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補選.專訪】區諾軒的 Plan A  不是選立法會議員

2018/3/9 — 13:53

選立法會議員,其實不是區諾軒的Plan A。

先做區議員打好根基,再做立法會議員,是不少民主派新丁理想的從政生涯規劃。但這不是區諾軒的規劃。

九年前,21歲的區諾軒在南區利東邨「做區」,這是他從政的起點。當時區諾軒心裡想實踐「地區民主化」。作為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學生,他對地區選舉政治求知心切,希望近距離記錄中聯辦在 2003 年之後積極介入香港社會、令建制派選舉機器進化的現象,以此著成學術論文。

廣告

「要社區民主化,做區議員就得。要寫建制派或者是香港(區議會)選舉制度的演變,都是在區議員層面就可以。」區諾軒說,「都無想過做立法會。」

身為區諾軒多年拍檔、與區合稱為「利東孖寶」的羅健熙也清楚,對方志不在立法會議席,「他(區諾軒)對於立法會議員,不是特別重視。我不覺得他有很大意欲,要做立法會議員。」

廣告

如果沒有DQ周庭的事件,區諾軒不會出選立法會。這是為何區諾軒曾許下承諾,若果他日香港眾志可重新參選,2020 年換屆時他必定退出,「寧願返利東邨寫揮春」。

不是因為他覺得立法會工作不重要,而是自己興趣、志業,本來就在地區。

「有好多人憂慮,如果我選立法會,區議會事務會否少咗時間去處理,我不能夠這樣,我要在區議會事務上,做得更加好。」

「在區內九年,但我覺得上的堂還未夠。」

(區諾軒為立法會香港島補選候選人,其餘候選人新民黨陳家珮、無黨派的任亮憲和伍迪希。《立場》曾邀請陳家珮接受訪問,惟未獲回覆。)

區諾軒造勢晚會

區諾軒造勢晚會

*   *   *

有種執念

對於社區,區諾軒有種執念,旁人未必理解。

這種執念,可以來追溯到已故民主黨區議員歐玉霞。

區諾軒長大於九龍灣啟業邨,家住在歐玉霞的辦事處樓上。區諾軒多年前接受訪問,不忘提及當年歐玉霞對他啟發。他記得,啟業邨所有互助委員會都不支持歐玉霞。但歐玉霞一直連任十多年 ,全因她對街坊求助往往跟進十足。就連是小學生的區諾軒,亦不例外,「最深印象就是我小學做 project,走入去議員辦事處拿資料,很願意畀資料我。」

區諾軒中學畢業後,入讀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開始踏入學運,社運圈子,參選五區公投、反高鐵運動。

而真正接觸選舉政治,是在2007年區議會選舉開始。他替公民黨大律師王偉明助選,選區是啟業邨隔鄰的麗晶花園。助選過程引發區諾軒對選舉政治的濃厚興趣,「只要跟前輩行一次個區,他就會知道個社區有什麼問題,就大概知道要做什麼,居民會滿意。這件事很了不起。」

但初次涉足選舉,區諾軒即嘗敗陣的滋味。那屆選舉,不但王偉明落選,更有大量民主派落馬。建制派在 2007 年區選反擊成功,收復大片失地,是 2003 年民主派區選大勝之後的反高潮。

主流評論歸咎民主派 2003 年後經營地區不善。區諾軒心裡不忿,反覆捧讀着《明報》一篇《區選無間道》訪問,文中一個「建制派無間道」仔細描繪建制派選舉機器的運作。

「選舉不是應該公平嗎?不是應該大家公平實力比併?你們去深圳找旅遊巴 call 票,都幾矛,好離譜。當時很多人鬧民主派,話你班友 2003 年之後就唔落區,結果輸晒,輸到嘔凸,但又無去理會對手點樣使橫手。」

「當時大家覺得好絕望,愈來愈無得玩。」

區諾軒決定把修讀研究生的想法先行擱下,學士畢業後,投放兩年時間全力做區,為參與 2011 年區議會選舉準備。當中有一半的原因,是他希望以局內人角度提出分析,說明中聯辦積極介入香港,令建制派選舉機器開始進化變形,記錄一段重要的選舉歷史。

另一半原因是他「唔抵得」。

「我要做一次選舉出來,一定要贏。民主在社區實踐仍然可以做。有咁多先行者,做到死那一刻都持守信念,但議席仍然係咁輸,我唔抵得。」

區諾軒所說的「先行者」,包括歐玉霞及眾多寂寂無聞民主派前輩。在區諾軒大學一年級,歐玉霞因淋巴癌病逝,終年 47 歲。歐玉霞由 1988 年起參選區議會,歷次選舉都成功連任,1995年全面民選的市政局選舉,歐玉霞更擊敗民建聯陳鑑林。她一直是守住民主派地區陣地的重要一員,乃區諾軒心目中地區工作的「楷模」。

