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表決前夕 你點樣諗?

2015/6/16 — 20:19

(攝:Una So)

(攝:Una So)

政改表決前夕,民陣等團體發起「全民拒絕假普選」遊行。那天近3500人在烈日下參加遊行,雖然部份時間有雲,但在濕度逾90度、攝氏33度的氣溫之下,在維園集合的人群未開始行,乾站也不住地流汗。有人把可作摺扇用的「反假普選」鮮黃標語,用來擋太陽、扇風,亦有不少人用來遮面,以免讓遊走各處的傳媒拍下樣子。

王小姐獨自一人出來遊行,聽著遠處的主台在「嗌咪」,她坦言認同部份不參與遊行團體的看法,也認為這時候遊行意義不大,但卻非作不可。「我也覺得出來係冇咩意義,但你唔出來,就比唔到其他人睇,原來仲有一班人係咁堅持反對。烈日當空之下,未出門口都已好熱,咁都要出來,係話比人聽我地係好堅定地反對、係一種表態。」

不過,戴著太陽眼鏡的她環顧四周,自言即使三大民調結果令不少人樂觀起來,但受訪的只限於固網電話用戶,令她對受訪市民的年齡層有存疑。王小姐相信真正反對政改的人數,應比民調反映的更多,但她認為,中間游離的市民為數不少,或令表決有變數。

廣告

她自言對現況感到「很灰」,對「一盤散沙」的泛民陣營亦沒信心,又認同長毛所說的「共產黨咩都可以做得出」,覺得政改可能最終會通過。「政客始終都是政客。」她說,面前台上的議員在聲嘶力竭地嗌咪。「議員喺入面,你未到最後一刻,你唔知佢會做咩。今日個個發言都好似好大信心咁,但我屬於較悲觀嗰批,我會等有result(結果)才會鬆一口氣。但否決左仲要繼續𠺢嘛!我地要嘅野仲未有,過與不過都係咁。」

受訪者王小姐獨自一人出來遊行,坦言認同部份不參與遊行團體的看法,也認為這時候遊行意義不大,但卻非作不可。「我也覺得出來係冇咩意義,但你唔出來,就比唔到其他人睇,原來仲有一班人係咁堅持反對。」(攝:Una So)

受訪者王小姐獨自一人出來遊行,坦言認同部份不參與遊行團體的看法,也認為這時候遊行意義不大,但卻非作不可。「我也覺得出來係冇咩意義,但你唔出來,就比唔到其他人睇,原來仲有一班人係咁堅持反對。」(攝:Una So)

廣告

不信任泛民 自己城市自己救

普遍很多市民對泛民均持不信任態度,尤其是經過2012政改一役,由雨傘運動至今,這看法並未曾竭止。恆生商學院新聞傳播學系系會亦派出七名成員,撐著直幡參加遊行。其中一名女同學說:「不出來就什麼也沒有,香港人不是少少的堅持也做不了的。出來也可能未必會有,但仍是要出來的。」

他們都認為方案通過機會不大,但均對泛民議員可能轉軚,表示擔心。「或會有暗湧,上次經驗告訴我們,即使企得多硬都有轉彎的可能,但形勢相信通過機會不大。」袁同學說。「(出來遊行)是將民意向議員顯示的方法,不讓他們有轉軚機會。」

恆生商學院新聞傳播學系系會亦派出七名成員,撐著直幡參加遊行,他們認為方案通過機會不大,但均對泛民議員可能轉軚,表示擔心。攝:Una So

恆生商學院新聞傳播學系系會亦派出七名成員,撐著直幡參加遊行,他們認為方案通過機會不大,但均對泛民議員可能轉軚,表示擔心。攝:Una So

十二專業團體的色彩繽紛的旗幟,在遊行隊伍中十分突出,其中「放射良心」成員Tony認為,中央不想因通過了而讓「真普選」支持者有反抗動機,故今次通過機會不大。反而,他相信中央或會以「溫水煮蛙」形式去「蔭乾」真普選運動。「這是個決裂點,(在這點再著力)根本不符合效益主義,製造理由讓本土派take over(奪權)? 自找麻煩。我財雄勢大又怕什麼?我寧願用兩三年,令你逐漸無理據去凝聚民氣,慢慢蔭乾你還更有效。」

黃金交叉 過於樂觀?

