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袁國強曾指香港是三權分立 官員有責任澄清事實

2015/9/18 — 11:31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圖)在一個基本法研討會上發表講話,指「香港不實行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及「行政長官具超然於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關的特殊法律地位」。  (資料圖片)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圖)在一個基本法研討會上發表講話,指「香港不實行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及「行政長官具超然於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關的特殊法律地位」。 (資料圖片)

【文:馮偉華,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會長】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一個基本法研討會上發表講話,指「香港不實行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及「行政長官具超然於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關的特殊法律地位」。其後,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更提出附議。言論一出即全城嘩然,讓人擔心香港人信賴的三權分立制度正受到威脅。

應細閱基本法及法官之言

廣告

《基本法》中有關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及司法機關的條文是分開三個章節列出,除了第60 條指明行政長官是行政機關的首長外,基本法並沒有授予行政長官領導立法機關及司法機關的權力。所以張曉明所謂「行政長官具有超然於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關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的說法是欠缺法律條文支持,完全沒有理據。

再者,基本法分別列出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的權力,而且三者並沒有任何從屬的關係,正正體現了香港是採用三權分立制度,而這個論點亦多次得到香港法官的確認。例如在2002 年,夏正民法官在判辭中指出基本法的設計是使用了三權分立的模式,因此司法機構的權力不可被授予行政機關,包括行政長官。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2014 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演辭中,亦說明「《基本法》清楚訂明立法、行政、司法機關三權分立的原則,並以頗為明確的字眼界定三者的不同角色。」可見三權分立一直是由來已久,而且得到基本法的保障。張曉明不應該曲解基本法的條文,他必須收回具誤導性的言論。

廣告

甚或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亦於2014 年7 月9 日回應有關《一國兩制白皮書》的提問時,指香港是實行三權分立的司法管轄區,並說:「每個政府由三個部分所組成:行政機構、立法機構和司法機構。這亦是西方國家常說的三權分立,正正就是這三方面分開、獨立行使他們的職權。」由此知道,其實袁司長都明白香港的三權分立就是代表三權是分開、獨立地運作。何解當張曉明及饒戈平發言後,袁司長就不可堅守當日的立場,甚至硬指法官說的「Separation of Powers」只是指司法獨立?

饒戈平的言論危及一國兩制

就香港法院對基本法的解釋,饒戈平竟然批評法官,指「把香港的政治體制解釋為三權分立不是很準確的理解」,需要糾正法官的理解云云。基本法第158 條授權香港法院對本港自治範圍內的基本法條文有最終解釋權,當中當然包括香港行政、立法及司法機構的角色和權限。香港的法院在過去多宗案例中確認了香港實行三權分立制度,饒戈平便不應以其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身分進行「第二次釋法」。這樣的言論跨越了一國兩制的界線,十分危險。

官方教材亦有講及三權分立

一直以來,教師講授香港的政治體制時必然會講及三權分立的概念,這個制度保證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互不從屬,而且互相制衡,有效防止權力集中於一部分人身上。教育局於本年4 月出版了《活學趣論‧基本說法》基本法教材;雖然該教材極之偏頗,遭教育界及法律界人士批評,但尚未敢否定三權分立,並且在單元三中略作介紹。事隔數月,張曉明公然否認香港是實行三權分立,此錯誤信息可能會對師生造成困擾,所以我們有必要釐清實况。

特區官員有責任澄清事實

就張曉明的言論,傳媒分別詢問了梁振英、林鄭月娥及袁國強的回應,但三位皆不願意直接回答「香港是否實行三權分立」;梁振英及袁國強更指有人「斷章取義」,才會批評張曉明的言論。筆者認為如果梁振英認為是有人斷章取義,他便應該主動澄清, 指出「香港是實行三權分立」,不需要迴避記者的提問。只有清晰的澄清,方可以將教師、學生、以至廣大市民的擔憂一掃而空。

但梁振英敢這樣做嗎?
 

 

(原文是刊於9月17日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