歐玉霞離世後,街坊在啟業邨球場留下鮮花吊唁,作最後致意,這個畫面至今仍烙印在區諾軒腦海裡。

「那些先行者,是功在社區。」

「他們功勞不應被抹殺 … 我要證明畀大家睇,即使是對手進化到這個地步,我們仍要嘗試找出(地區民主的)可能。」

區諾軒2009年起在利東「做區」,2011年首次參選區議會選舉,相片由黃之鋒拍攝

區諾軒2009年起在利東「做區」,2011年首次參選區議會選舉,相片由黃之鋒拍攝

*   *   *

落區利東

利東邨興建於 80 年代,位於鴨脷洲東面山坡之上,連同旁邊的居屋漁安苑,有超過 2 萬人口,被劃成利東一及利東二兩個選區。區諾軒和羅健熙的聯合辦事處,位於貫通整個利東邨的商場,前身為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甘乃威辦事處。

2008年,民主黨成員羅健熙機緣巧合下認識區諾軒,其時利東兩區是建制派囊中物。羅剛在利東其中一個選區以 27 票敗選,他決定捲土重來。甘乃威決定在利東開拓辦事處,配合地區工作。

羅知道區諾軒的想法,於是邀請對方到利東合作,「其實無特別睇中他什麼,大家覺得啱傾。他個人、背景都合理。」

「無論他選不選,我都要兼顧另一選區的事,多個人來分擔,肯定是好事。」羅健熙笑說。

兩人合作不久,羅健熙便發現,區諾軒還有一種「好勇鬥狠」、「chur 到盡」的傾向,「當時大家都覺得區諾軒未必第一次就選到,但當他決定要同建制派決一死戰,你知他那些口頭禪啦,『鏟除保皇黨,XX 死全家』。當他要盡所有能力去做,就會癲晒去做。」

「朝早 6 點企,夜晚 12 點又企(街站),不分晝夜去做。」

有參選經驗的羅健熙,反而從這位新丁身上感到壓力,「他會同對手死企爛企鬥企,企到夜晚 12 點,對手唔走,他都唔走。」

兩年後的 2011 年區議會選舉,多名民主派星級人馬因應新增「超級區議會」議席參選,但落敗者眾,南區利東反而傳來好消息,區羅兩人雙雙當選。首次參選的區諾軒,以 119 票之差撃敗爭取連任的建制派候選人張少強。

那一年,有個家住海怡半島的中學生,也在利東觀戰,「我當時是趁熱鬧,睇下區議會點樣選,當年很多人墮馬的時候,他成功當選。件事幾特別。」他的名字叫黃之鋒。

2015 年區選,是區諾軒和羅健熙這四年成績能否站得住腳的測試。面對民建聯、熱血公民的挑戰,區羅兩人成功連任,區諾軒更獲得逾 3000 票,成為「南區票王」,領先民建聯對手達 1200 多票。

2015 年區選,區諾軒和羅健熙在利東兩選區,成功競逐連任(區諾軒 facebook)

2015 年區選,區諾軒和羅健熙在利東兩選區,成功競逐連任(區諾軒 facebook)

*   *   *

社區民主化,如何做?   

儘管當了六年區議員,區諾軒還是謙稱,自己仍在學習。第一屆四年任期,專注做社區建設工程、政策建議,第二屆任期起,就學習做屋苑樓宇管理工作。

利東邨是租者置其屋計劃的屋邨,與很多屋邨一樣,業主立案法團工作由親建制人物主導多年。利東法團因帳目披露問題、不明巨額工程,引起居民不滿。區羅開始第二屆任期不久,便協助街坊組織內閣競選,推倒原有班底,成功贏得法團席位。

由在野變成主政,迎接的挑戰不少。如何讓居民感到法團有所改進?法團顧及很多鎖碎事務,居民對清潔公司、管理公司、保安等等投訴繁多,如何有效率地處理,讓居民感到參與其中?

