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及《北韓迷宮》,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為 2016 金閱獎及 2017 出版雙年獎得主。最新著作為《西藏西人西事》。目前在西藏經營風轉咖啡館。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5/31 - 17:58

葉問歷史觀

在西藏的商業世界裡,很少看到《葉問》電影男主角甄子丹的身形,感覺上唯一可以看到的代言產品,就是這個「健將」內褲,賣得不算便宜,放了一個專櫃,應該有市場吧?拍攝地點:西藏拉薩西郊的百益超市。(作者 Facebook 圖片)

在西藏的商業世界裡,很少看到《葉問》電影男主角甄子丹的身形,感覺上唯一可以看到的代言產品,就是這個「健將」內褲,賣得不算便宜,放了一個專櫃,應該有市場吧?拍攝地點:西藏拉薩西郊的百益超市。(作者 Facebook 圖片)

在甄子丹的電影《葉問 2》裡有一段擂台戲,洪門弟子表演中國武術,英國拳王泰勒麥羅斯(綽號龍捲風),卻刻意貶低中國功夫,引起會場毆鬥。英人龍捲風在擂台上打死洪金寶,之後還由半官方組織,公然挑戰本地華人,說:「我先警告你們,我不會手下留情,當一柱香燒完時,不會剩下一個中國拳手,因為我會把他們全殺光。我根本不用燒香(來計時),因為我懷疑,沒有中國人敢跟我上擂台。」囂張跋扈,不可一世。我看這套電影時身處中國東南部的福建廈門,同場的朋友轉個身來,眼睛充滿同情地跟我這個英殖時期出生的香港人說:「那些英國人,真的挺壞啊。」

英國人管治香港時,有制度上的歧視(institutional discrimination),而正如藏人流亡作家嘉央諾布所說:「無論帝國的統治給它的殖民地臣民帶來什麼樣的好處,其結果都是使得殖民地人民成為二等公民。收支相抵,入不敷出。」(注一)但英國人是講求實際的民族,對於沒有任何利益好處的口舌之爭,還是甚為克制。電影中那種指著華人群體來羞辱的事例,就算在民間,也甚為罕見。英國人不敢跟香港人說:「你們在開埠之前,只是一條小漁村。」更不會跟香港人說:「如果不是我們英國人,你們現在還在打魚!」如果當年真的有這種公然挑撥民間仇英情緒的華洋拳擊比賽,不論是葉問還是龍捲風勝出,對英國管治就毫無好處,英方早就介入調停,更不可能有個官方或半官方的組織去籌劃這種比賽。

香港的發展,說穿了,就是中國的自殘,加上英國的保護,但在回歸演說中,末代港督彭定康把香港的成功關鍵,歸因於香港華人社群的努力,他當年睜著眼睛說:「今天我們要慶祝的,是本港市民憑著沖天的幹勁和無比的毅力,辛勤創業,為本港歷史寫下了光輝的一頁。他們當中,絕大部份是華人,最初來到這裡時,一無所有,只是一群平凡的人,但是他們努力不懈,終能克服種種困難,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外交辭令,真心也好,虛偽也罷,就是英國的典型教養。

廣告

香港本地人看《葉問》,跟看《古惑仔》的心態差不多。在電影中看到銅鑼灣紐約戲院外站了黑社會準備開片,只會當作戲劇效果,誰會當真?反而在中國旅遊時,經常就有人問我在香港是否滿大街上都是古惑仔(注二)。記得第一次聽到這類提問,因為跟香港的實際情況相差甚遠,才驚覺虛構的電影,對外地人的印象能起如此深遠的影響。我回答道:「在香港當然不會滿街都是古惑仔啊。」對方就堅持說:「哦,對啊,現在不太多,但聽說回歸前就很多。」如果要以回歸做一條界線,尤其是把 1967 年至 1997 年這三十年作為一個階段,再跟回歸後的二十年去比較,以前從未見過黑幫頭目集會支持政府,更惶論古惑仔公然籌款撐警力。

英治香港,有其黑暗一面,司法系統也不像現在所說那麼健全,但像《葉問》這類電影,把回歸前的香港,描述成非人世界,也太誇張。如此思維,潛移默化,影響不容忽視。在中國的網絡世界裡,流行一種觀點,每當提及香港人對特區及中央政府的不滿,就會有人說:「香港人寧願當英狗,都不願回歸!」這句說話的潛台詞是,香港人在回歸前,都是英國人的狗。

類似論點特別可笑,英國人在殖民時期,講求利益與實際,用盡方法撈好處,倒是事實,但是否代表把被管治的人當作狗,就言過其實。英國人心知自己管治缺乏合法合理的基礎,對自身所掌握的政權充滿危機感,施政時步步為營,縱然在實質管治上有制度歧視,但哪敢公然辱華?大時大節,對車對人對小販都不敢抄牌,說得好聽一點是顧及華人社群的傳統,實際就是害怕在敏感時刻,惹起不必要的公憤。某高級酒店的廁所請來英國年青人做服務生,英國也要出面阻止,怕會影響管治權威。

英國管治時期,香港迎來一波又一波的中國移民浪潮。從一個地方逃到另一個地方,尋找新天地,哪裡待人如狗,哪裡待人如人,就算不道明事實,大家也是心知肚明。忠告他國不要忘記歷史,自己卻忘記歷史。警惕別人不要竄改史實,自己卻又扭曲近代經歷。一代香港人還未死,已經可以把近代史如此戲劇修飾,再過幾代,豈非把回歸前那代的香港人,說成活於水深火熱,全民殷切等待解放大兵來打救?

記得有次跟一名朋友的母親聊天,我問她最近忙甚麼,她說:「我在研究歷史。」伯母的學歷不高,我當時心裡閃過一絲「高手在民間」的念頭,對方續說:「我最近看清朝的歷史。」我問她是哪方面的歷史,怎料她說:「原來五阿哥和小燕子一起去了大理,沒有死。」她說是看《還珠格格》來學習清代之事。若然只是透過電影電視劇去理解歷史,難免就會出現嚴重的偏差。

還有,小孩因為愛吃糖果,所以經常懷疑父母會偷吃他們在萬聖節辛苦取回的糖果。至於不少中國公民,為何總覺得別人崇洋媚外,又或是硬要說人寧當走狗。這種心態反映甚麼,路人皆見,全宇宙都知道,只是不少人把頭埋在沙堆裡,像張學友的歌曲一樣:「能令天知道,他知道,應知道,都知道,偏偏你未知。」

可惜現實的世界,就像佐治奧威爾在《一九八四》裡提到的真理部,其口號是:「誰控制了過去,就等如控制了未來;誰控制現在,即能控制過去。」最讓人擔憂的,並非虛構史觀,而是不論把事實扭曲得如何荒誕,說足一百遍,就會成為唯一的真相了,

 

注一:見嘉央諾布〈圖伯特問題的核心〉
注二:我發覺不少身邊的中國朋友,尤其是新相識的人,經常都會因為媒體的影響,而問我以下三個問題:
1. 有位東北朋友問我:「你們在香港,很多古惑仔嗎?」
2. 甚麼省份也常問:「你們在香港,經常看到明星嗎?」
3. 五湖四海也是這樣問:「你們不喜歡那個特首,當初為甚麼要選他出來呢?」

多謝閱讀此文!如果喜歡我寫的文章,請踴躍按 Share 跟人分享,讓更多人看到故事,把想法分享出去,同時誠邀各位留言分享意見!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臉書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