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九故宮之十問(九唔應?)

2016/12/28 — 16:09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宣布在西九文化區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後,一再強調依足程序,不必諮詢公眾,又說怕出現反對意見所以不宜諮詢。西九故宫是一幢永久建築物,其設計既不招標又不公開比賽或徵集意見。實在有太多疑問,需要林鄭和特區政府向香港人交代。

一、《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第19條﹕「西九管理局須就關於發展或營運藝術文化設施、相關設施及附屬設施的事宜,及任何其他管理局認為合適的事宜,在該局認為適當的時間,藉該局認為適當的方式,諮詢公眾。」2008年立法會通過條例草案時,特區政府信誓旦旦:「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被委以重任,掌握調撥大量公共資源,當然必須向市民交代。」說了算?林鄭身兼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遺忘了諮詢公眾這個法定職責?

二、西九佔地40公頃,自董建華年代,十多年以來的規劃經歷反覆諮詢及考慮整體布局,由當初一度建議而後來擱置的單一招標和天幕,以至戲曲中心、M+視覺文化博物館、萬人表演場地,都是收集公眾意見而產生的方案,水墨館和文學館有人提議過但不成事,但從未聞設立故宮文化博物館的提議。這個項目從天而降,林鄭除了一副霸王硬上弓、米已成炊的高姿態,在理在情如何向公眾包括文化藝術界人士有個詳細交代?

廣告

三、故宮文化博物館選址原來規劃用途是興建大型表演場地,西九管理局董事局今年9月開會,通過放棄興建該表演場地,11月,林鄭向部分董事局成員「摸底」,然後在正式會議上通知在該幅騰出的土地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董事局順利通過。林鄭雙重身分,既是政府代表亦是主持會議的董事局主席,董事局做完人肉橡皮圖章,還要幫政府護航?

四、原本在西九興建的表演場地可容納萬名觀眾。董事局憑什麼客觀數據或評估報告放棄該項目?市場無任何公司認為該表演場地有利可圖而表示有興趣經營?啟德體育園的五萬人場館,與西九的一萬人表演場地規模有很大差別,前者怎可成為放棄後者的藉口?

廣告

五、特區政府為了逃避向立法會申請撥款,徵得馬會「捐贈35億港元,以資助博物館的設計、建造和籌備展覽等費用」。由於梁特時期語言偽術陰影難除,不得不問清楚特區政府,35億元以外還有什麼預算開支未披露,例如日常行政經費、文物保險、收支預算等,更重要是工程費一旦超支,誰包底?抑或又以「洗濕了個頭」為由催迫立法會通過額外撥款,納稅人埋單?

六、政府宣布,西九管理局「將會成立一間全資擁有的附屬公司,全權負責新館的興建和未來的管理和營運。」這間附屬公司的功能和實權是什麼?抑或只作一個名義為故宮文化博物館預留土地?其運作是否受《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約束?

七、能夠借來國際級文物在香港展出,無論來自北京故宮、法國羅浮宮、大英博物館,都是好事,但有必要永久借用,而為此專登興建永久展館嗎?若非永久,現成的康文署場地能應付嗎?

八、西九故宮交由建築師嚴迅奇設計,是特區政府抑或西九管理局決定和聘請的?合約條款為何?如何挑選建築師?給予本地專才發揮機會,在設計當中融會本地元素,歡迎之至,但為何不公開招標?或公開徵求設計意念?因為趕時間?2017年動工,2022年落成,是為九七回歸25周年贈興的政治工程?

九、林鄭為官超過36年,強項是比梁振英更熟悉程序,亦即更懂得玩弄、迴避程序。逃避議會監察的第一步是繞過立法會的撥款程序,西九故宮和三跑是兩個「成功」例子,第二步是向西九管理局注地、割地?政府以象徵式地價向機場管理局批出機場北商業區用地是先例。

十、故宮珍藏來港展覽原本是美事,但處理手法鬼祟,林鄭解釋,項目涉及中央和不同部委,假如公開諮詢過程出現反對意見,會非常尷尬。最後要問「重新考慮」是否參選特首及延續梁振英政策的林鄭月娥,公開諮詢原來只求贊成意見?毫不掩飾向北京獻媚,如何得到香港人信任?

我正在爭取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盡快召開特別會議,要求西九管理局主席林鄭月娥及行政總裁栢志高出席,回應種種質疑,並公開西九故宮的相關資料,包括西九管理局董事局討論文件、「摸底」過程、與故宮博物院的合約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