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建制派指「播獨」動議休會辯論 戴耀廷:自由人心中容不下任何紅線

2018/5/24 — 10:59

戴耀廷

戴耀廷

(編按:立法會今早復會,民建聯陳克勤今早動議,休會辯論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被指在台發表「港獨」言論一事,議案最終在32票贊成、13票反對下通過。社福界議員邵家臻在會上讀出戴耀廷的陳述,現全文轉載如下)

今天立法會竟會就著本人在境外的言論進行休會辯論,我覺得實在是一件非常荒謬的事。在各位尊貴的立法會議員,還有位高權重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一眾公事䌓忙的高官面前,我只是一名沒有任何公職,且正面臨審訊,更有可能入獄和失去工作的小市民,現在竟勞師動眾,用去立法會寳貴的議事時間去討論我在台灣一些可以說是老掉牙,也早在香港發表、曲高和寡、少人問津,只是關乎中國和香港未來的言論,實在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只能想到兩個理由。一個是自大一點的想法,就是有人害怕我的影響力太大,擔心我在台灣的言論,會引發港人尤其是年青人,跳出傳統及官方的歷史觀,敢於質疑大一統的思維。但我相信真正導致新一代的港人思考港獨,必定不是我這個根本不支持港獨,頂多只是一個堅持港人有權在沒有前設下討論港獨的人。真正導致港人「思獨」的,是竟然三次不認廣東話為母語的行政長官,還有竟然說「香港位於中國南方」也有問題的教育局官員。

廣告

但我估計真正的原因,是有人要找一隻代罪羔羊或堆砌一個稻草人來,為要達到某種政治目的。向我發動如此規模、類近文革的批鬥,可能是要為加辣版的二十三條立法鋪路;可能是要在學術界及香港社會重劃言論的政治紅線,以收寒蟬之效;也可能是要分化民主派;或者是上述所有原因加在一起。

面對這種荒謬的情況,我是極之無奈。這辯論直接涉及本人的重大利益,但立法會未讓本人有充份機會作出陳述前就進行辯論,完全妄顧程序公義。現在只能靠邵家臻議員為本人讀出觀點,但這怎也不能替代本人親身陳詞,因這仍是不足以保障本人享有的程序權利。

廣告

我的言論竟然受到如此程度的攻擊,我更加憂心港人在以後,言論空間還能有多大?有一位研究國際關係的學者對我說,在國際關係學術討論中,有一套理論叫「世界國家」(world state),提出人類社會最終會由現在眾多主權國這狀態演變成為只有一個國家。若真會發生,那麼由中共統治的專制中國也必須消失,現在我們在香港是否就不可以繼續討論「世界國家」這理論呢?基督教有末世的教義,到了末世,世界上的政權都會歸於無有,終會有新天新地。按著這教義,由中共統治的專制中國也必然會消失,那是否以後聖經中有關這教義的經文都要被刪掉,只能出版政治正確版的聖經呢?

可能在座有些建制派議員,還有行政長官本人,與我一樣,也感到很無奈,但在香港的市委書記吹起集結號下,亦要參與這場相當無聊的批鬥。因此我也能體諒各位的難處,大家的發言,我會「阿Q」地反過來聽的。

最後,我要在這裏多謝各位民主派議員、民主派政黨及公民社會的朋友,和所有堅信民主自由的香港市民,一直無畏無懼地守護著香港的言論自由。無論中共怎樣劃完一條又一條的政治紅線,但 …. 在自由人的心中,是容不下任何紅線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