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動」變「痕動」?要捍衛本土,就請嘗試把本土語說好

2016/2/22 — 9:02

梁天琦(港台節目截圖)

梁天琦(港台節目截圖)

以前在澳洲生活,在街上與友人或媽媽說廣東話時,不時會有「澳洲人」(我意思是澳洲土生土長的白種人,不是在澳洲有超過40,000年歷史的原住民)走上來對我說類似以下的說話:

"This is Striya! Strines speak English!"

容許我先為大家「翻譯」:Striya是Australia的懶音、Strines是Australians的懶音。

廣告

遇到這些情況,我通常不會動氣,只會友善地對他們說:

"Mate, I think my English is better than yours, do you want some lessons?"

廣告

這句回應每一次都成功把來挑機的「澳洲人」收皮。連自己的母語都未說得好就走去教訓人家不說英文,未免有點羞家吧。

為何我會提起這往事?昨晚,我在家中與家人一起看港台舉辦的新界東候選人辯論,當中留意到本土民主前線的候選人梁天琦說話帶有不少懶音(由他開口頭幾句把「行動」說成「痕動」開始,打後不時都出現懶音)。老實說,他的懶音已經不算是城中最差的,至少他每十次用個「我」字都有四、五次記得用鼻音,而他的「國」字亦沒有變成了「葛」字。他的懶音情況至少不比梁振英的差,但梁振英是一個擺明車馬要出賣本土的人,所以我亦對他的本土語沒有任何期望。

我一路在看這個辯論,一路就在想,一位大打本土牌的候選人竟然在用本土話宣揚本土時出不少懶音,怎樣去說服他人跟隨「本土」理念?當然,有人可能會說,這是吹毛求疵的看法。但如果自己都不把本土語說好,展示對自己語言的認真,又怎能有力地說我們要捍衛粵教中、不要普教中?在美國,共和黨多年來鼓吹學校要把英文放在第一位,不能為了遷就拉丁美洲移民而多用西班牙語。但除了在沒辦法下需要「借」他的總統地位來用,他們通常都不敢拿喬治布殊來帶領這議題的討論。為何?因為喬治布殊自己連英文都未說好(underestimste 變成 misunderestimate,nuclear 又變成nuculer),要他帶領「捍衛英文」的討論通常只會弄巧反絕!

亦有人可能會說,懶音只是說本土語的沙石,大家聽得懂就可以了。但既然是如此,筆畫都只是沙石吧,不如用簡體字、不要用繁體字,反正十三億人都看得懂。再者,粵語就正是一個對發音有很高要求的語言。譬如說,如果要去家附近的提款機拿錢出來,大家可能會說「我落去恆生」,但如果說成了「我落去痕身」,老婆/老公會怎樣想?又或者如果把「我的工作是要輪更的」用懶音來說,後果就更不堪設想吧。

亦有人可能會說,懶音是香港人獨特口音的粵語,是真·本土。我都是那句,如果大家覺得用懶音說「輪更」是可以接受、是香港本土的一部份,就未免太不尊重我們的本土語。況且,「口音」通常是一些整個地區一路以來都是用這種發音、是世代相傳的(例如南海人把「獅子」說成「舒煮」),但港式懶音並不屬於這個類別。

我自己是「番書仔」(不要誤會,我絕不以此為傲),說本土語都不算得上是字正腔圓。所以,我以上的看法並不是要「教」任何人怎樣說好本土語,因為我沒有資格。我只是覺得,如果要捍衛本土,但連要靠它去宣揚理念的本土語都出很多懶音時,就較難去說服他人你對本土是認真的。所以,希望開口埋口說「本土」的人士能先尊重我們的本土語,把它說好一點,到時一定會對宣揚「本土」有幫助吧。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