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蚌的啟示到香港我家:雨傘三週年的觀察

2017/10/4 — 11:04

<蚌的啟示>MV截圖

<蚌的啟示>MV截圖

剛過去的一週是雨傘三週年,香港人縱然知道改變必須降臨,雨傘後「本土」和「公民社會」的發展卻不能盡如人意。

近日再聽到<蚌的啟示>,為1986 年公民教育委員會「資訊博覽」主題曲。八十年代香港受了中英談判的餘震,人心惶惶,有能力的人紛紛「揾夠移民」,與今日香港多少有點相似。詞人林振強以蚌比喻當時的香港人要將開眼睛放眼世界,也要建立同舟共濟的社會。一方面肯定了香港的努力,令一方面鼓勵「公民社會」的形成。〈香港.我家〉卻基本上是一首讚歌,只有含糊其詞的傳承過去和讚美香港日後大放光芒。比十年前的<始終有你>更洗白了香港人的努力,主旋律式的歌頌更加明顯。由以前「香港好中國好」演變到只有中國好香港才好。

由〈蚌的啟示〉到〈香港·我家〉,是香港的變化,也是傘運後香港的變化。

廣告

筆者猶記得,傘運前因著「佔中」和其他學者舉行了多場公民運動研討會。「我要真普選」等口號及公民運動的「底氣」可謂一時無兩。時至今日不單口號不再,研討公民運動等也被污名化貼上「左膠」、「冇用」等的標籤。 傘運後「本土」團體冒起,泛民政黨和一眾政治KOL也吹捧「本土」,「公民教育」伊於胡底。可是,經歷一系列選舉失利和政府打擊後,「本土」氣勢大減。此等組織變得鬆散,整個運動完全失焦。當日訕笑別人「冇用」的散人其實也是一無建樹。

廣告

究其變化的原因,不少論者已作出詳細的分析,在此不贅。筆者想引出一個比較深入的問題:究竟公民運動必要建立在主體意識之上嗎?傘後「本土」的論述主要以建立香港人的主體意識」及加入現行議政的機構(即議席)為綱。兩者皆為政治上的宏大建構,與「一帶一路」形而上同質,難在民眾心中立足。只是「本土」團體在有成果之前早已同室操戈,民氣用盡而形成今日的失焦。八十年代英國人聰明在建立淡化主體身份公民運動,取態卻相當「本地」,成功能引起當時港人的迴響提升公民質素。當日的一套今日不一定合用,但「本土派」必需思考究竟「公民」與「主體」誰是本誰是末?當日的成效與今日的失焦究竟落差何處。

筆者並不是有意制造「本土」和「公民」的對立,但兩者的此消彼長令筆者感到不安。事實上,民主對人民質素要求甚高,「公民社會」就是民主的基礎。近二十年「忽然民主」的國家,如阿富汗,伊拉克及受惠於顏色革命的中東地區等,大部份因民眾質素問題而民主進程受挫,保守原教旨主義不停侵擾民主。只強調「本土」而忽略「公民」的民主運動恐怕得同一下場。

因著這問題,最近和友人的一席話,無不心深生感慨。彼此同意傘後香港正在改變;而凡事有進程,不能急於求成。把公民理念札根在人心的不只靠激昂的演說,更需要實踐社區自主自決才能提升民眾質素。筆者認為若「本土」的身份建構是對抗外力同化其實「公民運動」更為合適的策略。「公民運動」無疑速度比慢,但或正是香港人政治上成熟的試金石:不為議席和鎂光,也不隨便建構拾人牙慧的論述。筆者期待廿一世紀版<蚌的啟示>的來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