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補選過後 攤牌、洗牌,還是重舖牌局?

2016/2/29 — 19:12

今早起床看到這個結果,心中舒了一口氣。舒一口氣的原因,是在於梁天琦在這次本質上是單議席對決,「勝者全取」的補選中,本土派仍然未有足夠實力贏得這一席。因此,在這個前提下,選舉結果既保住了泛民整體立法會內的抗爭空間,不讓這個政府有可乘之機修改議事規則。也向當權者展示了港人的堅持與智慧。

本土派展示了實力,已經成為香港內部政治的一股重要的勢力,誰都否定不了。任𠙖你環球日報亂扣帽子,張曉明及梁振英一再出口術,建制派百犬吠聲,選民就是要透過選票清楚告訴他們,不要當我們是呆子,你們的廢話只是空炮。也不要以為香港的年輕人只想買樓,只想去日本旅行。

廣告

泛民主派也不能再輕看「本土」這一意念,以後無論在黨的內部承傳,以至議會內外的策略都要構思如何轉型,並與已是勢不可轉的本土政治意識與訴求來接軌,否則只會進一步泡沫化。其實這一種接軌與轉型在區選後已經開始。民主派的「大佬輩」不得不金盆洗手,來屆立法會必須來個幅度較大的換血。以民主黨為例,黨內中委有好幾個都是本土意識甚為明顕的本土派。楊岳橋勝選之後的談話,也充分反映出他沒有被在泛民「眾星拱月」下勝出這一刻的興奮沖昏了頭腦。

楊岳橋僅勝,梁天琦也取得百分之十五,這一票數分佈可算相當理想。向北京政府清楚說明,你共產黨這一套對港政策有多失敗。中共政權一再違反承諾,公然違反基本法,不斷拖延打壓香港政改步伐,以為不斷打擊民主派,便能夠以力壓伏港人,令港人就範。現在結果清楚說明,傳統泛民真的被強權越打越殘,但整體而言,港人不但沒有舉手投降,反而更有意識地向相反的方向移動,更強調本土,更不介意直接與強權抗爭。所謂收回人心究竟是「輕舟已過萬重山」?還是「漸行漸遠漸難行」?只要當權者對自己老實一點,只有不埋首沙堆,只要不再自欺欺人,答案應該是顯而易見的。

廣告

可以說,這一次選戰的最大輸家正是北京。

就算是有人自動投誠,攪了個不三不四、不知所謂的「中間路線」,以為可以給部分妥協派一個體面的下台階,香港人就是不賣你賬。從一開始,黃成智只能成為整個選舉的笑點,最後連保證金也取不回。至於為政權製造這個局的湯渣,攪局攪出了個大頭佛,還攪到自己𥚃外不是人。最令人不齒是不斷在公民黨及泛民背後放冷箭,還夠膽自鳴清高。這一類人的質素,他們的虛偽,他們這一種「失敗主義」、「投降主義」,甚至是「賣港求榮」的傾向,不但爭取不到更多香港人投向中間,只會令人扼腕齒冷,只會繼續趕客,為「更本土」提供多一個理由。香港人豈會甘心與這一類人同一鼻孔出氣?情況就如當年汪精衛以無法抗衡日本而改投日偽一樣,最終只會刺激港人更強烈的扺觸情緒及抗爭傾向。

離開下一屆立法會選舉只有幾個月,如果沒有其他重大事件發生或重大的轉變,這一次選舉的結果甚有啟示性。建制第一大黨民建聯仍能保住基本盤,他們的「蛇齋餅糭」十分實惠,可保住基本的票源,但完全不能向年輕一代發展支持。

他們那一套「愛黨禍國害民佗衰香港人」的策略甚至連其他建制派別的票源也爭取不到。將來議會三分之勢就算不均衡,只要本土派之間不貪勝不知輸,與其他組織或泛民作些協調,那就算只是取得少數幾席,已經足以改變議會內外的平衡點,足以令施政不能不作出調整。如果中央政府繼續堅持這一套長期錯誤的對港政策,如果梁振英式的撕裂社會鬥爭策略延續下去,所謂「人心回歸」、所謂「英國人做得到的中國人都能做到」、所謂「有能力有決心長期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不但會「漸行漸遠」,甚至可能只會淪為春心過後僅供悵望的流水落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