區諾軒認為,即使小至法團管理,也可以實踐「社區民主化」。兼職在大學教書的區諾軒引述政治學者 Robert Dahl 的說法,要促進民主,一就是引入競爭,給予人民自由選擇,二是促進參與,人民越被知會,民主的質素越高。

「講屋苑管理,我覺得都是一樣。」

組織居民參選法團就是引入競爭,下一步是讓居民被知會。業主立案法團在 2017 年、即主政一年召開首次業主大會,決定作出改變,讓居民自由提問。

「前任法團不讓居民問問題,迫住散會。我們就由你任問。半個鐘的會議時間或未可處理所有問題,但起碼你可以寫張紙給我們,每一戶的問題,我們都答返你。」

在區諾軒眼中,「地區民主化」就是從不同地區事務作民主的實踐,「要將民主運動的訊息告訴市民,我不覺得單單可在街度講道理,而是要透過慢慢實踐。」

「透過社區參與來實踐,讓大家覺得呢樣嘢係正,是恆之有效的制度,先會覺得值得走落去。」

問題是居民點諗,又覺得幾正?

區諾軒不敢貿然代答。但他記得2017年的業主法團大會,是他所見過利東邨最多人出席一次。

「起碼居民肯參與,肯繼續做。他們會願意找你表達意見。一些唔好制度會令到居民覺得同你講都費事。唔覺得你可以處理到問題。」區諾軒說,「就好似香港政府。」

2016年5月,區諾軒(第一排左三)、羅健熙在開始第二屆任期不久,便協助街坊組織內閣競選,推倒原有班底,組成新任法團(羅健熙 facebook)

2016年5月,區諾軒(第一排左三)、羅健熙在開始第二屆任期不久,便協助街坊組織內閣競選,推倒原有班底,組成新任法團(羅健熙 facebook)

*   *   *

「隊波都唔夠人  你就要上場」

區諾軒也不是沒參選過立法會。2012年,民主黨涂謹申與趙家賢、區諾軒合組名單,循超級區議會參選,區在名單上排第三,只屬陪跑。2016 年,區諾軒出戰多年由建制派壟斷的批發及零售界功能界別,努力游說中小企的支持。落敗是意料中事,但區仍獲得 1231 張選票,是首個在以商界(即公司票)為主功能組別,取得超過三份一選票的民主派候選人。

那為什麼一直沒有爭取循地區直選出戰?

外表酷似港足前教練金判坤的區諾軒,以球賽打了一個比喻,「正如你踢一隊波,如果你唔覺得踢國家隊是你願望,點解一定要去踢國家隊呢?」

「但目前情況唔同咗,對手隊冧你的隊友,隊波都唔夠人,就嚟要『香』,你就要上場。」

羅健熙一直有和區諾軒討論參選立法會問題,他知道區諾軒是在周庭被DQ後,自覺要承擔責任,「他感覺到有民主派覺得他是適合的人選,不出來的話,會辜負了他們的期望。」

落在他身上期望,包括了可能永遠無法參選的黃之鋒。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去年 10 月出獄之後,開始着手處理兩件事,第一是眾志在港島補選人選,第二是萬一出選者被 DQ,眾志應該支持誰出選?

當時 DQ 還未發生,但眾志評估,如被選舉主任取消資格,很可能意味眾志所有成員也被封殺,因此眾志只能支持一位非眾志、沒有案件在身(確保具參選資格及日後不被DQ)、有合作基礎的人物。眾志的首選是區諾軒。

不幸地,眾志的評估成為事實,周庭因自決黨綱而被 DQ,區諾軒按部署出戰。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被取消資格的周庭,參與區諾軒的造勢大會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被取消資格的周庭,參與區諾軒的造勢大會

眾志希望他出選,是因區諾軒立場一直較進步,過去有合作、信任基礎。

「早在學民年代,區諾軒在政改不採取主流民主黨張李楊集團(註)取態,堅持公民提名必不可少,他也反對三跑(與民主黨原則支持三跑的立場不同)。他參與預演佔中,也願意參與926 重奪公民廣場行動。」黃之鋒說。

黃之鋒希望他贏,不單是替眾志拿下被 DQ 的議席,而是替第四版塊「留下一點血脈」。

所謂第四版塊,是民主黨、公民黨、專業議政以外民主派力量,尚在議會如朱凱迪、人民力量陳志全、工黨張超雄、毛孟靜等,被 DQ 的則有羅冠聰、梁國雄、劉小麗,「自從政府封殺本土派之後,再斬埋自決派,其實第四版塊要有更加緊密的合作。」

黃之鋒指出,現任特首林鄭月娥有極強行政能力,第四版塊的團結、串連作監察力量,至關重要,「你可能會問:區諾軒出身民主黨,又是否第四版塊?至少我可以肯定,區諾軒入到去立法會的話,施政報告致謝動議不會投贊成票(葉建源、梁繼昌和李國麟支持林鄭首份施政報告致謝動議),也不會贊成財政預算案囉(民主黨 2016 年曾支持曾俊華任內最後一份預算案)。」

