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補選在即 九龍西選民諗緊乜?

2018/11/22 — 12:33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將於本周日(11月25日)舉行,《蘋果日報》委託港大民研進行的民調顯示,李卓人暫以31% 支持度領先,陳凱欣以 25% 居次,馮檢基則以 11% 排第三,另有 23% 受訪選民未決定投票取向。

冷冰冰的數字背後,選民究竟在想什麼?過去一周,《立場新聞》記者訪問了近十位九龍西選民 — 有人表示同情馮檢基,有人支持五號(但說不出陳凱欣的名字),有人準備含淚票投李卓人,還有人決定投白票,「因為投陳凱欣同李卓人,其實都無分別。」

補選在即,九西選民在想這些。

廣告

*   *   *

民協 fans 的矛盾:我同情馮檢基,但…

廣告

偉業今年 37 歲,任教師,現住在石硤尾大坑西邨。上次補選,他所屬的「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區因姚松炎失票嚴重,迅即成為傳媒焦點。

偉業一家住在大坑西幾十年,本來不太關注政治,但近年隨著邨內重建議題發酵,慢慢認定屬西九新動力的前任區議員韋海英「出賣居民」,反之該區民協區議員譚國僑則得到他們信任。偉業父母甚至會跟隨譚就重建議題去遊行,一家人就此成為了民協 fans。

今年一月,民主派就 311 補選進行初選,石硤尾社區會堂門外出現人龍,當中便有偉業及母親的身影。偉業形容母親連那次是初選都不知道,總之有票,就去投。兩人排隊排了很久,為的是投馮檢基一票。

「心入面的感覺係,如果民協有返個立法會議員會好啲啦,幫我哋重建,多啲資源。如果馮檢基執到死雞入去,都好吖。」而最後成功代表民主派出選的,是姚松炎。311 當日,偉業投了民主派代表姚松炎一票,「after all 都覺得佢係信得過的。」但自己父母,他就說服不了。

偉業形容,像他父母一樣的屋邨老人家,縱然是民協支持者,但其實連民協全名是什麼都未必知道,也談不上支持民主或反 DQ。「立法會選舉講印象,佢哋只係認樣。」例如譚國僑,例如馮檢基。

民協 fans 偉業

民協 fans 偉業

補選臨近,最近選舉事務處寄來小冊子介紹候選人,偉業一家聚頭討論應投票予誰。「第一我 ban 咗陳凱欣;一號(伍迪希)、二號(曾麗文),佢哋話一睇就知係失業,想搵嘢撈;但佢哋又唔鍾意李卓人。覺得佢搞事。」偉業母親的結論是:「無一個投得落。」

他猜測,父母最大機會投的,還是馮檢基。「第一他們唔會懷疑佢(馮)投共,第二他們唔會用我們那些含淚的理由,用 citizenship、democracy 這些理由去決定 … 調返轉諗,他們純粹一點。」

以至偉業自己,也在慨嘆「我投得啲乜?」一方面他「同情地理解」馮檢基,「可能係上次(初選)被人搞,好唔忿氣,好嬲,咁我都係,我都明。唉 … 」在他眼中,上次初選馮檢基確受不公平對待。「你都痴線嘅,無證無據咁樣話人哋,話人『投共』喎。人哋唔係投共都迫到佢投共啦!」

但另一方面,馮近月的種種舉動,又很難不令人懷疑,「如果佢同民協 connection 無斷,代表民協出選,我會舒服啲。佢而家獨立,搞到我都唔知佢做乜。」偉業觸摸不到馮檢基在想什麼,「咁樣真係令我覺得佢係咪投共鳥?」

在民主派圈子,馮檢基像萬箭穿心,偉業不太明白,「你話馮有咩問題,我又舉唔出佢好明顯做錯嘅嘢。我唔知喎。」

「我對佢係 ambivalent(矛盾)的。」偉業說。「如果隨心所欲的話,我真係有機會因為對馮的同情而投票俾佢,覺得佢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偉業坦言,自己理性上明白李卓人的功績,「由八九民運運錢上去已好熱心」,但感性上對他無甚印象。但到最後,他可能還是會投李卓人一票,只因他是民主派推舉人選,勝算最高。

「其實我唔太鍾意策略投票。儘管我會做。」

資料圖片:馮檢基

資料圖片:馮檢基

建制長者:我投五號,個女仔叫咩名?

