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街工危機】梁耀忠:從未說解僱勞工組三人,風波或因政治路線分歧、溝通誤會

2018/6/8 — 19:50

梁耀忠,圖片來源:線報片段截圖

梁耀忠,圖片來源:線報片段截圖

22名「街坊工友服務處」(街工)會員今日宣佈集體宣布退會,不滿立法會議員梁耀忠「一人話事」,擬解散旺角「勞工組」,又解僱「勞工組」三名幹事譚亮英、王曉君和黎治甫。梁耀忠下午召開記者會回應,指從未發信解僱三人,承認有財政問題,他表示街工正在籌錢延續「勞工組」,今次事件或許因與年青會員和執委,在政治路線和手法有分歧,溝通誤會而令事件發酵。

梁耀忠在會上一開首就說,指近年不少年青人加入這個紥根於葵青區的勞工團體,對街工工作貢獻很大,但彼此政治信念和手法有差異,加上近日街工有財政問題而令事件發酵。他對事件表示「遺憾、婉惜」,未來仍望有機會與退會會員合作。

梁:2萬元月薪也捐出

廣告

去年5月1日「勞工組」由葵芳議員辦事處獨立出去,在旺角成立辦事處,據梁耀忠說,當時他給了他們一筆資金,以支付薪金和營運至5月底,之後將自負盈虧。至今年三月,梁曾跟街工執委會提起此事,後於臨時會員大會組成五人小組處理,以尋求財政方案解決,至今從沒發解僱信予三人,5月薪金亦照常支付。「我從未說過要解散勞工組或解僱三人,從沒有過這樣的構思。」

廣告

他解釋,立法會和區議會辦事處營運津貼每年約有2百萬元,平均每月28萬元,在職員薪金和租金等開支則要35萬元,每月會出現6至7萬元差額,過去是靠街工舉辦的課程和捐款維持,他自己約2萬元薪金也捐予街工。他說,近年這幾方面收入少了,所以壓力頗大,「希望與執委會一起解決,不是一定要遣散的。」

蘇耀昌:傘運後會員數倍增,分歧漸多

街工創會時第一個職員蘇耀昌說,在2014後,過去數年街工會員人數「翻了一翻」,由長久以來的40人,增至逾80人,可能是由於多了年青人爭取權益、認同街工價值,不過亦因而多了分岐,至今天發生決裂,很大程度是與雙方的路線和內部溝通問題有關,直言「不單有分岐,而是互不信任」。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他指旺角勞工組一年前獨立後,工作地點也分開,與葵芳議員辦事處交流也少,可能一年期滿要交財政規劃,加速事件爆發。「今屆執委會大部份是年青人,但始終沒法調和。希望與他們的恩怨可以有個句號,雙方也很難過,有很多問號和情緒。難得有機會為勞工運出力,希望大家可以合作。」

蘇耀昌在記者會上,亦多次說現階段街工仍在為「勞工組」一事籌錢、「勞工組」並未有被解僱,「唔知點解,可能我們內部真的溝通混亂」。

梁耀忠說,街工是一個有33年歷史的勞工團體,他作為創辦人,多年來協助不少員工解決勞資糾紛,包括近日助百多名港珠澳大橋工人討回薪酬,「我明白欠薪是完全不可容許的一件事,我怎會不出糧給員工呢?況且就算要遺散一名員工的話,除了會通過機制遺散,是一定會做足僱傭條例的。」

正籌錢圖延續勞工組

勞工組成員之一的黎治甫,在今日較早前的退會記者會上,指梁耀忠於5月31日與「勞工組」三人談判,他多次查詢6月的就業及出糧情況時,梁多次表示「不知道」,更說「你到時打(銀行)簿咪知道囉!」。梁耀忠回應這說法,有點勞氣地說:「我冇解僱你,又點會唔出糧俾你呢?既然你這樣問我,如果真係想知,打簿睇下咪知囉!」

「不知他們為何說遺散,至今也沒解僱。我完全不明白,要遺散都遺散咗啦!我未解僱他們,六月當然是有糧出。」他說。「我們仍在籌一筆資金,看看可否延續下去。如果真的不能做到的話,我是會依足僱傭條例去做的。

前職員:梁耀忠被污名化

在記者會上,有多名會員和前職員出席。曾在街工工作十年、近兩年要湊孩子才離職的Ricco說,自己轉半職時獲梁耀忠支援很多,對他被指為「無良僱主」並非事實、是污名化,不是她所認識、「把深耕細作做到最盡」的梁耀忠。「如因理念不同而污名他,我作為前同事是絕不認同。」

未決定參選 考慮讓年青人接班

對於有執委指,梁耀忠曾說因要為2020年立法會選舉預備,故要收回「勞工組」款項,梁回應說對於來屆是否參選仍「未有決定」,況且要會員大會通過才能宣佈參選,「不是我自己要參選就參選」。他指,曾說過如有多點資源,就能請多些人做好宣傳工作,可能因而令部份會員誤會他在為參選準備,又說其實上屆選舉已考慮讓年青人接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