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蔡明輝:火山口

2015/9/21 — 10:32

猶記得八九年還是一位初中學生的我,第一次踏足香港大學。那時從黃克兢樓的巴士站下車,登上黃克兢樓的階梯,乘搭那部直達四樓的升降機。......

猶記得八九年還是一位初中學生的我,第一次踏足香港大學。那時從黃克兢樓的巴士站下車,登上黃克兢樓的階梯,乘搭那部直達四樓的升降機。......

【文:蔡明輝(1997年港大學生會普選評議員、1998年計算機工程系畢業生)】

猶記得八九年還是一位初中學生的我,第一次踏足香港大學。那時從黃克兢樓的巴士站下車,登上黃克兢樓的階梯,乘搭那部直達四樓的升降機。那些年港大的黃克兢平台,空曠而廣闊。當時正值港大學生會開放日,整個平台滿布攤位及人潮;倦了,便坐在平台上那些很大的圓形花槽休息,那時並不知道這些花槽另有一個別名:火山口。

及後有幸入讀港大,因為參與開放日籌備活動的緣故,我的三年大學生涯便與學生會及黃克兢平台結下不解之緣。曾作為學生會署理幹事及之後的普選評議員,再加上我就讀計算機工程系,黃克兢平台成為了我的集中地,火山口亦成為和同學朋友們議政、等人、食飯飲酒,甚至是做功課的地方。火山口的好處在於你可以坐在上面傾談之餘,想休息一下的話,可以整個人躺在那段斜面上,仰望長空,遠眺整個香港西部的景色。那種空間感及自由感,是不能在港大其他地方找到的。而這個地方,正是啟蒙我獨立思考及對民主、公平渴求的基地。等人的時候,會躺在火山口上思考,又或到有蓋平台看大字報,關心一下校政及時事,了解其他人的想法;當開會吵得面紅耳熱,暫停的時候,到火山口歇一歇腳,冷靜一下。九七年,國殤之柱聳立於港大,更見證著這個平台成為港大民主自由地標的一個里程碑。

廣告

這些火山口,燃燒了無數學生的青春,孕育著歷代學生的成長。隨著發展就是硬道理的前提下,現在的黃克兢平台,橫空架起了一條連接百周年校園的通道,火山口消失了之餘,有蓋平台轉為餐廳,整個平台的空間感被收窄了,國殤之柱亦被移至在通道和黃克兢樓之間,活像瑟縮於校園一角,以往自由的感覺不復再。無獨有偶,近年的港大風雨飄搖,818事件、學生會赤化事件與及委任副校長事件,就好像現在的黃克兢平台一樣,港大被很多外部勢力影響,收緊了自由空間。作為校友,眼見校委會以荒謬的理據拖延副校任命,不得不發聲捍衛港大的將來。港大的火山口雖然沒有了,但我內心的火山口尚未消失,在這港大危急的關頭,是時候爆發了。望港大人一同站起來,為母校的未來出一分力!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