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褔山:「一帶一路」若成功 不利全球民主

2016/1/14 — 19:10

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逾40次提「一帶一路」,大力吹捧這項中央國策,被狠批是向中央獻媚。著有《歷史的終結》的美國史丹福大學教授福山(Francis Fukuyama)近日撰文分析「一帶一路」對全球的意義。儘管他質疑「一帶一路」能否成功,但他認為,一旦中國成功推動「一帶一路」策略,整個中亞地區勢將面臨重大改變,不但中國會向有關地區「輸出」污染工業,中國的獨裁政府亦會受到吹捧,對全球民主的狀況,有相當大的負面影響。

「一帶一路」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3年下旬提出的新陸上及海上經貿絲路帶,乃是中國首次單方面提出的全球化倡議國策,經貿帶途經包括中國在內共60多個歐亞國家。美籍日裔政治學者福山前日在國際政經評論網站Project Syndicate以「出口中國模式(Exporting the Chinese Model)」為題撰文,指出中國牽頭成立亞洲投資銀行的部分目的,正是要為「一帶一路」策略提供財政支持;而「一帶一路」代表中國國政策重要轉變,「這是中國第一次試圖把發展模式,『出口』到其他國家。」

一帶一路 國策有變

廣告

褔山解釋,儘管中國企業過十年活躍於拉丁美洲、南非洲,惟國企主要任務是投資海外商品、採礦業務、以及有助礦產運送至中國的基礎建設。「一帶一路」之重點,在於中國試圖扶植其他國家的工業以及推動其消費需求,着眼點不再是海外的天然資源,「中國尋求把重工業轉移至較不發達的國家,使這些國家變得富裕,以致對中國產品的需求增加。」

他指出,中國依賴國家推動的發展模式,以國有投資帶動包括道路、碼頭、電力、鐵路等基建,拉動經濟。福山形容,這種異於西方的模式,一直遭美國經濟學家質疑會變成貪污的溫床。相反,美國、歐洲國家近年的發展模式,着重投資於公共衞生,支持婦權以及公民社會,以及着力打擊貪污等等。褔山認為,西方發展模式的目標,無疑是值得讚賞,「公共衛生是持續發展的重要條件,試想一下,如果一家診所缺乏可靠的電力供應、乾淨的自來水,沒有公路通往,它不會有多好。」但他同時強調,中國以國家之手拉動經濟的模式,獲得空前的成功,也是其他東南亞國家的發展模式其中一個重要元素。

廣告

「對全球政治而言,重要問題是,哪一模式最後會佔上風?」褔山表示,假若中國推動「一帶一路」取得成功,由印度至波蘭的整個歐亞大陸,在未來的一代將會翻天覆地改變,中國的發展模式將會輸出外地,推動「一帶一路」沿途國家的收入,推動中國商品的需求。

中西模式的對決

與此同時,中亞國家成為全球經濟核心,污染工業會從中國「輸出」到其他國家,中國政府的獨裁模式,將受到吹捧,對全球的民主有相當大的負面影響。

不過,褔山對「一帶一路」也有相當質疑,「基建推動經濟在中國成功,主因是中國能夠控制政治環境,但其他國家的情況不盡相同,種種的不穩定、衝突和貪污,均會阻礙中國的計劃。」他舉例指,中國目前在厄瓜多爾、委內瑞拉等國,遇到不少阻礙,包括觸怒當地持份者以及高舉民族主義的政客等。他補充,「中國在新疆無視及打壓穆斯林,類似的策略在巴基斯坦和哈薩克便不會收效。」

儘管如此,福山強調,這並不意味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政府應自鳴得意,靜候中國失敗,「以大規模基建推動經濟的發展模式,或許在中國境內已經達到一定限制,在其他國家亦可能不湊效,但無疑仍然是全球經濟增長的關鍵。」

褔山指出,美國在50、60年代曾經投資在大型水壩以及公路網絡,時至今天,美國卻鮮有向其他國家提供基建等援助。他認為,美國應該要參與中國牽頭的亞投行,成為該行的始創成員,以推助中國在環保,安全和勞工等方面,更符合國際標準。

褔山認為,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有需要反省,為何在發展中國家、甚至自己的國家,推動基建發展,如此困難,「否則,我們有把歐亞大陸等重要地區,推向中國以及其發展模式的風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