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滅聲的記憶

2019/4/16 — 14:47

六四事件29周年維園晚會

六四事件29周年維園晚會

【文:蔡昀】

剛在港大聽了一個講座,講題是過往 30 年內地和香港對六四事件的集體回憶的學術研究。

會場幾乎座無虛席。來聽講的有本土生,內地生,外國學生。也有外國學者。我估算有三百人。

廣告

講座是香港大學傳媒研究中心和香港筆會共同主辦。

廣告

主持開場時說,世界上有很多次的屠殺和鎮壓,但鮮有三十年來,一方面有人有系統有組織地抹殺這集體記憶,又有人有系統有組織地維持這集體記憶。

有一份研究,分析香港人對六四的集體記憶,很多人對胡耀邦三十年前的今天去世,趙紫陽探望學生勸籲他們撤退的細節都未必記得,人們最記得的,當然是鎮壓本身,第二最記得的,就是香港人當年的遊行,所以六四的集體回憶,不只是內地的事,也是香港人自己的事。

研究指出政府和建制派並未能有效地抹殺這記憶,他們的論據,主要是三類(3 counter-frames):

  • Censor frame:被禁止的東西不要說好了,將來歷史自有判斷,等等……
  • Consequential frame:鎮壓後中國發展多好,國家穩定最重要,等等……
  • Denial frame:沒有這麼多人死傷,士兵也有犧牲,等等。

但數據指出,傘運後本土派反對紀念六四的理據大有市場,的確有減低年輕人對紀念六四的參與度。

另外一份研究是關於外國媒體三十年來採訪被禁止的情況。研究員覺得中共的封鎖措施很有效。記者不能採訪,故事便沒有新意,媒體便不願報導。她播放了一些 YouTube,看到外國記者被公安或便衣阻撓,便衣用雨傘擋着鏡頭,記者則左閃右避,場面滑稽,大家都苦笑了。她說用的詞彙也有變化,描述歷史的詞彙很重要,但我們不知為何不再把它稱為「massacre(屠殺)」,「crackdown(鎮壓)」,現在形容它為「incident(事件)」。她還打趣地說,她在辦公室倒瀉了咖啡是 “incident”,士兵向手無寸鐵的市民開槍,也是 “incident” 嗎?

另有一個對內地社交媒體討論六四被和諧删掉的研究,叫 WeiboScope。研究員用系統監察着超過五萬個微博戶,測試貼文有否被刪,從而搜集並分析被刪的 po 文。發現最多人 po 和談論的圖片,是他們稱為 Tank Man 的一幅,和它的 derivatives(二次元創作),很多都很幽默和有創意。我想大家都不會忘記那一人擋着一列坦克的畫面。此外,原來燭光也是被和諧的圖像之一,研究員還把圖片發布在社交媒體上

其中約 13% 被和諧的 po 文跟香港紀念六四有關,原來內地人很感謝香港人悼念六四。

最搞笑的是一篇在 2014 年 6 月 4 日的 post。是一個 Weibo 搜索的 screenshot,搜索的關鍵字是「今天」,微博搜索頁面出現搜索錯誤信息,原因是關鍵字為敏感字。po 文簡單一句:「我覺得這是一個笑話」,這個 post 被删了。

我覺得我們這代人,有個責無旁貸的工作,是要把當年發生的事實說出來。有一天政府不容許我說六四的話,我就跟你說九八七五三二一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