不過,區諾軒參選前,也受到舉棋不定的批評。去年 11 月,區諾軒在網台節目被「大班」鄭經翰多次追問下透露,願落場參與九龍西補選,相隔一段時間又決定不出選。又例如在民主黨黨籍問題上,區諾軒與民主黨貌合神離多年,卻一直待去年 9 月才正式退出。

對於區在黨的去留,作為民主黨副主席的羅健熙表示體諒,「他知道是受民主黨提攜出選區議員,他重視跟大家的情誼,盡量不想得失。」羅健熙同意區諾軒在九龍西參選的問題上應處理得更好。「但他的考慮,不是為自己。他不想得失那些對他有期望的人,因此經常在拉扯。」

區諾軒則這樣回應,「凡是政治人,都難免多考慮,因為我與整個民主派也有連繫,我要不斷去想自己離開還是留低對件事比較合適。」

區諾軒口中的「對件事」,指是民主派大局。

*   *   *

前路在社區

奪回 DQ 議席之外,區諾軒還想籍着參選解答一個問題,民主前路何去何從?

取消議員資格、參與公民抗命者被判入獄,對於整個民主派、特別是較進步派別的存續,構成重大打擊。當下應該如何重整旗鼓?區諾軒的判斷是未來數年,應集中力量重建民主派的組織路線,「你連組織都無,或者已經被人打殘,是搞唔掂。」

「我唔會話許下一個宏願,話聽日就要雙普選,唔現實。」

「但現實我能夠做到的,是重建民主派的力量,走入更多社區,爭取更多民主派的支持。」

自從當年決意落區,區諾軒一直將「社區民主化」掛在口邊。因為他相信,民主化的重要條件,是強大的公民社會。

「強大公民社會代表街坊要自發組織,可以是一套文化,可能是街坊黃昏聚埋一齊,好似十八樓 C 座,談談每天發生的事。」

「強壯的公民社會,有能力聚集一班做不同工作的街坊,遇上社區議題,他們會好願意出來參與,達成一些事情,對於民主運動的組織基礎,這就是最大堡壘。」

這些街坊自發,可以是利東屋苑事務的關注組,也可以是關注社區保育的中西區關注組。他舉出另一個例子,「堅尼地城的加多近街臨時花園,原本改劃成住宅,(中西區區議員)許智峯一直關注,後來街坊勇武到紮營反對。最後仲要成功保留花園。」

2016年5月,許智峯與一班堅尼城地街坊留守加多近街公園,爭取永久保留(守護堅城)

2016年5月,許智峯與一班堅尼城地街坊留守加多近街公園,爭取永久保留(守護堅城)

當然每區也有難念的經,情況不同,未必有利東邨的屋苑議題、中西區的歷史保育議題作為團結的基礎。但他還是相信,民主派要先放資源做組織工作,等候時機。

「總要有些人一直在地區度。有些事總是某年某時突然出現,你要掌握那些議題去爭取,講居民的說話。唔長期在社區,同社區連結,好難做到。」

區諾軒希望港島每一個社區,都會出現一個願意投身社區的有心人。他的想法是,如果當選,日後在港島的地區辦事處,會以開放方式運作,將議席資源公開運用,予有心人利用地辦作落腳點,連結街坊。

推動「議席公有化」  盼民主派效法

這套計劃,他稱之為「議席公有化」,「只要我在社區有資源的話,都會讓你運用,如果那一區沒有辦事處,起碼我會有橫額位,有位畀你宣傳。」

之所以有這套想法,只因區諾軒是過來人,知道萬事起頭難,「若不是甘乃威的辦事處,讓我和羅健熙開始參與社區,有穩定地點見街坊,我相信我同羅不會走到今天。」

「我希望,民主派的人能夠提供一種模式,讓街坊的參與、決策、社區資訊可以做得更好,提出自己對社區革新的想法。」

所以,只要是民主動力承認的人選,不論政見與他最多大的分歧,也可以參與其中,「講到尾,就是大家有無更大包容和理解。」

區諾軒舉出一個例子,黃麗嫦與王德源,前者是民主黨屯門區議員,後者是屯門社區網絡的良景社區主任,政見偏向本土派,「但他們兩個夾埋一齊派單張,他們是好好的示範,我們有可以摒棄到政見,在民主的旗幟下,做好這件事。」

2019 年的區議會選舉,在區諾軒眼中,就是重要的契機,他希望在相距區選一年多內的時間內,「議席公有化」的模式,會有其他民主派願意採納,促成民主派各陣營合作。

「我唔能夠強迫其他人,但我希望由自己做起,由社區開始,贏回香港。」

 

區諾軒造勢晚會

區諾軒造勢晚會

------------------

註1:「張李楊集團」最先出自民主黨少壯派,指張文光、李永達、楊森三名核心人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