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血淋淋的歷史在今天的意義ㅤ更加不能迴避

2019/6/4 — 12:10

被坦克輾過的市民。(64memo.com 網頁照片)

被坦克輾過的市民。(64memo.com 網頁照片)

李志是我好喜歡好喜歡的中國歌手。認真、真誠、完全沒有一個「歌星」應該有的模樣,很幸運這兩年他來港都有參與到他的音樂會。大概肯定,他開十場的話,十場都會是不同的模樣,沒有甚麼劇本。每場都是跟聽眾一場獨特的交流,汗水、情緒和音樂交熾在一起。

幾乎是叫人不得不愛上,這樣一個非常非常認真地做著別人會認為是「戇鳩」事的人。

然後,他被消失了。

廣告

因為太認真、太把真實的自己投入在工作上,因此而消失了。

一個也不算是不受歡迎、也其實遠不是小眾歌手,但「當局」一聲令下,就可以消失得無影無迹。微博、微信當然也不會找到,QQ 音樂,蝦米音樂以及網易雲連一首他的歌都找不到。

廣告

如同不曾存在一樣。

其實我也一定沒有中國歌迷般大感受,因為我們還有 YouTube,每個晚上都可以輕易聽到他的歌聲;在 Spotify 中,他的歌也是完好無缺。自己喜歡的歌手跟自己的生活、步伐、軌跡很有關系的,算是自己很重要的一部份。生活中的一大部份,突然在某天某日就毫無預警地突然消失,而且是消失得很徹底,不管怎花力氣都找不到點甚麼。

那份惶恐、失落的感受,應該纏繞在很多李志中國歌的心頭吧。

這份失落,距離自己好像還有一段距離。

也許「被消失」這回事,離我們感覺上還很遠?

✽ㅤ✽ㅤ✽

或許吧。

但其實一直很想說的是,一旦某個防火牆被移除了,重要的不是甚麼犯法不犯法、在哪裡審,而是當「恐懼」、「舉頭三呎有中共」的極權或政治透過任何方式滲入了制度及我們中間的時候,它就會在這裡生根、茁壯。

不是甚麼人被移交去哪裡的問題,而是這會讓我們社會上每一個人,都被「恐懼」感染上了,一起活在「被消失」的氛圍中。

真的是很遠嗎?大概不然。

✽ㅤ✽ㅤ✽

三十年前的這個清晨,中國共產黨解放軍駕著坦克,在長安街及木墀地進行大屠殺。三十年過去了,這段事情「被消失」了。天安門母親,從不存在。明早走在長安街上的人們,在甚麼都被消失的世界裡,也許都不知道三十年前曾經為了民主、平等和自由,血流成河。

但我們知道,我們還知道。我們還能聽到、還能看到,還能說到,更加重要的是,還能做到。我們不但還能聽到李志,我們還能夠悼念、述說「八九六四」。

今天晚上,去不去維園大概不重要,但你要努力讓「八九六四」更多人知道、聽到。拜託,這真的是我們的責任來的。

不要忘記,我們距離這只是一步之遙。逃犯條例通過,恐懼必將降臨,不論是以如何不起眼的方式。

血淋淋的歷史,不能遺忘。

血淋淋的歷史在今天的意義,更加不能迴避。

你的踏板車要滑向哪裡,你在滑行裡快樂旋轉著

有人看著你為你祝福,我曾經和你有一樣的臉龐

如今這個廣場是我的墳墓,這個歌聲將來是你的挽歌

你會被教育成一個壞人,見死不救吃喝拉撒的動物

請你不要相信他的愛情,你看黎明還沒有來臨

請你不要相信他的關心,他的手槍正瞄準你的胸膛

如今這個廣場是我的墳墓,這個歌聲將來是你的挽歌

你會被教育成一個壞人,見死不救吃喝拉撒的動物

八九六四,三十周年。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