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李門】機管局報告未能解釋的三大疑團

2016/4/25 — 20:51

機管局今日公佈針對梁頌昕行李事件的報告,並公開機管局、機場保安公司AVESCO及國泰三方對事件的記錄。特首辦更特別引述報告指,機管局有「既定機制」處理失物,由去年三月到今年三月,由機管局及相關承判商以「酌情送遞」(courtesy delivery)方式,將行李交還物主的個案共有517宗,當中包括置身禁區內的物主。不過,梁頌昕事件詳細記錄卻顯示,機管局職員及機場保安均曾拒絕將行李送入,表示這非他們的責任,國泰更曾兩度表明,代客拿行李入禁區,是違反機場的保安守則(security procotol)。特首夫人梁唐青儀一度因無人為女兒送行李大發雷霆,帶著行李在離境大堂狂奔,聲言要親自進入禁區將行李送給梁頌昕。

有「既定程序」,何以當晚又無人幫梁太送行李?程序運行這樣不暢順,三方記錄中更顯得疑點重重。

疑點一:國泰負責「酌情送遞」 梁家有特例?

廣告

根據機管局昨日提交的報告,機管局可以「酌情送遞」(courtesy delivery)方式,將行李送入禁區,而負責的人員須為機管局人員與「相關承判商」(relevant contractor),機管局報告又指,只要航空公司願意通過安檢程序,目前並無規例限制航空公司為顧客提供「酌情送遞」服務,是否提供服務由航空公司決定。

廣告

但在國泰版本的事件記錄中連番提到,乘客必須自行回到禁區外取回行李,當日亦有職員向梁唐青儀解釋,代客拿行李入禁區,是違反機場的保安守則(security procotol)。同時,國泰亦引述機管局發出的通告,指在機場發現的任何財物,必須待機管局綜合機場中心(IAC)或失物認領處人員到場處理,不可擅自移離財物。

若有既定程序可依,為何國泰三令五申,甘冒觸怒特首夫人的風險?到了梁唐青儀震怒,梁振英致電「了解情況」,才在取得機場保安公司的「不反對」下,將行李送到梁頌昕手上?

疑點二:三方互相推搪,無人執行「既定程序」

既然機管局指有既定程序(established procedures),機管局人員與「相關承判商」可代送遺留行李入禁區,但機管局記錄指,機管局人員於 00:15 到場,國泰職員要求機管局人員將行李送入,但機管局人員拒絕,指這是航空公司的責任。

當晚首先到場的機場保安人員,亦多次向梁唐青儀解釋,一定要等待機管局人員到場,她才可取回行李。當國泰要求保安公司在安檢後代送行李時,保安公司又推說這是國泰的責任。

既然這是一個一年進行了五百多次的程序,為何卻在這個案中,甩漏百出,似乎無人負責執行程序,也無人清楚如何執行。

另外,機管局提到的517宗物歸原主個案中,只表示這當中包括將失物送入禁區給物主,意味並非所有517宗均為送行李入禁區的個案,也可能包括把失物送還給禁區外物主的個案,而後者不涉機場保安問題,但機管局並無分列兩者比例。

疑點三:國泰、機管局早知特首女兒身份 特事特辦誘因?

根據機管局記錄,事發凌晨 00:07 時機管局人員接獲國泰電話,要求機管局人員「立即」處理在離境大堂發現的行李,因為事件涉及特首女兒(CX request AA to attend to and to release the found bag immediately because the case involved the Chief Executive's daughter)。

而據國泰記錄,於當晚 00:12 分,梁頌昕才將電話遞給國泰人員,讓其父梁振英與國泰人員談話。換言之,在梁振英與國泰人員電話通話前,國泰及機管局均已得悉,失物物主是特首女兒。

雖然梁振英一早已否認事件中涉及使用特權,但若各方一早知悉行李事涉特首女兒,國泰的紀錄直指,事件要立即處理的原因,是事主身份是特首女兒。整件事會否因而變得「特事特辦」,令本來只可由機管局職員才可執行的「酌情送遞」,變成由國泰職員執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