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董建華的編劇能力

2019/8/1 — 14:23

團結香港基金主席、前特首董建華 7 月 31 日於工作午宴上演說。(團結香港基金影片截圖)

團結香港基金主席、前特首董建華 7 月 31 日於工作午宴上演說。(團結香港基金影片截圖)

團結香港基金發起人、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董建華,在 7 月 31 日的午餐會上致辭時說,修例爭議提升之快速、規模之龐大,組織看似鬆散卻非常精密,與過往的群眾運動明顯不同,故有理由相信這次風暴有幕後推手,或是外部勢力介入:「種種迹象都指向台灣和美國」。(節引自 7 月 31 日《明報》網上港聞)

不信人民力量,只信政府無辜

提出任何看法,理應同時提出具體的客觀證據,但董先生卻只是說「有理由相信」、「種種迹象都指向」。也不知董先生「相信」的具體「理由」是甚麼?而「種種迹象」又具體指的是甚麼?立論語焉不詳,試問又怎能把問題說清楚?

廣告

如果董先生說的「種種迹象」就是講辭中提及的「爭議提升之快速、規模之龐大,組織看似鬆散卻非常精密」,以果推因,就一口咬定是外部勢力介入,那只是估計,是猜測,而不一定是事實。7 月 26 日我已撰文分析過,這是「既夾雜一些低級『陰謀論』的牙穢,也帶點『顏色革命論』的餘唾」(〈對「人生如戲」的初階體悟〉)的思維模式,思維的前提是:天下間沒有不是的政府,錯的都是別人,政府只是受害者。

董先生的說法既然只是估計或猜測,在他未提供確鑿、有力的證據前,我寧願更合情合理地估計,「爭議提升之快速、規模之龐大,組織看似鬆散卻非常精密」正正是市民的力量。董先生的思維前提是「沒有不是的政府」,我的思維前提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請問,現階段哪一個前提較合理?

廣告

打稻草人是政府主要工作

自六月以來,以林鄭為首的政府,正正是輕視、蔑視、無視市民的訴求與力量,以為採用「拖延」結合「警暴」甚或(涉嫌)縱容黑勢力,就可以了事。殊不知「爭議提升之快速」,示威「規模之龐大」而「組織看似鬆散卻非常精密」;轉眼過了七月,踏入八月,事態已近不可收拾。在此危急存亡之秋,董先生不建議林鄭反躬自責,積極彌補過錯,反而以未經證實的「外部勢力介入」言論為林鄭為政府開脫,可謂言不及義,罔顧客觀事實,置香港生死於不顧。

夏蟲不可語冰,一向輕視市民力量的政府,面對「己亥風波」中市民的團結、效率和組織,瞠目結舌,於是自欺欺人,只好又再一次搬出「外部勢力」,聊以自解。當政者不試圖認識、面對、尊重市民的力量,卻不務管治之正業,天天與「外部勢力」這個又乾又朽的稻草人閉門作賽,還沒頭沒腦的自說自話,總結賽果,說勝說敗;真是既可笑,又可悲,復可惡。

編劇能力未免太低

董先生說「種種迹象都指向台灣和美國」,在未見董先生提供有力證據之前,平心而論,說台灣和美國在「己亥風波」中「抽水」,各自巧取政治微利,事或有之。若說是「幕後推手」或「外部勢力介入」,則台灣的角色在董先生所編的劇本中,就顯得常「吊詭」。

眾所周知,林鄭強推「送中條例」的「初心」,是要解決陳同佳案,而命案正好發生在台灣。董先生構思的劇本既以台灣為幕後推手,相關的「吊詭」劇情就是:台灣當局先「想方設法」周密地部署陳氏在台灣殺人,然後再「想方設法」刻意讓陳氏回港,並「想方設法」令苦主向林鄭訴冤,好讓林鄭心如刀割、徹夜難眠。然後又「想方設法」令林鄭強推「送中條例」,然後台灣又「想方設法」拒絕接受引渡疑犯到台灣受審,然後又「想方設法」再「想方設法」令香港幾百萬市民上街示威反對惡法……。您說這個劇本合理不合理?可信不可信?

編劇界有句名言:「意料之外,情理之內。」董先生編劇,「意料之外」則有之,「情理之內」卻完全欠奉,像這樣低水平的一台戲,也不知誰會是座上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