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血汗攻闖」回應嶺大粗口歌事件:比起警方濫暴 粗口是小巫見大巫

2015/5/6 — 19:44

嶺南大學學生會早前在校園舉辦「黑暗時代抗爭音樂會」,期間獨立樂隊「血汗攻闖」在現場演唱辱警粗口歌「Fuck The Police」。演出片段在網上流傳,引起極大迴響。樂隊「血汗攻闖」今日發表聲明,表示理解外界的批評,但就認為比起警方濫用暴力,粗口歌詞只是「小巫見大巫」。

聲明澄清,樂隊成員並非嶺大學生,對於有學生因粗口歌事件受到無理滋擾深感遺憾。血汗攻闖亦解釋,創作歌曲是為了記錄對警察濫權的極度憤怒,「類似演譯方式眾多,願聽眾有國際視野,勿干預創作自由」。

廣告

對於藍絲連日來的批評及攻擊,血汗攻闖表示理解,但又認為「比起警方濫用肢體暴力、在行動現場以粗口挑釁市民,甚至警監會那1735宗警員言語暴力投訴個案,我們樂團僅區區40句粗言歌詞可謂小巫見大巫」。

血汗攻闖希望公眾能深思警權及社會問題,停止無謂罵戰。樂隊又明言會堅持信念,繼續以不同形式抗爭。

廣告

以下為聲明全文:

首先,樂隊成員並非嶺大學生,我們對於有學生因粗口歌事件受到無理滋擾深感遺憾,同時感謝學生會尊重言論自由。

我們以音樂表達情感,道出現況,控訴過去抗爭場合,特別是在雨傘運動中目睹的黑警暴行,彰顯社會不公。 一直有很多人相信,警察是正義化身。但警隊身為公權力的執行者,竟多次明顯地涉嫌違規執法。採用暴力對待示威者,多次對沒反抗的示威者拳打腳踢,形同動用私刑,但未有任何法律後果。七警圍毆曾健超,朱經緯警棍打途人,警察打傷開閃光燈的市民,竟然未有人受處分。香港警察身為紀律部隊,竟無視紀律,身為執法者,竟無視法紀,涉嫌違法卻被縱容,實乃破壞法治。而我們的歌曲創作,就是記錄我們對警察濫權的極度憤怒。類似演譯方式眾多,願聽眾有國際視野,勿干預創作自由! 表演現場亦無警察,不存在正面挑釁。在此感謝法政匯思指出事件不涉及違犯行為。

就不少網民對此歌曲的支持評語,我們感激之餘亦認為過於言重。因為面對強權以音樂進行控訴,是中外非主流樂團常見之事,我們只是以音樂表達出對社會的不滿而已。血汗攻闖尚有很多改善、進步的空間,亦在音樂的領域上處於探索階段,希望各界給了予更多機會和空間,無須過於美化。支持我們的同時,亦請支持其他香港獨立音樂。

對於批評或反對聲音,我們亦能理解。然而不得不說的是,比起警方濫用肢體暴力、在行動現場以粗口挑釁市民,甚至警監會那1735宗警員言語暴力投訴個案,我們樂團僅區區40句粗言歌詞可謂小巫見大巫,且尚未有能力與有公權力的警察系統爭奪「爛仔接班人」牌頭。

然而我們亦希望各位不論支持或者反對的朋友,皆籍此歌反思現時的觀念:警察即正義、穩定壓到一切是否唯一真理?還是這僅為在強權底下建立的一套「你務必乖乖服從」的社會禁忌?一旦踏入、試圖打破這個禁忌的時候就會被權貴用盡方法邊緣化、恐嚇、抹殺社會地位。

最後,還望公眾能公正深思警權及社會問題,停止無謂罵戰。樂隊成員無懼打壓,會堅持信念,繼續以不同形式抗爭到底。

謝謝各方好友支持!

P.S 感謝各討論區(特別是高登討論區的巴絲打)、YOUTUBE Channel的兄弟姊妹們,然而希望各位可以多加反思除了情緒反映以外,對警權、對社會議題的關注,亦不要過於美化我們的創作,因為血汗攻闖在音樂上尚有很多不足之處。而且當獨裁成為事實,抗爭必為義務,這路上還望大家一起同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