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表態政治 萬惡之源

2017/2/21 — 14:47

資料圖片:珍惜群組是其中一個撐警團體

資料圖片:珍惜群組是其中一個撐警團體

【文:游將鳴】

香港近年因受到梁振英的統治,社會禮崩樂壞,管治變得不淪不類。不少激進保皇派組織,例如愛護香港力量、愛港之聲、保普選反佔中聯盟以及香港政研會等組織如雨後春筍般茁壯成長。它們騒擾市民的日常生活,敗壞政府的管治威信,令香港社會變得「髒、亂、吵」。它們經常發表各種缺乏法律常識的言論,例如辱罵法官是豬,公然觸犯藐視法庭罪。它們罵港人佔中違法,自己卻不見得守法。

前天,七警案判刑,七名違法警員依法判處兩年監禁。這些警員當眾打人,被判即時入獄是理所當然的。不過正如輔仁網作者爽健在其文章《撐警大聯盟,害撚死差人》所言,這些警員的行為,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上述的激進保皇派組織「盲撐警」的行為所導致的。

廣告

這群人的行為,明顯地對不論港共政府、中共政府、各路民主派、建制派以至香港普羅大眾、升斗市民均毫無好處,那為甚麽這些組織仍能從中央政府以及港共政權獲取資金,不斷進行這些害人害己的行為呢?

其實,這一切均是表態政治所作的怪。表態政治就是指一個具權力的組織或人物對某件事表態後,希望巴結權力擁有者的人,批鬥式地表態以示自己政治正確。這種情況並非只發生於保皇派,泛民主派以至熱血公民以至城邦派均常常有此情況。

廣告

保皇派的表態政治,常常圍繞着所謂「民族大義」、「維護法治」等,它們經常在領導人或擁有權力者表態後,跟著來進行表態。上文所指的激進保皇派組織正是當中的表表者,每當領導人如張德江或習近平發表任何講話,他們就會像傳聲筒般不斷重覆領導人的言論,並不斷表態支持該些領導人的言論。

至於泛民主派,雖不少優秀的議員和政客,例如毛孟靜、范國威以及涂漌申等能夠堅持獨立思考,然而表態政治仍然存在於泛民主派。一些泛民主派的金主表態後,依附他們生存的政客以及評論員,就會聞雞起舞,不斷表態以博取金主的器重。鄭經翰就是當中的表表者——鄭經翰經常發表謬論,例如在文章中無故攻擊涂漌申,又不斷為進行鎅票的鄭家富護短,更呼籲民主派不要聲援遭港共政權重點打擊的游蕙禎。然而,由於鄭經翰家境富有,常常捐款予民主派,又經營大型網台D100,因此有不少依附其網台以及捐款生存的民主派評論員與政客,總是要依靠表態來宣示自身對鄭經翰的忠誠。由此而觀之,泛民主派亦存在著表態政治的情況,

至於熱血公民以及城邦派,表態政治的情況更是猖狂。熱血公民以及城邦派的教派本色,本人已在《熱普城教》一文詳細作出解說。教徒們為了向教主表忠,不斷攻擊李怡、練乙錚以及沒有政治立場的柯翠婷。由此已經見到熱血公民以及城邦派表態政治的情況與保皇派以及泛民主派有過之而無不及。

表態政治之所以出現,主要原因是因為極權。不論保皇派、泛民主派以及熱血公民以及城邦派,權力總是由一小撮人所把持。保皇派主要由張曉明坐鎮,泛民主派則有鄭經翰等惡霸,而熱血公民及城邦派的權力分別由黃洋達伉儷及陳云根把持。他們均擁有財力、權力以及一定的公信力。雖然各派系中,不是所有成員均是應聲蟲。保皇派有田北俊、泛民主派有劉細良,熱普城系則有盧斯達,但大部份人也因膽小怕事或害怕失去既有利益而對這些「大佬」言計聽從,表態政治作為表忠手段自然應運而生。

表態政治的禍害極大,對各持份者均有很大的負面影響。表態政治的行為,很多情況下會降低團隊的效率,不利組織與其他組織進行合作,甚至對團隊造成無可彌補的傷害。以上屆立法會選舉為例,熱普城重要支持者仇斯達,疑為了表忠,竟對雷動計劃作出網絡攻擊,結果雷動計劃由支持黃毓民連任改為支持游蕙禎取而代之,最後黃毓民將其兩屆的立法會議席拱手相攘予游蕙禎。由本次事件中,我們可以看到,仇思達進行表態,反而害了黃毓民,對其所效忠的熱普城造成無可彌補的傷害,表態政治對團隊之害可見一斑。

表態政治同時亦令社會各方人士無法有效協商和達成共識,只會令社會氣氛緊張,衝突瀕生。以激進保皇派組織為例,它們經常發表極端以及不尊重法治的言論,使香港人側目。香港人看到這些組織,只會感到非常憤怒。又以香港花生的文章為例,其文章看在本土派支持者的眼裏,只會令人覺得異常礙眼。不論激進保皇派組織以及香港花生的文章,均是以謾罵為主,並非理性討論。這些文章或討論,全部均是表態政治之下的產品,對香港社會的和諧有重大的負面影響。由此觀之,表態政治會導致香港人負面情緒升溫,對香港人的心理健康造成負面影響,對香港社會並無好處,只會添煩添亂。

香港政界的各派系若要進步,必須戒除表態政治的惡習。在此,不論是派中的「大佬」與成員均有責任。「大佬」們應表明自己拒絕表態示忠的行為,而派中的成員則應分清是非黑白,不要以表態政治作為上位手段。只有去除表態政治的文化,香港的政治環境以及社會環境才能撥亂反正。謹望香港各界明白表態政治的害處,同心協力將表態政治的文化逐出香港。

 

作者自我簡介:一名九十後中環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