Tony又表示,有朋友早前曾說會出席遊行和集會,但現時相信已「箍」實泛民議員不敢轉軚,故認為不用再出來。筆者亦察覺到,部份反對「袋住先」的市民,在三大民調出現所謂的「黃金交叉」後,心態上有這種過於樂觀的轉變,其中亦包括部份泛民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早前對筆者說,這形勢應是「逆轉勝」的訊號,但他認為即使勝出,港人經此役亦元氣大傷,下一步要爭取的必定是重啓政改。而陳家洛則指,對民調結果應嚴肅對待,要在這基礎上爭取真普選。外間不少人猜測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或會是轉軚「破口」,陳家洛卻對湯最後的投票取向,並不擔心:「因為(湯家驊)認為他是全宇宙最有智慧的人,而他的arrogance(傲慢),令他必定會投否決票。」

「放射良心」成員Tony認為今次通過機會不大,不過擔心中央會以「溫水煮蛙」形式去「蔭乾」真普選運動。(攝:Una So)

「放射良心」成員Tony認為今次通過機會不大,不過擔心中央會以「溫水煮蛙」形式去「蔭乾」真普選運動。(攝:Una So)

 

重量級撐真著選(攝:Una So)

重量級撐真著選(攝:Una So)

「法政匯思」成員梁允信指,如無意外,方案應會被否決。「重要的是,否決後如何走下去,政府是有責任給予我們『真普選』,現在的工作是否決後做什麼」若被否決,他相信大家都需要「抖一抖」再重新組織,專注討論個別議題如三跑和基本法教材等,然後再推動爭取真普選。

「法政匯思」成員梁允信(右)相信,方案應會被否決,而現時最重要的工作是否決後,如何走下去。(攝:Una So)

「法政匯思」成員梁允信(右)相信,方案應會被否決,而現時最重要的工作是否決後,如何走下去。(攝:Una So)

民意逆轉 建制派議員應交代立場

精算師團體「精算思政」發言人陳清泉則認為,表決前夕,不單要「箍住」泛民議員,建制派議員亦有義務向市民交代,為何此時此刻仍堅持要贊成:「為何明明民意逆轉了,為何你們仍是無動於中?你們有何理念?人人有政治理念是ok的,但你能否自圓其說?連這些基本的東西也做不到,不是說香港政治人材缺乏,但就是有這麼多吃免費政治午餐的人,躲在李慧琼後面,我投贊成票便成了,又不用跟選民交代。」

精算師團體「精算思政」發言人陳清泉(中)認為,表決前夕,建制派議員有義務向市民交代,為何此時此刻仍堅持要贊成「袋住先」。(攝:Una So)

精算師團體「精算思政」發言人陳清泉(中)認為,表決前夕,建制派議員有義務向市民交代,為何此時此刻仍堅持要贊成「袋住先」。(攝:Una So)

「(建制派議員)自稱接近中央心意,理論上他們的責任是較大、理應為香港市民做更多、與中央傾,唔通你叫泛民去?叫長毛去?長毛連深圳也上不到。」他說。「社會的討論是很奇怪的,盲目支持政府的人是不用justify(辯解)自己的論點。我認為這是不對的,大家應清醒一點去看,支持政府也需要有論據的,亦需要有民意的,即使你是功能組別,你也要了解為何業界支持這種東西,對嗎?」

他對方案會被否決持樂觀態度,但將會發生什麼事,始終是沒有人知道,直至投票日。「支持民主的票數仍是較多,並不至於全沒希望。」他邊說邊走過樹蔭,樹上的夏蟬在大聲地鳴叫。


黃伯眼睛仍需戴「墨超」保護,黃太細心地幫他把「我要真普選」貼紙,貼到草帽上
(攝:Una So)

黃伯眼睛仍需戴「墨超」保護,黃太細心地幫他把「我要真普選」貼紙,貼到草帽上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