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袁國勇辭港大校委:衝突並非由學生開始 政治勢力影響選副校

2015/7/31 — 12:03

【13:00增寫內容】

港大校務委員袁國勇,宣佈辭去校委一職,今早會見傳媒解釋。袁國勇表明,自己並非因學生衝入校委會一事而辭職,強調目前的衝突並非由學生開始,而是由選新副校一事開始,但外面不同的政治勢力一直在影響這件事,最後才出現學生衝擊。袁國勇形容自己無能力轉化矛盾。

拒披露怎看「等埋首副」 尊重校委會決定

廣告

袁國勇是港大李嘉誠醫學院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亦是由教職員選出的校委,任期原定今年12月才結束,他會留任至選出新一任代表為止。

對於如何看待校委會「等埋首副」的決定,袁國勇強調不會講出個人意見,「絕對尊重」校委會的最終決定:「我之前是校務委員,永遠支持校委會的決定,作為委員,校委會最後的決定就是我的決定。」

廣告

港化解矛盾能力 三年來每況愈下

三年前(2012年12月)開始出任港大校務委員的袁國勇又多次提出,香港化解矛盾的能力,過去三年「每況愈下」,被記者問到是否與梁振英三年前上任特首有關時,他表示沒有能力分析。袁國勇又指,目前四處都是政治力量,問題在於領袖是否有能力,將不同的想法轉向同一方向,帶領香港走出困局;但被問到是否指梁振英,他則指自己不是說任何人。

至於學生衝擊,他先指任何使用身體暴力的行動,均不會得到市民支持,隨後立即強調要對學生「公道一點」,在學生衝入校委會會議室的那晚,很多說粗言穢語的人看來根本不似學生。(詳見另稿

袁國勇另向其他校委發信解釋離任決定,強調香港是他深愛的家、港大是孕育他的神聖殿堂,作為學者「全力捍衛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乃我天職」。不過,他在信中批評以捍衞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為由「擾亂」校委會議的行為感痛心,又指當前制度雖不公義,「但暴力語言和行為決不能解決分歧;此等行為只會帶出人性最黑暗的一面,令魔鬼乘虛而入」,但掌權者亦應面對、解決不公平之事。(信件全文見此

「絕對不會因為誰人有權力就趨炎附勢、下拜」

在記者會上,袁國勇指自己是醫生、科學家,沒有政治上的訓練、認識與能力,而港大是社會的縮影,過去三年香港的政治很動盪,必會影響大學,亦自然會把政治帶入校委會,他希望把席位留給比他更適合的人。袁國勇又表示:「我不如返返去搞傳染病、毛黴菌好過啦,搞呢啲做咩?我冇能力做得到。」

袁國勇指自己並非「心灰意冷」,亦絕對不會因為誰人有權力就趨炎附勢、「下拜」;他認為香港大學最大的特點,就是人人都有自己想法,不為任何人左右。對於是否因為受到壓力而辭職,他指政治壓力對他而言,是無關痛癢。

「係個社會發生咩事,就會喺大學發生,或者香港大學發生嘅事,亦都會喺個社會度發生。大家都知道過去幾年,香港政治係非常之動盪,呢個政治動盪一定會帶入香港大學本身。

個衝突係唔係由嗰啲學生開始㗎呢?個衝突係由大家對於選新副校長嗰度開始,一路好多外面嘅人唔同意,外面不同嘅政治勢力,都喺裏面去影響呢件事,最後學生衝擊校務委員會。所以我去到呢個階段,我覺得我都冇能力去轉化到呢啲事。」

「我唔係心灰意冷......
香港在過去咁多年,非常有能力將我哋嘅矛盾、中西文化衝突,將我哋唔同東西嘅價值同文化,一爐共冶,而搵到新嘅出路,我哋一路都搵到呢個微妙嘅平衡,但這個微妙的平衡,在過去3年好似完全失去咗咁。」

「作為港大一份子 維持港大學術自由是我基本責任」

被問到是否覺得港大校委會不夠獨立,袁國勇表示,自己作為港大一份子,絕對要盡他的方法,維持港大學術自由是其基本責任。

「(是否校委會未夠獨立?)我覺得永遠都可以繼續做得好啲,我作為港大一份子,作為一個講座教授,曾經係港大council member,我覺得我絕對要盡我方法維持港大學術自由,呢個係我基本責任,絕對係應該做,咁你話系統而家係咪盡善盡美,當然唔係啦,自主各方面應該仲有改善空間啦!但我喺呢個階段,作為council member,我實在冇能力帶香港大學走出呢個困局,所以我覺得應該辭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