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九故宮】五大關鍵疑點未釐清 林鄭再被質疑與馬會有交易

2017/1/6 — 18:09

身兼西九文化區管理局主席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早聯同管理局副主席夏佳理及多名政府官員,出席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但在歷時兩個多小時的會議,對於項目何以未經諮詢、博物館設計為何未經公開招標,林鄭均未能釋疑。

舊問題未能釐清,民主派議員朱凱迪在會議上提到新質疑。他提到,馬會出資35億元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政府在2016年曾先後三次作出對馬會有利的舉動,包括沙田馬場以「特殊用途土地契約」批租50年。朱質疑,馬會與政府有交易,林鄭月娥則駁斥朱凱廸,指他「無根據」,「係佢自己富幻想力,同埋嘗試又去抹黑不同的人士」。

 

廣告

1. 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為何未經諮詢?

最新答覆:

廣告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強調,自己無違反程序公義。林鄭月娥早前稱,故宮館涉及中央及有關部委,如在社會做諮詢,遇到反對意見,就會產生非常尷尬局面。她今日澄清,所謂尷尬的描述並非單單針對中央,亦包括其餘持份者如馬會、西九董事局、特區政府,如於無基礎情況下作公眾討論,將令其中一方持份者認為不適合及尷尬。

林鄭月娥首度透露,西九故宮的構思始於2015年9月由故宮博物院院長主動提出,當時她應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邀請赴京參加故宮一項活動,對方高度表揚香港的策展手法,又問西九會否有地可以建一座故宮文化博物館,她回港後跟進建議。

林鄭月娥說,若這件大好事並非在保密程序進行,恐怕是難以成事。她形容,下周向公眾和持份者諮詢六星期不是補鑊,不是後知後覺,而是先前已經計劃好。

然而,下周的諮詢不涉是否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只涉博物館設計和營運,故興建故宮館的決定依然是迴避諮詢程序,令事件是否符合《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第19條的規定(即西九管理局須就發展或營運文化設施,「在該局認為適當的時間,藉該局認為適當的方式」諮詢公眾),仍然是一大疑問。

 

2. 博物館設計為何未經公開招標?

最新答覆:

對於直接委聘建築師嚴迅奇負責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項目,林鄭稱,委聘嚴迅奇負責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項目「係一個比較特殊的做法」,是「因為要起一個博物館,其實真係一啲都唔簡單」,如要進行一般程序,就要花很長的時間撰寫顧問建議書等。

會計界議員梁繼昌指,香港建築師而又在外國獲獎的「大有人在」,質疑何以尚未進行諮詢,林鄭反問,「本地建築師起過成間大型的博物館的『大有人在』,希望梁議員或者同我分享吓。」

未能在會議上發問的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姚松炎,會後在facebook批評林鄭的說法侮辱香港本地建築師,深表遺憾。姚松炎舉例,西九戲曲中心的設計比賽由兩名傑出建築師譚秉榮及呂元祥則樓設計。姚要求林鄭進一步交代,聘請嚴迅奇建築師作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設計顧問的費用。

姚指出,廉政公署的公營機構採購指引,適用於馬會,訂明大額採購必須招標,以防止貪污,「香港政府採購程序第300條亦規定價值超過143萬元的採購須按報價程序處理,為何西九故宮的設計工作可以繞過程序?這將如何避免有人貪污?」

 

3. 大型表演場地是否為故宮「讓路」?獨立顧問報告可否公開?

最新答覆:

林鄭重申, 西九放棄原本的大型表演場地,並非與故宮館有關。林鄭又稱,西九管理局前行政總裁連納智一直認為,啟德體育館如可作場館使用,政府又不拆除紅館的話,不認為西九可以支持大型表現場地。

西九董事局早前在聲明指出,基於獨立顧問的評估報告,出於技術和商業效益考慮,決定放棄發展大型表演場地;陳淑莊在會議上要求,公開西九管理局的聲明所提及的獨立顧問報告,把詳情解釋得一清二楚,林鄭未作承諾。

 

4. 故宮館一旦超支由誰包底?日後營運費用如何安排?

最新答覆:

林鄭承認,營運故宮博物館需要經常性開支,政府會評估博物館為西九的財務安排帶來的影響,特區政府願意「加強財務安排」令西九文化區達成其願景,詳細安排本月稍後會有一併交代。

林鄭又未有解釋假若項目超支如何處理,只表示「有信心」不會超支作開脫。

 

5.  是否違反西九文化區規劃原意?故宮博物館選址何以鐵定在西九文化區?

最新答覆:

對於毛孟靜質疑,故宮博物館何以不建於其他選址,例如落馬洲河套區,林鄭稱希望對方的言論僅是風涼說話,「喺土地咁緊絀的情況下,邊度找出1公頃土地興建故宮博物館?」

 

最後疑問:馬會拍板捐出35億之前,政府連番作有利馬會的決定,包括沙田馬場獲續租50年、准許增加賽馬日等,被質疑有所交易?

朱凱迪今日在會議上質疑,馬會出資35億元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之前,政府在2016年曾先後三次作出對馬會有利的舉動,包括增加賽馬日及轉播海外賽事的日數、將沙田馬場地契續約五十年,以及向馬會行政總裁應家柏頒發金紫荊星章。他認為,從表面證據看,有理由相信是政府與馬會之間的交易。

林鄭月娥回應指,朱的指控與事實不乎,是「無根據」,「抹黑」,富有想像力的言論。(見另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