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萬曆十五年》:論中國傳統的毒性

2016/3/30 — 13:04

【文:約書亞】

黃仁宇先生的名著《萬曆十五年》(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出版已有二十多載,但其精髓觀點仍舊值得細味。他在自序已說:「萬曆十五年,公元為一五八七年,去鴉片戰爭,尚有兩個半世紀,可是其時以儀禮代替行政,以無可真的道德當作法律,是為傳統政治的根蒂,在大歷史的眼光上講,已牽連明清。」其實,這種政治的作風,又豈只影響到明清?當今中國,也是受累於此。

明代的政治運作並非一日而生,而是集幾千年的傳統。於是,明代的問題其實也是中國的一貫問題。如作者提出有幾項要點,都仍能現於今日的中國。

廣告

一、由於道德在古代的中國至高無上,可以指導甚至取代行政,所以法令都缺乏對具體問題評斷的準則,只能引用經典抽象道德的原因作為依據,如文淵閣都總以道德名義去掩飾實際的利害。

二、由於專制主義自漢代發展以至鞏固,國家基本上沒有改造社會、提高生活程度的宏願,長治久安的標準只限於「黎民不飢不寒」(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廣告

三、中央集權被官僚掣肘,中央對很多地方的實況所知不多,只能依靠地方宮的報告。

四、政事注重體制的穩定,而非單獨的事件或人物只否得到公允的對待。考察地方官的準則在於地區是否安靜無事、稅收足夠,而非實際能力與操守。

作者以時下名臣海瑞繪聲繪色的批判上述富中國特色的政制。海瑞(一五一四至一五八七),廣東人,活躍於嘉靖至萬曆年間,諡忠介。他曾官至二品,篤信中國的法律與道德傳統。生時執法如山,嚇得履任後所管轄的貪官雞飛狗走,卻無助於糾正官場的氛圍,他死後不久明代就覆亡了。然而他對於案件有斟酌的準則並不全然的公平公正,而竟引用千多年前的經書:

「凡訟之可疑者,與其屈兄,寧屈其弟;與其屈叔伯,寧屈其侄;與其屈貧民,寧屈富民;與其屈愚直,寧屈刁頑。事在爭產業,與其屈小民寧屈鄉宦,以救弊也;事在爭言貌,與其屈鄉宦,寧屈小民,以存體也。」(海瑞集)

可見,中國所謂的清官,一來扭轉不了官場的貪婪,就連客觀的準則亦不能見之。

明代已距今數百年,雖然今日道德在中國已非至高無上,皇帝也不再存在,但很多傳統思想仍然流於中國的血脈之中。法律仍然缺乏準則,因應政權而更迭。國家仍然不重視如何使社會有所進步,以提高人民的生活,而先着重建制的安穩與利益。中央仍是對地方事務暸解不足,最近一次兩會,中央仍需向香港的政協「收風」。中國文化壞的部份毒性太深,要另闢蹊徑,時日也許還很漫長。

 

作者簡介:學校小助理一名。曾修理科,現讀文科,好歷史政治,愛遊山玩水。以文會友,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