會倡導和議論的書生,也相信其他支持和參與「和平佔中」的香港人絕大多數不是只會舉舉手和喊喊口號的書生,因為他們都是曾經無畏無懼的用實際行動表達過和爭取過香港民主政治發展的訴求!

廣告

筆者以為,空議論的香港書生經已太多,亂象紛紜,但是,在當前爭取民主路上,抗爭行動型的書生至關重要,因為說到底「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最後,筆者懇請香港人解下書生的迂腐頭巾,在 4 月 28 日(星期日)那天齊來參與「撤回修訂《引渡條例》遊行」:當天下午三時在銅鑼灣東角道(崇光百貨公司旁)相見同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