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街坊們,你地好嗎?

2015/9/28 — 9:42

沒有心聲的連儂牆

沒有心聲的連儂牆

街坊們,你地好嗎?

數月無見,夏懿村、添美村、彌敦村的街坊們,你地好嗎?時間沒有為任何人停留,日子一樣地過了。79個日夜,帳篷在旱地長出一片林,喝采聲、叫駡聲、聲聲入耳,香港曾出現了一個充滿激情,爭辯民主自由的烏托邦,在歷史上寫下和平地爭取民主的一章。

雨傘能聚,因為人心。回歸前,殖民地無民主但生活尚萛穩定,我們對法治仍有信心,紀律部隊是令人安心的公僕。回歸後,我們以為生活應該不變,但沒有兌現的政治承諾、經濟政策傾斜,令一個平靜小城變為依靠內地遊客、內地資金熱炒的股票和物業市場。當全城傾向成為一個服務外人的旅遊城市,推倒舊物創做新景點,委屈地服務喧鬧的遊客,我們的生活空間越來越少。

廣告

當店舖租金升到完全不合理,街坊小店無活路的時候,有人話自由市場不應調節,大街只有名店、珠寶行和藥店。如今豪客不來了,便歸咎於本土趕客的小眾運動。以澳門為例,難道賭場泠清也歸咎於趕水貨客?當你改造自己符合對方,你的咽喉已被人握著。

社會彌漫著一片令人不安的燥動,很多似是而非的言論在動搖我們的價值觀,獅子山精神努力工作便能安居樂業早已經成為歷史傳說,一些如文革樣版戲的群眾出場模式,仿佛每一次都在問你還可以退讓多少。

廣告

一如無人能想像香港會出現催淚彈一樣,若在928之前說,政府會向人民發催淚彈,誰會相信?經歷過 8964 的一輩,我們怎能接受?我也只師奶一名,希望過簡單而平靜的生活,會鬧政府也悼念六四,但從未參加過任何運動。是87枚催淚彈迫出無數人到現場抗爭,從新思考我們還能退幾步。如六四燭光晚會一樣,大部份人選擇以和平方式爭取,學生不忘學業,相信團結是我們的力量,結果是預期的無功而還。但羅馬不是一天便能建造,更多年輕人關心社會政策,明白手中一票的重要,雨傘的種子已經萌芽。

清場以後,運動正式落幕,是失望還是失落,我可能淚眼昏花看不清。每次經過夏懿村、添美村、彌敦村,帳篷的影子還在重疊,那是一段香港人的回憶,不容抹掉、竄改和忘記。

寫在 2015 年 9 月 28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