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外人怎樣看律師?

2016/1/22 — 12:33

資料圖片:《四個女仔三個BAR》劇照

資料圖片:《四個女仔三個BAR》劇照

以下是小弟今早與一位身邊熟悉的行外人的對話。這人是從外國讀書回來的,平時不太關心政治、甚至有時與我討論東西時會覺得我是在搞太多東西的。以下我把這人稱為「X」。

X:今早在家剛好收音機鬧鐘開了,是商台訪問那位說是監警會成員的錢志庸律師。為何他可以說那麼多廢話的?

我:我沒有聽,他說了甚麼?

廣告

X:他在討論銅鑼灣書店件事!他說的東西都不MAKE SENSE的,說甚麼如果犯了大陸法律,他們就有權去捉。但是這裏是香港,不是大陸,沒有理由大陸可以來香港拉人吧。主持問多幾問他就說自己甚麼中文不好,不過他說英文時又好像很「屎」,不知他說甚麼!之後他又一方面說甚麼大家不應該再多提這件事,但主持問他是否應該忘記了事情就算時他又說甚麼甚麼香港有言論自由。他滿口歪理、又前言不對後語,為何這些人可以做監警會成員?

我:唉,因為像他這些人夠「聽話」吧,監警會現在已不只是他一個這樣的人物。

廣告

X:那樣我們豈不是需要一個更獨立的「監監警會」甚至「監監監警會」?不過話時話,為甚麼這樣邏輯質素的人可以做律師的?是否應該投訴他?

我:不同人有不同意見是正常的,不能以個別言論來說一個人能或不能做律師。至於邏輯質素,唉,我只能說,我們連一位前律師會會長都拿「職業特工隊」情節來為李波被帶走護航,我還有甚麼好說?

X:不是吧!這樣的廢話都說的出?還以為律師會好一點。為何可以這樣的?唉...

我:所以,就算我們有時做得不算好,但像「法政匯思」這些組織還有其存在價值的...

X:頂...[滴汗中]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