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蕭若元對陶傑的小題大作: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表達觀點的權利

2015/11/26 — 16:02

資料圖片:陶傑(Facebook 圖片)

資料圖片:陶傑(Facebook 圖片)

最近蕭若元先生針對陶傑的言論,包括專欄文章和電台談話節目,向國際人權組織發公開信,認為陶傑言論涉嫌歧視,挑動宗教種族仇恨。

蕭生是我敬重的人,同時,作為陶傑長期的讀者和聽眾,我和蕭生一樣,不認同他在這些文章和言論中的某些觀點,但對他這些言論一點也不驚詫。 覺得這次蕭生的舉動有點小題大作。有意無意,其實是在打擊而不是捍衛言論自由。想借此事,談談言論自由的界限。

言論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廣告

香港最核心的價值之一即是言論自由。

關於言論自由,我覺得早幾個月,以一己之力喚醒全國民眾的新加坡的少年余彭杉的認知,比蕭生要清晰。余在youtube video裡說,你們指控我濫用言論自由?言論自由沒有濫用和不濫用之分,言論自由只有一個選擇:有,或者沒有。你不能說你有一點點。

廣告

這是言論自由的真意。一個有言論自由有法制的國度,它的界限就是法律,只要不違反當地法律,任何人都有表達的自由。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觀點,但你不能干涉我發表觀點的權力。

人人都有自己的立場,觀點,看到與自己立場相逆的,自然不舒服,但不舒服就消滅對方的聲音,不讓它出聲,不是正常的做法,正常的做法是,表達自己的觀點,去駁倒他。在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百家爭鳴,你總可以得到一個理性的結論。

像我每次看到屈穎妍的文章,都要氣得七竅生煙,心想世上竟有這樣巧言令色顛倒是非的人,而且這樣的人居然還有讀者!但我並不會選擇讓她收聲不要寫了(雖然看到她停掉明報的專欄我還是很開心的!),有時候我會自己寫點東西反駁,有時候她的文章太過荒唐,我覺得反駁都是多餘。再後來,我不再看她的文章,或者,換個角度,當笑話來看。

涉嫌歧視 挑動族群仇恨?

陶傑被譽為香江第一才子,他的文章傳播閱讀是非常廣泛的,一定比屈穎妍的文章廣泛,但和屈穎妍一樣,他是個文人,是個作者,表達觀點,紙上談兵,根本沒有權力實現。屈穎妍不能阻止馮敬恩搵工,也不能把HK學生送到大陸去吃苦改造。同樣陶傑也無法幫助法國驅趕難民。

蕭生指責陶傑言論是挑動族群宗教仇恨,更是過分擔心。

首先,文章能夠挑動族群仇恨這種事,只會在沒有言論自由的地方發生,比如中國大陸。有多次例證,共產黨的媒體,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很輕易的挑動大眾的反日情緒。因為長期以來,觀點只有一種,信息源只有一個,人們無從在辯論中學習思考,腦袋被洗成眾人一樣。思考方式日漸趨同。沒有獨立思考,沒有個性,只有面貌模糊的庸眾而無獨立人格的公民。這種完全沒有言論自由的地方,言論的力量才會直接轉化為硬邦邦的權力。

香港是這樣的嗎?至少現在還不是。

陶傑可以發表他的觀點,蕭若元可以反駁。陶傑的讀者多,蕭的擁躉也不少。大家各有市場。

再來談談所謂歧視。

和陶傑談遠在天邊的國際事件的文章相比,近在眼前,幾年前高登仔在《爽報》的反蝗廣告更加涉嫌歧視和挑動族群矛盾吧。那時候,蕭生是沒有表達他的關切的。

我來談談作為一個新移民,我看到那個廣告的感受:我一點也沒有覺得被歧視。因為我很清楚,廣告上關於蝗蟲的描述,顯然說的不是我。就算這個廣告再過分一點,籠統的把所有大陸人都稱為蝗蟲,我就更不會介意——因為如此思想狹隘的人,值得動怒嗎?只有一種情況我會反抗,就是當他們把口號付諸實施,真的要驅趕的時候。我會同他死過。但這種事是不會在HK發生,它曾經在德國發生。

如今陶傑寫了一些評論國際形勢的文章,他沒有論及HK本土的人,沒有付諸行動也無能力付諸行動。沒有違反香港法例,絕對在言論自由的保護范圍內。蕭生有點莫名驚詫。

言論自由的道德因素

在香港這個競爭激烈,人人惜時如金的社會,鮮明的觀點才有市場。陶傑可以有如今的成績,和他的不斷思索學習訓練有關。我看陶傑文章聽他的節目十幾年了。自己也在成長,有很多觀點,並不認同,但我認同陶傑的傳播能力,『言之無文,行而不遠』,如果文章都寫到溫良恭儉讓,必定是一團和氣,平庸而無聊。讀來何用?沒有被冒犯,但同時也沒有任何啟發。

陶傑的言論不是第一次惹麻煩了。他的文章觀點鮮明,冷嘲熱諷,可以說是有些刻薄的。就算指責,最多是說他為了點擊率,嘩眾取寵,故作驚人語。這樣不道德。但正如陶傑多次公開表示,他是一個評論作者,一個匠人,他會精神分裂,把自己藏起來,像乩童一樣上身,代表某些人說話,他令蕭生不齒的文章,正是因為說出了有些人心里想說卻不敢說出的觀點。所以才會有市場。

若因此而提告,其實一定程度上,是在破壞言論自由。

最後我還是想再提我一直重提的話:言論自由多過分都不嫌多,少一點就會少更多,最後就會失去。

香港的言論自由已經被中國政府有步驟有計劃有組織的軟硬兼施:恐嚇,打壓,消解。每個人都當盡一份力去捍衛它而不是有意無意中幫拖打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