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袁國強方案陷人大常委會於不義

2017/7/27 — 15:13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資料圖片)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資料圖片)

【文:lfh】

袁國強稱,香港範圍不是由基本法define,而是根據國務院令。作為法律人,我認為這個觀點沒錯,但他和律政司設計的一地兩檢方案,並要求人大常委會批准確認,卻是走了一條錯的路,不但自己腦殘,而且陷人大常委會於不義。

為何這樣說?首先,在1990年4月4日,全國人大(注意:不是人大常委會)通過基本法,同時作出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決定。在這個決定中,全國人大訂明香港的的區域包括香港島、九龍半島,以及所轄的島嶼和附近海域,並授權國務院劃定香港的詳細區域圖。國務院則在1997年7月1日公佈這個區域圖。

廣告

在法律上,只有全國人大有權制定和修改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區域圖。它當年授權國務院制定的區域圖中,其實已經修改了香港的原有區域範圍,包括在深圳河治理後,將河套區劃歸香港,另外香港西南部與廣東之間的界線也由香港一側島嶼的最突出部向外延伸了 1 海里。

如果為了一地兩檢,特區政府應在取得香港社會共識(包括立法會同意)之後,通過國務院向全國人大作出提案,批准由國務院為一地兩檢的目的,對香港的區域範圍作必要有限的修改,具體是將西九高鐵站部分區域,以及隧道,劃出香港區域範圍。這樣就不存在基本法適用的問題。全國人大可同時決定在這些範圍實施內地法律,並授權特區政府實施必要的民事、管理(如消防、建築及設施安全等)法律,另外訂明相關的土地及鐵路投資權益不受影響,也受香港法律管轄。

廣告

然而,特區政府為了要證明沒有將土地劃走,夾硬搞了一個唔湯唔水的“租賃”方案,還要用所謂的“視為條款”(deeming provision),將有關範圍視為香港區域以外。更不堪者,特區政府要人大常委會做醜人,將呢套嘢確認。換句話說,通過人大常委會確認,所謂租賃安排和deeming provision就變成與基本法有同等地位的法律規定(最低限度香港的法院是不能質疑呢套嘢與基本法矛盾)。

然而,袁國強必須知道,全國人大才是在整個憲制架構的最高位階,人大常委會在全國人大閉會期間,可以對全國人大制定的法律進行部分補充和修改,但是不得同該法律的基本原則相抵觸,這是憲法第67(3)條的規定。他現在做的,實質上是要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作出抵觸其“基本原則”的“補充”或“修改”。這不是陷人大常委會於不義,又是什麼?

要一地兩檢,又要證明沒有劃走土地,是沒有可能的。特區政府的方案是掩耳盜鈴,越辯越糊塗,更嚴重的問題是逼國家向“依法治國”的反方向走。那些真心想一地兩檢合法成事的建制派議員,應該要求特區政府修改方案,走返正途。全國人大最快明年頭才開會,係遲啲,但都是幾個月時間。高鐵建築工程延誤都約一年啦,法律工程因為特區政府腦殘而延誤幾個月,濕濕碎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