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親北京派消費的大學生

2017/4/28 — 11:57

社會近年有不少爭議,矛頭指向世代之爭。有人指責旺角騷動,雨傘運動,很大程度是大學生和年青人,一事無成,或『食飽飯冇嘢做』載出來搞事。也有人說,香港將會失去一整代人。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於最近財政預算案二讀發言時指社會要講承擔,不可以縱容大學生不負責任,所以UGC應該減少資助,大學生要加學費;社會要講愛和包容,所以應該從寬對待新界僭建。他的邏輯我實在看不懂,為何對大學生就不講愛和包容,對新界僭建就不講承擔?這種雙重標準取態,是否和支持他的組織,商人和市民有關?再者,UGC並非只考慮對學生的資助,也有大學課程質素保證,及檢視學校的學術水平。何君堯再痛恨投訴他妨礙司法公正的年青人,也得先讀讀書吧。

廣告

另一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於2009年財政預算案就當時提出每月至少4000元的『大學生實習計劃』發言,以自己作為大學教授的經驗自居,指以往有大學生不收錢也不想失業,指責於同年3月15日參與以反對此計劃為題之遊行的學生,不珍惜機會。但月入6位數的她,完全沒有考慮到,每月4000元可能連基本生活開支都有問題。有些人的家庭財政上較有能力,可以支持子女『無薪實習』,但這肯定不是多數。

太多上了岸的人,對年青人有一種先入為主的想法。為何會這樣?看看身為大學教授的梁美芬,都帶頭消費大學生了,其他未有深入了解的人,很可能就取信於這些所謂的專業人士。梁美芬如何取得博士學位,這是後話,但至少一般對政治不太認識的人,也會稱呼梁一聲『教授』,稱呼何一聲『律師』。這些專業身份,不應該讓任何人變成貴族,而是應該讓人對社會更有責任感,更應幫助有需要的人。

廣告

上述提及的例子,其實都不涉及政治議題,毋須因為中聯辦或北京而妥協。偏偏,何君堯和梁美芬這些月入六位數的離地人士,帶頭拉闊年青人和其他人的距離,撕裂社會。高收入,高年齡不是問題,不少藝人也高收入,高年齡,但卻比何君堯和梁美芬更能了解民情。

回看特首選舉論壇,曾俊華說林鄭月娥是撕裂2.0。但梁美芬比林鄭和梁振英來得要早,要不是梁美芬帶頭,香港的世代撕裂未必如此嚴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