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遺忘的超區原罪

2016/9/7 — 19:13

超級區議會涉及過百萬票,點票需時,至9月5日傍晚才公佈結果。(圖為各候選人及團隊上台聽取結果;TVB直播截圖)

超級區議會涉及過百萬票,點票需時,至9月5日傍晚才公佈結果。(圖為各候選人及團隊上台聽取結果;TVB直播截圖)

【文:劉慧君】

立法會戰果經已塵埃落定,選民在今屆選舉中少了一份含淚投票的聲音,多了一份策略性配票的熱潮,當中尤以超區戰況最為顯注,加上多名候選人先後棄選,令泛民主派最終力保三席。這個民間協調團結的現象,表面看似令人鼓舞,但背後卻隱藏著不少的唏噓。

廣告

四年前,有激進民主派發起白票運動,全力呼籲市民杯葛由小圈子產生的超級區議會議席,最終令超選白票或廢票達八萬多張。但這個昔日運動倡導者人民力量卻在今屆放棄杯葛,該黨主席袁彌明解釋這是因為對民主黨的清算已完結。

無可否認,民主黨是造就超選誕生的歷史罪人,但當日的白票運動不單單是為了狙擊民主黨,更重要的是要排斥小圈子選舉,因為超級區議會選舉就是要讓這個小圈子制度的利益既得者不斷擴大,令這個不公不義的產物得以千秋萬世。

廣告

然而,這個選舉制度的小圈子性質在今屆絲毫未有改變,唯一有變的就是超選不再只是民主黨與民協的禁臠,更多的政黨包括公民黨、街工及新民主同盟都紛紛報名入闡,冀在這個靠與中聯辦密室談判而得來的賊贓分一杯羹,導致泛民起初合共有六張名單出選,外界亦將焦點放在泛民碎片化之上,白票運動變為雷動計劃,即使三候選人先後宣布棄選,但各黨各派繼續力谷選民投票,並駛出與上屆同樣招數,指不投鄺俊宇就等同送周浩鼎入局,不少選民紛紛合作配票,希望助泛民在餘下三張名單全取議席。在這個大氛圍下,小圈子問題好像頓時間不復存在。

最終是鄺俊宇意外成為票王,周浩鼎亦成功當選,而本為穩陣的涂瑾申則以一萬票之差險取尾席,王國興則成「亡國興」落馬。

選舉結果一出,不少網民都有感如釋負重,對泛民最終力保三席歡天喜地,彷佛把這三席看得比甚麼都重要,令人不得不慨嘆經過四年的洗禮,選民早已忘記了超區的原罪。

港人的善忘實不得不歸咎於一眾政黨之上,有意在超區爭凳仔的泛民政黨為爭奪議席,自然不會自打嘴巴重提制度的弊病,加上在港獨自決的政治潮流下,小圈子制度在這屆選舉漸漸成為了「阿媽喺女人」的議題,得不到關注,使激進泛民、本土派都未有在這個議題著墨,令一個本應堅守的政治原則及選舉價值慢慢被忽視,使當年那場追求公平選舉制度的白票運動變成一場看似是意氣用事的鬧劇。

超選對泛民主派而言是一塊最大的照妖鏡。

事實上,在行政主導下,民主派在這個乏權的議會內,只有兩種功能:一是保住整體議席三份之一的關鍵少數,以起否決政改的功用;二是要取得地區直選過半,以阻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籍此限制拉布抗惡法。

以今屆選舉為例,非建制派取得史無前例的三十席,地區直選取十九席,故民主派即使在超區多奪一席,根本無助其在分組點票的制度下,取得更大的話語權;甚至極端一席不奪的情況下,亦不影響民主派在政改上的少數否決權。當然,這樣的分析或者有點「馬後砲」,但確切能同樣套用在上屆的選舉數字中。

民主派要取得一定議席在議會發揮守衛作用,關鍵是好好在地區直選爭取最好成績,而非執意爭前恐後地力瓜分有違原則價值的超區議席,甚至「恐嚇」選民若議席落入建制手中會怎樣怎樣,又或議席不足香港民主會有多黑暗。

沒錯,畢竟成王敗寇,政黨以議席斷定組織資源的多少,市民亦以議席數目斷定他們所相信的政治路線在社會上有多大的話語權。以目標為本,向現實低頭,導致泛民視屬功能組別的超區為寸土必爭的議席,選民亦不自覺地捲入這個小圈子的大旋渦中,墮入中共的早早設下的圈套,這亦正正是中共當日願意對政改「讓步」樂見的局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