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補償忠貞的共黨幹部

2015/5/21 — 12:13

(編按:本文首度發表於2001年8月)

「六七暴動」無論對當時的親共人士,港英紀律部隊和普通市民來說,都是一個沉痛的傷口。但以董建華為首的香港特區政府,竟然愚蠢地甘冒港人之大忌,悍然把大紫荊勳章授予「六七暴動」時(香港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主任楊光,引起全港輿論界的極大爭議,是一件錯誤的行徑。筆者作為暴動中〔官、津、補、私〕學生方面的組織者之一,雖曾於九七年的〔開放雜誌〕九月號上寫過道歉文章,但沉重,內疚之心理壓力仍未減輕。重看最近香港傳媒的暴動文章,就好像重溫一場惡夢,內心悲憤交雜。

廣告

由於香港社會矛盾在六七年之前已經日趨嚴重,早於六六年便爆發了蘇守忠絕食抗議天星小輪加價而引發的騷亂事件。而那時的港英政府實施的仍然是殖民地高壓政策,沒有完善的勞工法例,沒有遊行集會自由,對待遊行示威者採取強硬手段。因此,新蒲崗人造膠花廠的勞資糾紛是社會不公的必然產物,如果不是中共香港地下黨利用工會力量介入和領導,那必會是一場真正反殖的的工人運動而得到廣大市民支持的。是中共香港地下黨把這一場工潮引上了邪路。當時地下黨和親共派內部受黨中央指示要「以階級鬥爭為綱」,為了落實這一綱領我所在的黨組領導到處尋找鬥爭對象。以當時黨員的心態,「鬥爭」就是大方向。此外,澳門親共派鬥爭所取得的勝利也是一種鼓動,筆者也曾被地下黨派去澳門學習了兩次。在這種背景下,地下黨是沒有可能按世界歷史上工人運動的思維方法來領導這一次工潮的。他們有的只是「毛澤東思想」和文化大革命的鬥爭伎倆。一場港式的文革肆虐香港是在所不免了。他們一方面提出:「港英不低頭,就要他走頭」極左口號,另一方面採取真假炸彈的暴力手段。而且舉紅書,念毛語錄,跳忠字舞,極盡偶像崇拜激進狂熱之能事。試問這些狂熱的崇拜與人造膠花廠的工潮有何關係?因此,可以說「六七暴動」是文化大革命的組成部分,應該加以批判。楊光作為一位終身緊跟中共的忠堅分子,他的確是跟對了黨的「鬥爭」大方向了。

但是,作為一個基層黨員,我和許多參與運動的親共派人士一樣,並沒有覺悟到這是一場往邪路上走的運動而懸危勒馬。還以為我們是在參與反抗港英殖民統治的鬥爭,是在正義的一方。許多親共派的受害者,比如翟暖煇先生等至今仍堅持着這樣的看法。他們不明白,當時的運動一經舉起毛語錄,便使運動變了質,淪為中共的工具,為中共的政治目的──「建黨」而服務。與抗日時期中共貎似抗日,實質全力建立敵後根據地同出一轍。只要回想一下,當時地下黨除了空洞的口號外,還有哪一項是具真心反殖內涵的?我們都受騙了。當時我也曾有過對那種狂熱的崇拜,雖然對極端的口號以及遍地炸彈懷有不理解的情緒,但當組織指示:黨員應「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的時候,我緘默了。我為自己失去獨立思考能力羞愧終生。

廣告

在誰應為「六七暴動」負責這個問題上,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一般的輿論界和市民們很自然地會追問當時出來的「各界鬥委會」主任楊光,好比一位局長工作出了問題,大家都會順理成章向他求證,這是社會上的慣例。但是親共派中人卻對追討楊光有一種愕然的感覺,因為他們都知道楊光背後還有決策的領導者,似乎這種追究是不應該的。這是多麼弔詭的現象呀!公開站出來的不用負責,背後的你又抓不到,這是一個怎樣的遊戲規則!

需要對「六七暴動」負責的領導機構共有三個:四人幫的「中央文革小組」;中共香港地下黨的「港澳工委」;「香港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其中文革小組的四人幫已經受到應有的懲罰。但港澳工委卻是新華社內的一個地下領導機構。其成員分工負責領導全港各界別的工作,領導人的公開身份是新華社社長(當時是梁威林和祁烽)。但他們決不會承認他們的地下身份。這是一個無法追討的機構。在這種情況下,楊光就是代表了他背後的地下黨和領導,他就成了站出來領導「六七暴動」的公開領導人。因此,幕後領導人不方便站出來承擔責任的話,楊光就要代表港澳工委負起面向全港市民道歉的責任。他難辭其咎,請不要再為他開脫了。勳章是應該掛在勇於承擔責任的人身上的。

親愛的讀者們,假如你相信現在的香港仍有一個地下黨在董建華背後領導着他的話,你會明白他不得不如此,許多現象的發生並不單單是因為董的愚蠢。他也不會為港府的政策負上責任,他只是代表地下黨公開發言。這和楊光的情況完全一樣的。這是非常可悲的境況。

香港地下黨透過董建華的話語,表示頒這個奬經過深思熟慮。即對其後果已作過充份的估量,但仍然要頒,可見其必要性。楊光其實不是所謂「工運先驅」,而是「共運」即共黨運動的基層幹部,一生追隨中共不離不棄。他確實做過不少透過工聯會,以工人福利為手段,為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務的工作。他站在〔鬥委會〕的台前,為「港澳工委」承擔罪過。他對黨有功而不是對港有功。現在是特區政府把屬於政府的大勳章頒給地下黨自己的忠心黨員呀!這無形中傳遞了一個可怕的訊息:黨即政府,政府即黨,而且遺背良心不要緊,只要跟着黨走,你會有好處。

楊光代表着一批以其一生的精力為黨辦事,跟着黨走的基層地下黨員和追隨者。這批人曾經很長時間地過着收入低微,社會地位低下的生活。是熱切期昐解放香港,以便獲得社會承認的一群。就以「六七暴動」失敗後的復轉改(即復工,轉工,改行)政策為例,當時許多工人生活無着,家破人亡,曾引起極大不滿。香港的新生交通工具──小巴(Van 仔),就是那時衍生出來的。黨對他們是欠下了一筆債。這是地下黨為要安撫基層的不滿,不得不冒天下之大不韙而頒下這個奬,並不是董建華為自己爭取選票啊!

許多朋友不願再回顧「六七暴動」的經歷。他們或因傷痛太深,或因害怕中共,也或因個人利益,都沉默了。但我卻寧願直面歷史,在不斷的回顧中洗滌我的心靈,經過清洗的心靈會更為明靜,更能分辨黑暗與光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