今年 60 多歲的李太,任職大廈管理員,住在紅磡某屋邨。被問到補選的投票意向,她馬上舉起五隻手指:「我會投五號!」但她一時想不起「嗰個女仔」(即陳凱欣)姓甚名誰。

李太直言,不會投李卓人,「一向都唔會投搞搞震嗰啲囉。」至於陳凱欣,她形容「後生」是其優點。年輕又如何?「有幹勁掛!會爭取掛可能!」

年初 311 補選,她一樣把票投給「唔會搞搞震」那一位:「係咪叫『王』泳舜?」(應為鄭泳舜)

李太的兒子 Jeff 形容,父母政治立場一向親建制,「你話逐個人(政治人物)有無深入認識,就無囉。但對建制派,有個印象,每次都揀佢哋。」每次從 TVB 新聞看到有人示威集會,準會破口大罵對方「搞事」、「搞亂香港」。

Jeff 說,李父今年 70 多歲,10 多歲因內地環境差才南下香港,亦知道當時文革「唔好」;今時今日偶爾返內地探親戚,亦顯得不太喜歡當地。只是不知何解,至今一直是建制派支持者。

「其實我都唔係好明點解佢今日會咁。」

30 多歲的 Jeff 是泛民支持者,卻與父母在家中從不講政治,有時他去完遊行,會把宣傳品帶回家,母親或會發現,卻不會過問。每次選舉,大家也是各自投票,甚少干預他人選擇。

他 2016 年投劉小麗,今次很自然地打算投李卓人。

「我要求唔高,唔覺得投一票代表要 100% 認同對方。投票通常係揀一個對社會最有利的人。」Jeff 說自己不特別鍾意李卓人,只是「西瓜靠大邊」,「邊個大機會贏我就會投邊個。如果馮檢基大機會贏,我都會投佢。」

建制李太

建制李太

*   *   *

慶幸無得投票的泛民擁躉

受訪選民之中,Jeff 並非唯一一個「策略選民」。

家住大角咀的 May,今年 50 多歲,是一名文員。她採用排除法來決定投票意向:「獨立嗰啲唔好講啦,咩麗咩,陪跑的。」就此減了伍迪希和曾麗文。至於陳凱欣,「大話精啦,根本百分之一百係建制派,佢呃人。」她說,「建制派,我就最唔 buy 嘅!」

於是只剩下李卓人和馮檢基。「馮檢基我都唔知佢係人定鬼,好混亂。」所以人選只有一個,雖然她好像不太情願。「李卓人,雖然唉,講真,你泛民嗰班,全部都好似唔係好團結。但係無最好的人選嘛,係咪呀。所以都係有少少含淚投票架,講真。」

2016 年立法會選舉,May 投票予劉小麗。她說,都是策略使然。「含含地(淚)啦,無阿李卓人咁含囉!」

她又坦言,自己對李卓人不是太認識,只知道他多年來搞工運,會幫勞工、基層:「佢係堅持自己理念的,由後生做到而家,做到六十幾喇,係咪呀?」她反問記者。

「我做到幾多就照做架咋講真。」May 話裡有種市井式的語重心長,「我唔想香港沉淪得咁快呀講真,想你哋呢一代舒服啲。」

李卓人今早(16/11)到啟晴邨街站宣傳

李卓人今早(16/11)到啟晴邨街站宣傳

灰心的不止 May 一個。同為泛民支持者的 Cherry,多年來大小選舉都會投票,今次投票日不在港,她反而鬆一口氣。

「不用見證呢團糟,唔駛見住建制贏完又贏,典型心灰意冷。」

Cherry 明白李卓人有眾多往績,但對他始終沒太大好感。她批評民主派的宣傳策略,太離身。「我唔知佢今次選戰打緊咩 … 感覺一味打對手唔好,咁我唔係因為對手仆街,就要覺得佢好嘛?係咁 sell 89 年做緊乜,咁李打算未來為香港和為我做咩呢?」

相反,她認為陳凱欣懂得引用故事,予人感覺與市民站在一起。因此在 Cherry 眼中,陳凱欣贏出選舉已無懸念,「如果我在香港,我一定要投的話,會投李卓人。但我相信我家兩票應該都救唔到啲乜。」

正因如此,她慶幸自己當日不在港。「2016 年那次(選舉)之後,一路以來,DQ 議員、補選,到而家,我其實好心噏。好似一路見住個勢頭咁樣,覺得民主派完全無一個能力去繼續打落去、節節敗退。敗退到一個點,係無眼睇囉。」

11月5日陳凱欣造勢大會

11月5日陳凱欣造勢大會

李卓人支持者:反共就唔好俾陳凱欣贏

也有受訪者比較樂觀,例如 DP。

他是 80 後,也是信奉普世價值的典型民主派支持者,2008 年立法會投民主黨涂謹申,12 年搬到新界東,投了張超雄,16 年則投劉小麗,「佢(劉小麗)唔係最心水,但有機會當選,所以配哂(票)畀佢。」他本來想投社民連吳文遠。

