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落區洗樓

2015/1/30 — 15:21

【文:「雨傘鄰里」facebook專頁】

四個月前,他衝入公民廣場,十七小時後被捕,從黃竹坑警校出來後又回到金鐘,面對持槍的防暴警察。四個月後的今日,他在舊區唐樓逐戶叩門家訪,宣揚民主理念。

「如果你說落區洗樓的成效慢,難道有簡單快捷的方法嗎?」 20歲學生Michael說。

當初由於不滿831人大決定,剛入讀IVE工程系基礎文憑的Michael,在校內組織政改關注組。「如果特首入閘門檻維持八分一委員提名,其實我都會接受,但是現在要過半提名,等於迫全世界出來抗爭。」 雨傘運動初期,局勢緊張,Michael一直留守金鐘,以致課堂出席率不足,需要重讀。Michael決定退學,自修重考DSE。「我本來已不想讀工程系,與其重讀,不如重考,希望可以考入傳理或社會科學系。」與其將錯就錯,不如重新開始。

廣告

避免藍絲抄襲

佔領運動後,Michael不時參與洗樓,行動暫時未公開,策劃人說「藍絲經常抄襲我們的行動,我哋做咩佢哋就會跟,所以現階段先低調,待成熟才公開。」

廣告

逐戶家訪

行動在舊區以慈善機構開設的社區中心為基地。每次約十多名義工,年齡由20、30、40都有,兩人一組,走上唐樓,逐個單位叩門,與街坊傾談家訪, 「不會一開始就講民主,而是了解他們的生活困難,嘗試提供援助。」

區內大多是樓齡五十年以上的唐樓,衛生環境惡劣。「一晚走訪十多個單位,大概四五個街坊願意和我們傾偈。」大部分是租戶, 不少是劏房,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合資格申請公屋或關愛基金,義工會邀請他們有空到社區中心基地了解。

劏房戶缺乏鄰里關係

訪問當日,其中一戶是一百多呎劏房,媽媽與兩個女兒同住, 月租約四千五蚊,「這裡租金算平了,業主見我們是單親家庭,主動減租五百。」樂天知命的她們認為單位尚算企理,已經不錯了,「只是有時從窗外爬來曱甴。」唸初中的妹妹說。媽媽要照顧兩個女兒,無法工作,依靠綜緩過活,節衣縮食尚過得去,只是屋企太細,女兒沒有活動空間。當兩位妹妹得知在社區中心可以和其他小朋友玩,每星期都有不同活動,她們都想參與,媽媽說周日會帶她們去看看。

義工在家訪時會鼓勵街坊多參與活動,藉此重建社區鄰里關係。建制派有蛇齋餅粽,他們就用關懷和家居服務。「從而建立區內網絡,逐步傳播民主與民生之間的關係,亦為區議會選舉打下基礎。」Michael說。

洗樓效果不是一朝一夕就看得見,「無計㗎喎,難道有簡單快捷的方法嗎?如果有,就去做吧。」

回顧整個雨傘運動,Michael難忘金鐘道迫滿人的畫面,以及佔領區初期的守望相助,「人在危機當前才會團結。」他希望當初的團結有日再現,「咁講好左膠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