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7/5 - 11:47

衝衝仔民主表決去留肝膽兩崑崙ㅤ死者受辱、再添亡魂、七一增援乃升級原因

朝雲 攝

朝雲 攝

30/6 夜晚,反送中抗爭者開始留守政總。他們重置遭撐警集會破壞的連儂牆;也為接連犧牲的三名抗爭者擺設祭壇。

迨至七一凌晨,抗爭者再行佔路,圖阻會展升旗,警方反制,衝突迭起。抗爭者雖未能進駐灣仔,但再次佔領金鐘。

廣告

中午 11:30,通宵留守的抗爭者口耳相傳,相約在立法會旗桿下討論行止。主持者率先提議,應該繼續劍指灣仔,降下會展的國旗,換上黑旗悼念,「落佢哋嘅面」。

起初發言幾無規矩可言,乃後發言者愈多,才臨時要求排隊。

繼梁凌杰先生後,再有盧曉欣、鄔幸恩兩位女士喪生,悲憤堅定了群眾升級的意志。「純粹默哀點對得住烈士?」是令群眾同仇敵愾的關鍵。一名抗爭者私下感慨:「佢哋唔理成本喇。」

撐警者破壞連儂牆兼侮辱死者,顯然亦推波助瀾。翌日政總充斥標語,聲討昨日侮辱死者的藍絲,矢言必有惡報。

然而持重者亦不乏人。先後有兩人披露情報,灣仔非如表面所見再無防守,其實有大量警察駐紮在會展中心。勞師遠襲,必陷師老兵疲,對家以逸待勞。而且應該等七一遊行的民眾會陸續到埗,方有足夠支援。

乃後便有人提出,應該進佔近在眼前的政總和立會,方便與七一遊行的民眾會師。「我哋嘅衝擊必須有七一遊行嘅市民幫我哋,減低前線嘅危險。」群眾報以掌聲。

另有人提出能否兵分多路。但群眾多不同意,認為沒有足夠人數分頭行動,應該集中一點。

有些發言傾向保守,或遭柴台,然而亦有多人遏止噓聲,盡力保障所有意見都不被打斷。一女生持異議,但聲線較弱,大家聽不清楚。一男生聲嘶力竭地喊「畀條路佢哋行啦(攞咪),人哋有嘢講呀!」群眾再次鼓掌。

由於男生喊得很兇,女生一度誤會男生針對她(想她儘快講完不中聽的話)。男生意識到誤會,立即向她示好,並歉身讓出位置,讓她繼續上前取咪。

反對去會展的意見漸漸成為主流。「和理非咁怕死,點會陪我地去會展呀!」群眾歡呼。「愈多人我地愈有優勢!」大眾齊聲答「係!」

擬定升級程度時,有抗爭者提醒群眾:「我哋未能夠升級到打警察。抗爭要付代價,但應該要計數。」附和者眾。

多名抗爭者先後提出保留,但仍強調協調和團結。「兄弟爬山,各有各做,割席就唔好做」、「你哋想去做,生死由天冇得怨。但我會做一條防線 support 你哋。」

討論歷時逾 45 分鐘。主持的咪手叫道,終須要下決斷,不能無止境討論。要求發言者集中討論行動方針,並就發言截龍,最後就升級時地付諸表決。

現場三百多人就五大升級方案作「起身決」(灣仔會展、政府總部、警察總部、禮賓府、立法會)。眾人先坐在地上,聽到同意的方案,便起身並舉手以示同意,方便目測結果,絕大比數選擇立法會。

行動的地點輕易通過,行動的時間卻歧出難調,爭吵愈演愈烈。

發起討論的一眾咪手,傾向等七一遊行的民眾來到,三點之後才好行動。但不少抗爭者吶喊反對,因為商討一直公開,不應讓警察有所防備,須要立即起行。

由於不斷有人喝罵,鬧到不可開交,眾人無法就時間表決。咪手決定不公開宣布時間,交由大家口耳相傳,暗中約定。決絕的抗爭者很快便逕付行動,實行衝擊。

由於行動敏感,幾乎沒人願意受訪。唯有一名參與討論的抗爭者願意說出感受。

「因為大家都想做多啲嘢,所以促成依個論壇。」他屬意的升級方向正是立法會,但亦尊重不同異議。

他承認升級方法有啲「亂咁嚟」,但不宜遽斷成敗對錯。他認為必須有人升級,才能夠改變抗爭氣氛,大家不再行行企企,端坐睡覺,「增加緊張感同投入感」。

在傘運前後,商討和表決不時招來非議,但在反送中運動終於由民眾自發成全。他形容為「無可奈何」。

「冇一個真正嘅大台,冇一個人代表到所有人,冇一個人嘅意見左右到成個運動」,終須有行動者出頭問大家意願,再行表決。

他批評「左膠」的商論失之冗長,而且未必有結論,「衰啲講句得個吉」。他欣賞反送中運動的議決,建立於參與者先有共識,必須有進一步行動,最終表決出明確方案,付諸實踐。

他解釋自己從不反對商討,曾參與 6.17 的行動討論,民主派議員亦在其中。但他強調商討必須得出明確目標,「要有目標畀到大家,知道有咩去做。」

何韻詩(朝雲 攝)

何韻詩(朝雲 攝)

夜晚約九點,警察撤守,抗爭者進佔立法會。若干死士原擬死守議事廳,但深夜警方宣布行將清場,金鐘氣氛緊張,爭持不下,一時難定去留。

死線愈迫愈近,群眾間漸漸響起一種聲音,參與叫喊的人漸多,漸趨齊一而萬眾一心:「保護義士!……一齊走!一齊走!一齊走!」響徹立法會。

由於時間實在太過危急,咪手建議用別開生面的方法表決:「同意要一齊走嘅就向前行!」結果煲底下的全場民眾,都向前朝立法會走了幾步。結果了然,「敢死隊」立即衝上議事廳帶走死士。

須臾警察施放催淚彈,迫退群眾至添美道(公民廣場門前),突然有一男人喊:「返嚟呀!返嚟呀!要救立法會班兄弟呀!」由於情況混亂,消息不通,群眾相率回防,在添美道與防暴隊對峙。

直至區諾軒反覆喊咪,交代死士都全身而退,群眾才「一二一二」地後撤,向中環散去。

後記

運動分裂之說一度在中午甚囂塵上,然而在金鐘現場卻是兩個模樣。眾多「和理非」在七一遊行後轉抵金鐘,夜晚八九點人數最為鼎沸,可謂迫爆政總,諒有五萬之譜。

民眾主動在煲底外呼籲,有準備承擔才去立法會參與行動,其餘大部分人都在外面,或織成迤邐的人鏈傳遞物資;或駐守不同防線防止警察進攻。

但縱使運動沒有分裂,依然要面對主流的責難,式微的危險。結果輿論不至逆轉,一半可歸於一個原因 — 立場姐姐的訪問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