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袁國勇辭校委 戴耀廷:感失望 不要以為躲在實驗室 就看不到不公義

2015/8/4 — 8:12

左:袁國勇   右:戴耀廷

左:袁國勇 右:戴耀廷

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請辭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委員一職。佔中發起人、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今日在《蘋果日報》專欄,指讀罷他解釋辭職的信函,感到失望,因見到某一種知識分子的心態籠罩着香港。戴耀廷指出,在明知不公義仍在的時候,他們卻選擇退回自己的舒適圈,那只是容讓那些不公義繼續存在,「香港又有誰受過面對強權與不公義的政治訓練?你沒有,大家更沒有。」

戴耀廷形容,袁教授是德高望重的學者,辭職是他個人的決定,他絕對尊重,「但我仍感到失望,因我見到某一種知識分子的心態,籠罩着香港的學術界。」戴耀廷指出,知識分子有能力見到社會及制度存在不公義,但面對這些不公義,他們的選擇,卻是離開是非之地,回到他們熟悉的學術世界去。「不是說他們未有履行社會責任,實際上他們做了很多,但都只是在自己熟悉的專業範疇內為社會服務。一離開了他們的舒適圈,就自覺沒能力應付了…他們只是一廂情願地寄望當權者會自願去解決社會和制度的不公義,卻未能在關鍵時刻,堅持對不公義說不。」

戴耀廷指出,在明知不公義仍在的時候,他們卻選擇退回自己的舒適圈,那只是容讓那些不公義繼續存在。「不要以為躲在實驗室或圖書館,就可以見不到那些不公義,那樣不公義就影響不了你,在強秦之下哪會真有桃花源?即使你真能看破紅塵,無欲無求,不懼打壓,但你的親朋子女能逃得出強權的五指山嗎?」

廣告

戴耀廷認為,就算那些真能遁迹於江湖之外,但不公義的制度仍在,你走了,對抗不公義的責任就只能由那些留下來的人擔起。「若連取得那麼大成就的知識分子都不懂得怎樣面對強權與不公義,學生們又怎會懂得呢?香港又有誰受過面對強權與不公義的政治訓練?你沒有,大家更沒有。」

你走了,實際上是把責任推給人生經驗都不及的年輕人。望着年輕人憑着一股熱血、無畏無懼地向前衝,但奸人當道、世途險惡,見着他們碰得頭破血流,卻在金盆洗手後袖手旁觀,是否應該感到羞愧呢?若認為學生們所用的方法不文明,不能解決分歧,那麼生命體驗豐富得多的知識分子,更有責任向年輕學子展示,如何用文明的方法有智慧地向不公義說不,和努力尋求能化解紛爭的方法。(戴耀廷)

廣告

戴耀廷在文末指出,香港實在太多上述所說的那種知識分子了,袁國勇或未必如此,他或有誤讀,「但在過去三年,對不少香港知識分子的表現,我不能不感到失望。香港正處於危急存亡之間,港大事件只是一葉知秋,在這時候更加需要有風骨的知識分子站出來捍衞香港的核心價值。若連有識之士都選擇明哲保身或避世歸隱,香港沉淪之日不遠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