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反對的遊行,被難民的香港人

2019/8/19 — 0:34

作者攝

作者攝

八月十八,一個被警方反對的和平遊行,讓香港人於這一天被成為某種難民,無所適從。

下午二時,維園集會人數跟逼爆還有好一段距離,期間民陣不停要求警方封路,而對方再三拒絕。

到三點半球場與草地都終於填滿,民陣宣佈第一批到場市民可以流水式步行離開。乾煎兩小時,以為可以鬆口氣 — 然後迎來一場傾盆大雨。

廣告

那團火一下子淋個半熄,而離開先要耐心待著,寸步難行,不消十分鐘,衫褲鞋襪已經濕透,be water 的誠意實踐,一個又一個水人,眉心皺著,雖然沒哼一聲。

下雨本可降溫,但大雨令傘陣佈得密不透風,空氣愈來愈稀薄,不斷有市民要求急救。

廣告

這場面打交叉手勢不再管用,求救人只好把雨傘舉得更高,上下大幅拉動,好讓大台盡快施援。救護員一來,人群再次如河流割開,不能更熟練。

膠著最是難熬,這時候叫口號是很好的,「不要淋病,我要開路」是今日因時制宜的一句創作,大家顯得非常受落。

當我衣衫盡濕髮尾滴水,排在後面的小妹好心地遞上紙巾,心頭馬上一軟。應該只有七、八歲?跟著爸爸來遊行,照顧得了陌生人,不發覺自己的粉紅 cap 帽巳經浸泡至變成暗紅。

乾等時偷偷聽見不少香港人心聲,今天比較深刻是兩個太太的對話:「香港會生金蛋,怎會有人捨得唔要?」「人家現在只想要香港,唔要我哋香港人!」太太一時語塞,剩下雨點滴滴答答。

五點前總算緩慢地擠出維園,可以開始流水式撤離,從未有過的概念,有些人往北角散去,更多沿金鐘方向走,依照老規矩老路線,好像這樣便心安。

走到怡和街天橋,傘陣如地上繁星,是日重點新聞畫面。照片當然驚人地壯麗,可是站在下面的都會知道,傘下依然悶熱,空氣混雜著汗味,雨一直的下,衣物一直黏住皮肉,舉步依然吃力。

此刻身旁大漢禁不住低吼:流水式示威,聽都未聽過,行去邊都仲未知!

明明已有目的地,明明是和平示威,卻被千方百計地禁止,需要以退為進,為了遊行,你得先逼爆場地,讓集會表面「失控」。

而集會遊行示威的權利,基本法第 27 條清清楚楚地訂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運動走了七十一天,我們成為荒謬政權下的難民,權利一點一點給奪去,還被要求試著適應,最好變成日常。

但是 170 萬人就是最有力證明,難民不是順民,始終不信前路茫茫,有路就走,沒路就用雙腿踩出來,爭取一直擁有,應該擁有,非常基本的權利與自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