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補義士應盡快提請司法覆核 挑戰「非法集結罪」及「暴動罪」違憲

2019/8/2 — 16:2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Philodora】

在 728 上環事件中,有 44 名義士被控暴動罪,當中有在前線幫忙急救的醫護人員,亦有僅是扶起跌倒少女的情侶。警方濫捕濫告,意圖製造白色恐怖打壓集會自由,可謂司心昭之心,路人皆見。

面對警方極權打壓,612 基金縱已籌集上千萬元,也顯得捉襟見肘(每人只有廿多萬)。為今之計,是希望被告義士中,有人可挺身而出,直接向法庭提請司法覆核(JR),挑戰「非法集結罪」及「暴動罪」違憲,違反《基本法》及《人權公約》中有關集會自由的規定,並申請永久終止聆訊。一旦成功,所有被「非法集結罪」及「暴動罪」纏身的義士,均可安然。

廣告

有關本次司法覆核的幾個疑問

筆者在連登討論區上亦看見討論這個建議的帖文,當中巴絲打們提出了不少疑問,相信亦是大眾的疑問。筆者嘗試盡力解答。

廣告

1. 2004 年時梁國雄已覆核過《公安條例》,這次還有用嗎?

這完全不同。梁國雄當時被裁定違反《公安條例》第 17 條 A,「舉行或協助舉行非法集會」。其後梁提請JR,挑戰的是《公》中第 13 和第 15 條中的「通知要求」,亦即我們現在耳熟能詳的,有關「不反對通知書」的一系列安排。

梁案覆核至終院,雖然最終敗訴,但終院仍闡明了「不反對通知書」的機制,並限制了警方有關方面的權力,對集會自由有正面作用。

而「非法集結罪」及「暴動罪」是《公》18 及 19 條,與梁案並無重覆;反而,梁案告訴我們,官司即使最終敗訴,JR 仍對釐清兩條含糊的罪行有極大幫助。

2. 梁天琦案已上訴至上訴庭,為何不等他上訴至終院?

天琦上訴案是一般的定罪覆核和刑期覆核,與 JR 不同。後者可直接將兩條罪「廢了武功」,前者則不能。天琦案如日後上訴至終院,終院的確可能對「暴動」罪作更多解釋但亦可能不會。JR 更能正中問題核心。

另外,在策略上由被告義士提 JR,若在高等法院勝訴宣判兩罪違憲,那麼所有涉及這兩條罪的案件都須要擱置,直至政府上訴或人大釋法。相反,即使終院在天琦案中對條例有所申明,政府仍可不理勝訴機會無恥地往死裏告。 

3. 覆核勝算大嗎?法庭大致會怎麼考量?

在法庭上的勝算,尤其是 JR,往往鬼神莫測,筆者只能告之法庭大致會考慮甚麼,讓讀者自行判斷。

首先,雖然《基本法》和《人權公約》保障集會自由,但相關自由不是毫無限制,合理和為大眾利益著想的法例依然可以存在。參考梁國雄案及其他 JR 案,法庭大多會採一種三段測試,去評定相關法例是否違憲。

第一,法庭會問相關法例是否有「合理目的」。對「非法集結罪」及「暴動罪」而言,其目的不外乎「公眾秩序」和「安全」等理由。「目的」的合理性機乎不可置疑。

因此,法例會進入第二和第三階段測試。首先,法庭會問法例是否達到該目的的「必要」手段;若是,法庭又會問實施這手段的後果,對社會大眾和個別個體而言是否「合乎比例」,即不超出為實現該合法目的所須要的限度。

參考梁國雄案,當日法庭認為「不反對通知書」合乎比例,其中一個理由是「有關規定僅規範 30 人以上公共場所的公共遊行」。然而,「非法集結罪」及「暴動罪」兩罪均針對「三人或以上」的集結,而且字義含糊範圍極大,並有相當嚴重的刑責。

條例真的是「必要」和「合乎比例」嗎?一切還要看法官本身怎看。

4. 勝訴又如何,中央可以人大釋法呀?

是的,人大釋法理論上可以無恥地取消本地法院的一切判決。但必須考慮兩點。

第一,技術上人大釋法的範圍只及《基本法》,但本次 JR 將涉及另一份憲法性文件,《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中的《人權公約》。人大有沒有權釋法,具體爭論起來還真不知是何種情況。

第二,歷年來五次人大釋法均只牽涉一國兩制下的特殊安排,例如對居留權、特首任期、是否要向中國宣誓效忠等。然而,集會自由基本上是普世性的憲法條款,若中央對這條款橫加干預,最高興的應是焦土派,因為《香港關係法》距離死亡又近了一大步。

5. 司法覆核會否有高昂代價?

會,若敗訴更可能要支付大筆堂費。但當事人可申請法援,涉及人權事項的申請往往更易獲批。

結語

以上所言,希望幫到大家,如當中的內容有任錯誤,還望多多包涵。由衷希望有人能挺身而出挑戰不義法律。

作者Like Reward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