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表決前後 何去何從

2015/6/17 — 19:30

攝:Una So

攝:Una So

政改方案表決如箭在弦,在金鐘立法會、政總,以至添美新村,都看見警方如臨大敵,駐守大量人手。表決前,警方拘捕十人涉嫌製作炸彈,聲稱部份為藉藉無聞的「全國獨立黨」成員。後來網民發現整個事件疑點重重,一時間網上傳聞滿天飛。

事件在如此敏感的時候發生,工運研究者區龍宇並不感到驚訝。他認為,警方調查整整一個月,偏偏選擇在政改表決前才高調出擊,明顯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部署,事件在多個層面,都對支持「袋住先」的一方有利。他指,客觀效果是打擊了黃絲陣營,鞏固了藍絲陣營對反政改人士的偏見,不排除有人會由「淺藍」變「深藍」。

「一般市民可能會擔憂會否出現土製菠蘿。對(支持政改一方)來說,最好的結果是因事件而嚇怕了市民,令很多人不敢前來政總集會;令大批支持『學民思潮』的中學生,甚至大學生的父母,因勾起對六七暴動的記憶,而阻止子女參加集會。」他說。

廣告

但區龍宇認為,正因為所謂的「全國獨立黨」曝光了,無論是真是假,各方都會大大提高警覺,真正會發生的機會率,反而相對減低,不過對普通人相信已造成影嚮,亦間接令警方佈防更為嚴密。

攝:Una So

攝:Una So

廣告

兩招封殺本土派

他指,以史為鑑,今次「全國獨立黨」事件與中共過去對付異己的處事手法比較,已算是十分「小兒科」。「中共真係咩都做得出,毫無底線。」他說。「香港正逐漸被中共扯入專制的黑洞中,入到去什麼也看不見,然後粉身碎骨。幸好還未完全被扯入去,仍處在彊持中。」

資深傳媒工作者兼時事評論員黎則奮認為,「全國獨立黨」事件明顯是假做出來的招數,相信與本土派並沒關係,背後的計算更為深遠--目的是要封殺本土派的後路。

「本土主義強調勇武鬥爭,即是說理論上不能排除武裝革命的可能性。要搞獨立自治、城邦自治,就要面對中共鎮壓,解放軍已在這裡,你是否會用暴力抗爭?但有沒有人出來說,雖然我們與這件事無關,但我們是不會否認將來的出路或會是武裝鬥爭。」他在昨晚的反政改論壇上說。「咁即係封晒後門,本土主義仲可以點樣sell到群眾?呢個論述經已破產。即時的效用,是所有本土派,無論你說得有多『巴閉』,全部都劃清界線!冇人夠膽話同佢有關係。」

黎則奮指,這場大龍鳳的另一目,就是令香港大部份害怕動亂、和理非的群眾,因此而大起戒心。「(中共)玩政治真係好叻,兩招封殺了本土派。」

區龍宇指,明顯對方是要製造群眾恐懼心理,泛民如有警覺而對不尋常事件有兩手準備的話,是應該出來就事件正面表明立場,重申維持非暴力抗爭,並爭取立法會進行獨立調查。「這是對香港民主化的考驗,但似乎泛民和爭取真普選運動,並未預計這些會出現,未有為這種後果作出準備。
 

攝:Una So

攝:Una So

否決的機會理應較大

他認為,表面上否決的機會較大,不過有人或會因而乘機搞事,關鍵在於泛民和爭取真普選運動團體,是否有魄力和預先作準備,根據現場情況帶領在場支持者。一旦通過方案,若沒有領導和方向,他認為會很容易變成散兵游勇,形勢更易讓人插臟嫁禍,「如果有人唔清楚公民抗命嘅級數,而盲目升級強衝特首辦,基本上係死硬。」

黎則奮則指,反政改方案遊行和集會人不多,原因是群眾心裡有數--相信方案不會通過。本來最大機會轉軚的湯家樺,表決前宣佈組成智庫「民主思路」已是有跡可尋,他認為肯定是有中央祝福,「文滙報比所有報紙(報道)都詳盡,這當然是中共統戰的策略,氹住你先,等你幻想2020年會有所謂真普選。」
 

攝:Una So

攝:Una So

否決後何去何從

他指,回歸後曾出現「民間特首」司徒華,但並沒有效用;泛民在建制中亦未盡顯力量,數十年來爭取民主都不成功,如何走下去?他的建議--泛民立法會議員即時集體總辭。

「集體請辭是很自然的走向,會為中共帶來重大衝擊。這是一個開始,並可以立刻做到,即時括了中共一巴掌。如果你夠膽廿七個議員在否決後立即集體辭職,引發政治危機,這已是國際新聞,中共都要立刻面對。」他說。「即刻選,能否再選上?不重要,反正在議會失望,反而會引發更多體制外的鬥爭。但這基本上是做不到的,因為(泛民)不會有共識。」

若政改方案真的成功被否決,黎則奮指,當務之急是要掀起民間的大辯論,審視將來的出路問題,尤其是離2047年這「一國兩制」的限期,日子其實並不遙遠。「當務之急是要掀起民間的大辯論,審視將來的出路問題:沒有革命論述就沒有革命,沒有運動的論述就沒運動。什麼綱領也沒有用,只是一小撮人,明顯可見將來會四分五裂,有很多不同的主張。如果反對派運動中也不能統一綱領,又如何能期望有實際的政治效果?」他說。「必須要有論述:沒有革命論述就沒有革命;沒有運動的論述就沒運動。什麼綱領也沒有用,只是得一小撮人。明顯將來是會四分五裂,出現很多不同的主張。如果反對派運動中也不能統一綱領,又如何能期望有實際的政治效果?」

攝:Una So

攝:Una So

「雨傘運動後必須回答的是:如和平非暴力去到極致,也不能動搖特區政府和中共,這樣人人都會問,再做這個有何意義?如不能回答這些問題,所說的都只是一種姿態,不會有實際效用。」黎則奮說。

區龍宇指,未來五至十年是真普選能否在香港實行的關鍵,他並不把希望寄予泛民,而是寄望年輕一輩成為堅定的民主新一代,汲取過去經驗教訓。「希望他們爭取民主時更勇敢、更聰明。」他說。「這是新舊的交替。」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