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動的侏儒

2015/10/15 — 10:48

今天是區議會選舉報名截止日,雖然中共人大委員長兼港澳小組組長張德江年初已明令贏取兩場選戰是建制派的政治硬任務,但選前的氣氛似乎並不熱烈,各黨各派除了例牌的參選動員大會外,兩陣對決的意味並不明顯。

最令人失望的是,雨傘運動之後,新世代的傘兵和本土派崛起,前者信誓旦旦要落區深耕細作,參政挑戰建制派,後者豪言壯語要改朝換代,教傳統泛民「聞風喪膽」,讓本土意識成為政壇新焦點,但實際上是行動的侏儒,並無令人刮目相看的聲勢。

記得上屆區議會選舉,因着二○一○年政改改良方案通過,泛民分裂,不管對錯,激進民主派以民主黨出賣港人為由,打着「票債票償」的旗幟,對以民主黨為核心的主流泛民也曾造成一番衝擊,至少在意識形態上對選民有所刺激。今次佔領行動後的區選,未選所謂傘兵已搞出真假。有人固然魚目混珠,充當建制派的隱形B隊,但真傘兵在政治論述上未見突破,令人一新耳目,加上不少都是空降選區,過去又沒做過紮實的地區工作,難怪不知情的普羅選民難分真假。

廣告

至於標榜「激進」、開口埋口「革命建國」、「城邦自治」的所謂勇武本土派,更是一盤散沙,各自為政,明知自己勢孤力弱也不搞統一戰線,壯大聲勢,不僅勝算渺茫,恐怕連基本的理念宣傳也做不到。城邦本土派有理論家陳雲壓陣,以「國師」的威望,信徒眾多,按理找幾個像樣又有水平的候選人參選應該不難,不然身為邦主,在政治倫理和道德上,亦應身先士卒,赤膊上陣,顯示風範。可是,派出來參選的幾名入室弟子,連盟友黃毓民也看不過眼,譏為「岩岩巉巉」。難道參選是求敗而不是求勝嗎?

高舉「勇武本土」、「革命建國」的熱血公民參選者,也不見得有甚麼教人另眼相看的地方。要「革命建國」又參加要宣誓效忠特區政府的區選雖然矛盾,但並非不可能解說,因為二○○八年社民連參選,明知不能成為議會內的大多數,社會民主主義的政策主張也不可能在功能組別壟斷的立法會通過,但他們開宗明義表明加入議會旨在抗爭,以衝擊和癱瘓議會的鬥爭手法迫使建制派讓步和議會改變,所以一樣得到進步和年輕選民廣泛支持。

廣告

可是,熱血公民六名參選者,除了一個挑戰建制派還有點政治意義外,無論在理念或論述上,都很難令人明白他們究竟所為何來?最大的毛病就是不認真,落區既少又時間短,還要遲到或缺席。不過,如果連熱血公民的領袖寧願遊埠也不積極帶領戰友備戰,他們的認真程度有幾多,也就不問可知了。

今次區選最有新意和令人眼前一亮的,我暫時只看到在原區置富居住十多年的學者姚松炎,以社區實踐和改變議會政治文化的主張參選。姚松炎搞城市研究,又是專業測量師,他將自己的學術理論在社區實踐,過去幾年成功在置富推動幾項環保措施,大大節省能源。今次參選,其目的不單是議席,也希望將在置富實踐的經驗帶入區議會,改變政治文化,所以與土地正義聯盟的朱凱迪、打鼓嶺坪輋村民張貴財等合組城鄉共生連線,引起社會關注。

最重要的是,姚松炎不是想做政治代理人,也希望改變普羅選民只會投票和投訴的心態,共同努力,上下一心,一齊改變香港的政治生態。這才是真本土意識和本土主義,並且身體力行實踐政治理念,態度認真,最終一定會得到廣大市民的支持。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