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政長官能夠指揮立法、司法機關嗎?

2015/9/14 — 16:54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特首具超然於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的特殊法律地位」論,意在引起爭議,拆穿了其實不值一哂。  特首的法律地位已在基本法條文之中訂明,沒有哪條說他「超然於」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那是張主任自己發明的說法。  市民關心的是,特首能指揮立法會嗎?  能指揮司法機關嗎?  能凌駕於法律之上嗎?  能在法律之下享有特殊的豁免嗎?  答案顯然全部是「否」。

基本法的確沒有用上「三權分立」的字眼,但是終審法院在無數案例中已說明了基本法之下的架構是三權分立。  行政、立法、司法,各司其職,互不從屬,各受基本法條文約束,在條文之下互相制衡。  基本法開宗明義,第2條就訂明,特區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唯有立法會是特區的立法機關,唯有各級法院是特區的司法機關,行使特區的審判權。  特區政府是特區的行政機關。  特首領導行政機關,向立法機關負責,無論立法、司法或行政機關,都受法律約束,法律上的爭議,由法庭裁斷。  那麼還有什麼不清楚的呢?

廣告

人治社會,個人身分地位決定一切,我比你高級,你就事事要聽命於我,要靠巴結我才有生路; 他比我高級,我就事事要順他意。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所以誰是特區一哥,誰就可以在特區橫行無忌。  但法治社會不是這樣。  權力來自法律,由法律約束,你是我上級,也不能對我操生殺大權,你濫用權力,我有權訴諸法律。  警權由法律規限,超越就無權,甚至成為侵權、甚至須負刑責。  特首也是一樣。

那麼,特首「超然於」司法機關是什麼意思?  特首不受司法程序管轄嗎?  法庭權力不適用於特首嗎?  特首有權指示法庭怎樣做嗎?  司法獨立,不受干預,企圖影響法庭行事,就有藐視法庭之嫌,特首與任何市民無異。  香港法例,沒有豁免行政長官不受司法程序管轄的條文。  特首一樣受傳訊出庭作供,應訊出庭,一樣要守法庭的規則。  法庭的裁決,特首一樣要遵從。  司法機關之首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首席法官不向行政長官負責。

廣告

特首又怎樣「超然於」立法機關?  是他的行為不受立法會監察嗎?  是立法會通過不通過什麼法案、議案要聽他指揮嗎?  若是,政改方案早就通過了。  立法會的議程,不是聽行政長官決定,而是由立法會主席決定。  政府議案得到優先於議員議案不是按照長官意志,而是按照立法會的《議事規則》,按民主議會的慣例。  特首進會議廳,議員站立,那是禮,不是權;  特首對立法會指指點點,是特首不知禮,與某些議員對特首無禮同罪。

那還怎樣「超然於」行政、立法、司法機關呢?  遠在董建華年代,政府就試圖以特首由中央委任、因此在基本法之下享有特殊憲制地位為理由,認為他不受防賄法例約束,應由基本法第47條約束。  這個理論引起激烈辯論,結果證明站不住腳,立法會通過修攺法例,約束特首。  雖然法例並不完善,但原則已無可爭辯。

行政立法之間「互相合作、互相制衡」,不能成立超越基本法的藉口。  立法會有權彈劾特首、特首有權解散立法會,都是要根據基本法條文而行,在基本法寫得清清楚楚。  香港市民大眾人人明白。

那麼中聯辦主任要說什麼呢?  是不是他以為把特首的地位說得越高、權力說得越玄,就越可收鎮攝之效呢?  如果是這樣,張主任就太不了解香港、太不了解現代社會了。  事實剛相反,越強調行政權力不受限制,市民就越不信服。  要建立公眾的信心,就要強調接受市民監察、服從法律約束。  法治一向是香港社會穩定的基礎,是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信心所賴,張主任在這些早有定案的問題上挑起爭議,無論是何用心,肯定也是對香港利益無助、對改善與中央的關係無助,不符合中聯辦的角色。  標榜特首地位至高無上,即時結果,就是令香港人對現任特首梁振英更加反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