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高球場人員「叉頸撻地」 盧俊文:更希望大家對整個分配制度憤怒

2018/4/28 — 18:47

工黨 Facebook 圖片

工黨 Facebook 圖片

【文:盧俊文,一個普通的打工仔】

先感謝大家的關心,現在只是頸同喉嚨痛,我已經回到辦事處繼續處理個案。

其實每一個對我的慰問,我都覺得很慚愧,因為我的痛不算得甚麼。如果你知道,現在基層的悽慘,低工資、長工時、少假期,而居住的環境又狹窄惡劣。你就會明白,我現在有空間抗爭,其實己經很好。

廣告

在事件發生後,有媒體問我的職業、是甚麼團體、問我幾時開始關心土地的議題。我在心中只想說的是,我是關心社會是否「公平正義」多於「土地房屋」一個議題。只要任何團體是提倡社會要有公平正義的分配,這個團體又不介意,我又有精力和時間的話,我都會參與。而剛好今次行動,是我工作機構所舉辦。

爭取在高球場起公共房屋,不是因為我特別「仇富」,而在酸葡萄有錢人的享受。我行動,是因為我覺得在高球場起公共房屋,遠比毀家滅村式的東北發展、搬山填海式的破壞生態來得公平正義。

廣告

林鄭說要為「劏房兒童發聲」,然而在「土地大辯論」開始,即有消息傳出林鄭最希望的是推動「新公私營合作」。香港花數而千億的金錢來毀家滅村、搬山填海,是要為有錢人覓地建屋、投資炒賣,然後又到高球場繼續享受。基層就只是繼續領取不合理回報,為有有錢人繼續做牛做馬做奴隸、劏房兒童長大後變成劏房少年、劏房中年,有命的話,就可以變成劏房老人。

大家對我被權貴動粗感到憤怒,但我更希望大家對整個分配制度的憤怒。官商鄉黑所組成權貴集團不單只會直接對基層動粗,他們更會指鹿為馬,繼續以歪理合理化這個既有的制度。我將來會被說成「暴民」,由「受害者」變成「施虐者」,由「被打」、說成「打交」、再說成「打人」。不過,還好的是,我不是「第一個」,我又不會是「第一個」。只要我有精力、有時間,我都會繼續對這個分配制度作出抗爭。

#抗爭也可以快樂
#要以快樂對抗荒謬
#基層不一定滿掛仇容
#醜陋猙獰的一定是權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