2017 年劉小麗議席被 DQ,坊間不少人指摘她「自作自受」,DP 不同意:「她不是自作孽,是北京夾生搶咗佢。」他指,立法會議員宣誓「加料」,以往是常態,當時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亦容許劉重複宣誓,只是後來人大釋法,「北京改球例,搬龍門,監生剝奪她政治權利。」自己一票被 DQ,他憤怒。

今次補選,DP 支持劉小麗的 Plan B:李卓人。一方面,他讚李卓人熟悉打工仔議題,「香港的工運需要在立法會有聲音,你走向搵工聯會就死得啦」;另一方面,他期望李卓人可在立法會擔任民主派行動的策劃者,就如以往一樣。

讚還讚,DP 也承認,之所以選李卓人,更多源於策略考慮。

「無辦法嘛,你要現實少少嘛。而家選擇得五個 … 有第六個嘅,白票或唔投票 — 嗰啲選項其實等於幫陳凱欣當選嘛。我諗唔到有任何理由唔投李卓人囉!」

他認為,支持李卓人應該是所有非建制人士的共識。

「如果你係一個民主派支持者,或者你反共 — 我唔理啦,你可能話我唔係民主派,而係本土派,咁你本土派都反共嘛。反共就唔好俾陳凱欣贏啦!你唯一一個最大機會阻止到陳凱欣贏,就係李卓人啫,唔需要考慮咁多嘢。」

李卓人支持者 DP

李卓人支持者 DP

獨派青年:投陳凱欣同李卓人都無分別

不過本土派受訪者未必同意這說法。

「作為一個獨派選民,無選擇的。我的選擇已經走哂。」阿輝說。「選舉程序無 legitimacy,製造出來的議會都係,愈來愈橡皮圖章。」

阿輝今年 28 歲,是忠實的本土派支持者。家住旺角的他,2016 年立法會選舉曾為游蕙禎助選,派單張。「立場問題啫,雖然嗰個候選人,大家知道能力上有些欠缺,不過你無得揀。」

當年新東補選,選前一夜,他特地買了一件藍色衫,然後跑到新界東幫梁天琦宣傳。「諗返起都痴線。」同月的旺角騷亂,他也在場見證。

「而家都無本土派啦,咪叫自己做獨派囉,仲明確。」

青年新政游蕙禎

青年新政游蕙禎

今年 311 補選,他投了姚松炎。「老實講姚教授 make sense 啲,無轉向得咁核突。」他形容那一票為「含淚」,「但起碼佢無真係話攻撃本土派。」

半年後九龍西又補選,這次他沒打算再投非建制派。訪問之初,他對記者說,細讀過各人政綱,覺得伍迪希是不錯的選擇,「廿三條,幾好吖。」講了足足五分鐘後,記者再問他:「你認真?」他爆笑:「講吓啫!」

阿輝說自己將會投白票。「投邊個都一樣喎其實,你有無諗過先?1、2、3、4、5號,都係咁 ... 李卓人都係咁架啦,投佢咪又係 anti 我自己。」他批評李卓人 2011 年曾支持修改議事規則,以踢走黃毓民,又指泛民在位多年,香港從沒變好。

「投陳凱欣同李卓人,結果都係會變壞嘅啫。兩個其實無分別。」

自從政府 DQ 議員,議會基本上不會再有能代表阿輝政治立場的代議士。他認為,這正是要搞港獨的原因,「成個體制推翻佢,改變嗰套 rules。」

獨派阿輝

獨派阿輝

本土派支持者:投傷害性無咁大的人

另一期望香港獨立的受訪者是 Joyce,今年 28 歲,從事藝術教育。她形容自己的政治立場是「泛民、偏少少本土、獨派」,2016 年投了劉小麗,「我不太信黃毓民先生和另外嗰個(游蕙禎),如果呢區有張秀賢、梁天琦這種本土派,我會投佢。」

雖然她也認為今次補選「唔係好投得落手」,但跟阿輝不同,她不想投白票或不投票。

「如果可以阻到一個建制的人入去,我覺得 … 現在好興講的含淚投票,都係重要的。」當認同的政治人物都已被 DQ,她選擇退而求其次,「唯有投啲傷害性無咁大的人。」也就是李卓人。

「起碼叫做盡咗自己的能力,令恐怖的事唔好發生先。我唔想因為今次我無投票,然後陳凱欣入咗去,搞到立法會更加 worse,自己喺度後悔。」

近年流行講無力感,Joyce 也覺得什麼行動都無法帶來改變。但她仍然想投票。

「起碼我做咗啲嘢先,better than nothing。」她說。「呢個已經係你可以有少少影響力的地方,當遊行都無影響力的時候,投票仍是一個正規、效果少少的表態方法 … 」

「投票是我可以做、好小的一件事。」

 

文/亞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