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藏歷土鼠年的痕跡(詩)

2016/3/15 — 19:33

圖由作者所配

圖由作者所配

接下來的紀念日 , 似乎都能做到若無其事
而那年 , 看似變局乍現 , 他衝出去 , 她尖嘯著
更有那麼多平日藏在陰影中的無名人氏
拋棄了比誰都逼真的幸福面具
瞬間即永恆 : 被消滅的 , 成為國家機密


…… 清晨 , 我悄然推開家門
這天 , 將有多少偶遇 , 屬於藏歷土鼠年的痕跡 ?
我相信 , 我會看見秘密


一路上 : 修鞋的 , 配鑰匙的 , 上山開礦的 , 下河築壩的 ……
多麼勤勞的移民啊 , 早早地
開始了日常生活的煙火 , 就像滿大街的杭州小籠包子 [2]
在等候一群群飢餓的淘金者

廣告


每個路口 , 又添了幾名穿黑衣的特警
背抵背 , 綁著硬邦邦的護膝 , 握著盾牌和槍
至於不計其數的據點 、 攝像頭和告密者 , 猶 ​​如天羅地網
一旁吸煙 、 斜視的幾個男子 , 將尾隨拒絕合作的人


我被兩個靠在小店門口的塑料模特吸引住了
各穿一套玫紅翠綠的劣質內衣 , 曲線畢露
脖子上套根細繩 , 像淒慘的吊死鬼拴在捲簾門上
難道會被誰一把搶走 , 逃之夭夭 ?

廣告


關於宗角魯康 [3] , 依然用母語口耳相傳軼事趣聞
我素來沉醉 。 但今日的此處卻讓我緊閉雙目
一線光明 , 徑直射向作為背景的頗章布達拉 [4]
卻使插在頂上的五星紅旗 , 洩露凶器的本質
這一線猶如照耀中陰之路的光明啊
希冀的並非來世 , 反而是無數個前世


於是 , 早被砍光的一棵棵左旋柳 [5] 在復活
往昔垂掛湖面的大片連綿的經幡重又飄動
而那湖 , 當然 , 必須是蔥蘢環繞的過去之湖
僅僅容納幾條狹窄的牛皮船 [6] 劃來劃去
身穿綾羅 、 掛滿珠寶的男女佳人 , 就像從地獄歸來
湖心中的小寺 , 猶如金瓶似的小山
袒呈著一幅幅如夢幻泡影的壁畫卻徒留刀痕


是否所有的傷口都被授意癒合 ?
是否所有的印跡都可以被仔細抹平 ?
是否在不安中度日的你我仍如從前 , 一無所求 ?


黑夜卻是倏忽而至 , 來不及做好心理準備
分明聽見一輛輛裝甲車碾壓地面如悶雷滾動
夾雜著時斷時續的警笛和各地口音的漢語令人慌亂
他們似乎是永遠的勝利者 , 明天搖身一變
年長的是不要臉的恩人 , 年少的是被寵壞的遊客
以及曠野上 , 活割藏野驢生殖器的礦老闆 [7] 得意洋洋


狗也在湊熱鬧 , 一個比一個更能狂吠
我不用抬頭 , 也能看見近在咫尺的頗章布達拉
在喪失中保持沉默 , 在沉默中抗拒喪失
我不必細數 , 也能銘記從阿壩 [8] 燃起的第一朵火焰 [9]
它不是火焰 , 而是一百四十一位連續誕生的松瑪 [10]


我將掉落在地的淚珠拾起 , 輕輕地 , 放在佛龕上

寫於 2010 年 3 月 14 日 , 拉薩
完成於 2014 年 6 月 12 日 , 北京
修訂於 2015 年 3 月 10 日 , 北京

注:
[1] 藏歷土鼠年,即公曆 2008 年。 這年 3 月,在拉薩發生之後遍及全藏的和平抗暴運動。
[2] 杭州小籠包子:來自中國南方今已遍布拉薩的小吃店。
[3] 宗角魯康:藏語,意為布達拉背後供奉魯神的地方。 漢語稱為龍王潭,藏語又簡稱魯康。
[4] 頗章布達拉:頗章,藏語,宮殿。 頗章布達拉,即建於公元七世紀,屬於圖伯特君主松贊乾布及以後屬於歷代達賴喇嘛的布達拉宮。
[5] 左旋柳:拉薩特有的一種左向盤旋生長的柳樹。
[6] 牛皮船:用犛牛皮縫製成的、呈梯型的一種皮船。 藏語發音為“廓”。
[7] 2014 年 8 月某日,一漢人男子在西藏自治區阿里地區的曠野虐殺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活割其生殖器的照片披露網絡後引發關注和報導。 之後,中國官媒新華社稱該男子及同伴已被公安部門拘捕,但身份與早前網友搜索及一些媒體報導不符,當地相關部門負責人對外說辭也不一樣,從之前所說的開礦包鐵路的浙江老闆變成了陝西某電力公司的電工,引發對虐殺者真實身份的質疑。
[8] 阿壩:位於安多藏區,即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
[9] 指的是始於 2009 年 2 月 27 日,在阿壩縣,年輕的格爾登寺僧人扎白以自焚表達抗議。 從 2009 年 2 月 27日至 2015 年 3 月 5 日,在境內全藏地有 136 位藏人自焚,在境外有 5 位流亡藏人自焚,共 141 位藏人以身浴火。
[10] 松瑪:藏語,意為護法神,包括出世間護法神、世間護法神等,具有宗教的意義。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