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藍絲」已成建制派負資產

2017/2/21 — 9:00

撐警大聯盟召集人李偲嫣

撐警大聯盟召集人李偲嫣

近日,七警案正式審結,全部判監兩年。網上那些支持政府的所謂「藍絲」罵聲四起,批評曾健超潑水襲警在先,七警縱使後來出手,也是對方「先撩者賤」。另一些人,則批評曾健超在襲警案中只判五星期,七警卻判兩年,質疑法院執法不公,更批評法官杜大衛是「狗官」。有些人更拿杜大衛的白人身份說事,並質疑香港已回歸多年,為何仍可由外國人出任法官。

講真,這些所謂「撐警」之聲,實在使人忍俊不禁。先說所謂「先撩者賤」,如同承認七警有份施襲,並承認他們的施襲是一種報復。作為執法人員,對方犯法,只能將其制服和逮捕,呈交法院審理。即使對方襲警,他們不能挾嫌報復,更不能動用私刑,哪有什麼「先撩者賤」之理?

事實上,七警一直否認控罪,如果他們認為案件存在疑點,例如:所謂影視片段並非一 take 過,曾健超在襲警案中曾否認潑水,如今又翻供,其證言可信性成疑。他們如真心相信七警無辜,可以支持七警上訴,而非說什麼「先撩者賤」。如此簡單之理都不懂,他們是在撐警,還是在抹黑警隊。

廣告

至於兩件案件所判的刑期不同,但審理兩案的裁判官也有不同。曾健超襲警案的裁判官是羅德泉,七警案是杜大衛,哪能拿羅德泉審理的案證明杜大衛偏頗?況且,雖說曾健超襲警,但是並沒造成他人身體傷害,七警卻是襲擊而使他人受傷,這已未算執法人員知法犯法,以及過往案例的量刑起點,也同樣是以兩年半。

某程度來說,所謂「藍絲」其政治和知識水平之低,現已經成了建制派的負資產。例如,他們拿杜大衛是白人說事,背後就是種「非我族類,其心必誅」的心態,本身就是一種種族歧視。先不說白人也可以擁有中國籍,即使他只有外國籍,也證明不到他的裁決偏頗。況且,港府可任命外國人出任法官,乃是《基本法》的規定。這幫人表面愛國愛港,卻連《基本法》的規定也不清楚,這不可笑不?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