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袋住先、窮人顛覆恐懼症、當年納粹之 Enabling Act

2015/6/9 — 12:05

六七暴動期間警民對峙 ( 資料圖片:維基百科 )

六七暴動期間警民對峙 ( 資料圖片:維基百科 )

【文:[email protected]前線科技人員】

早前在旺角街站與一路過市民有段較深入的對話,因事忙,現在才有空行文,長話短說,大致該市民認為,真普選必會選出政策向窮人傾斜的特首,因窮人票多,一定搞橫香港,後果堪虞,我當時的回應:

如果香港真的窮人多,但政策卻不向窮人傾斜,會有什麼後果?該市民似乎未有想過,我亦不賣關子,我說其實香港試過,67暴動是也。

廣告

雖然後世往往將67暴動聚焦為文革衍生品,但無可否認,由66年的天星小輪加價事件開始,當時的貧窮問題已達爆炸邊緣,雖謂「事件」,但其實有1死26傷兼1465人被捕。貧窮問題其後一直不獲當時港府正視,繼續向商家傾斜,遂至67年,連串勞資紏紛爆發,最後暴動。雖然沒有共產黨,就沒有咁勁嘅67暴動,但如當時無社會矛盾底因,共產黨亦頂多自我陶醉,難令眾多正正由共產黨魔掌逃離一輩附和。

而其後,麥理浩就是實施向窮人傾斜政策,結果為香港繁榮擲下基石,唔通你又認為麥理浩搞橫香港?

廣告

六七暴動的成因與影響
天星小輪加價事件

其實與67年相比,現今絕對不是當年境況,怕窮人票多,言過其實,如是,真普選亦會選出中間路線特首(當然是真中間,而非689般向商界絕對傾斜),何懼之有?

今次街站以與市民對話為目標,非辯論比賽,所以亦不苦苦相纏,對話就此完結。

事後回想,其實「窮人顛覆」恐懼頗有市場,甚至學者如王于漸亦在一 IT 論壇表達,如以現時反對聲音為依歸,東北發展必成貧民窟,猶如天水圍。(當然,王于漸眾多文章亦清楚表達「窮人顛覆」憂慮,非一句半句捉佢字蝨)

對此,除我以上對話回應外,亦想起當年納粹黨正正就是利用這恐懼心理,令國會通 Enabling Act ,其後德國萬劫不復!

所謂 Enabling Act,實為 Disabling Act,因此法案正是廢除國會制衡,令德國總理(即希特拉)可以毋須過問國會通過任何立法,得此寶劍,加上之前削弱反對黨的 Reichstag Fire Decree ( 可隨意拘捕及禁制刊物,即 23條 + 國安法),希魔遂逐步集中權力,最後實現獨裁統治。

咁假嘅 「Enabling」Act,點解當時國會會通過呢?希魔就是睇通當時代表中產及商界的議員怕窮人顛覆,怕社會不穩,會投贊成票 (當然,當年代表窮人的德國共產黨亦真夠激,曾火燒國會,遂比位希魔上 Reichstag Fire Decree...),但只此亦未夠 ⅔ 多數票,希魔於是再以保其黨位不滅拉攏天主教中間派(Catholic Centre Party),大功告成,法案通過。其後可笑的是, Centre Party 經此一役,內部嚴重分裂,黨員隨即分崩離析,希魔亦無放鬆對反對黨的清剿(包括 Centre Party),法案通過後不足 4 個月,Centre Party 亦跟隨其他反對黨一般命運,通通解散,自此納粹一黨專政。袋住先,結果連褲都袋甩埋。參考

中共一向獨裁,只不過今天已經不再代表窮人,也學會利用中產恐懼窮人心理作拉攏手段,今天的天主教亦有從歷史學習,不再盲目,站在高牆角色由聖公會取代,至於議員們,請認清你們投的一票,今天袋住先以為攞到著數,明天可要袋甩褲兼當歷史罪人,萬劫不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