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環為什麼突然高調撐逃犯條例?

2019/5/16 — 15:37

王志民與林鄭月娥(資料圖片)

王志民與林鄭月娥(資料圖片)

今天,我真的被一位可愛的學生,逗得非常開心。這位小胖子很喜歡Cosplay,沒想過他會在教員室外,摸彷戴教授大叫:「佔領西環,正式啟動!佔領西環,正式啟動!」我上前與他閑聊,問他為什麼在學校內惡搞呢?他很有準備地回應我:「譚老師,不是嗎?你沒看到西廠、講O辦的首領都已經上承大大皇帝的指示,表態支持㐂婆政府就逃犯條例作出修訂立法,又要求各人大政協發聲,大小同鄉會的支持廣告,佔據了不同傳媒的版面,可能很快『殭蓉』又復活過來了,這個模樣不就是佔領中環之前的馬戲嗎?」

我大笑說:「同學你要聽領導的話,㐂婆不是有教你嘛?你咪埋眼未睇唔到囉!」同學覺得我沒趣,就跑了!但細思這位看似鬧著玩的大二學生,極具慧根,是練武的好才料。他可以從社會現象,綜合出一個規律,實在是可造之才,亦令我反思到,西廠在逃犯條例爭議過程中,一直非常克制。為什麼突然變臉,並且與講O辦聯手盲撐㐂婆,早前㐂婆不是在觀音像下,不與西廠大太監握手的嗎?

或者有一些微細變化是我沒有注意到的,美德自知政治智慧有限,還是打個電話給游老師請益好了。游老師接電話後說:「噢,這個改變,上個禮拜就開始了!美德你沒有看電視嗎?」我說:「你說是建制與反對派在立法會衝突一事?很精彩呢!」游老師說:「不是了!看到那位有可能觸犯《侵害人身罪條例》 第27條『忽略看管兒童』,導致BB色盲的容老母,我比死更難受;看立法會直播是浪費生命呢!我是說看『全腳講O研尻會』的佳叔了!大家都知道他是中央的傳聲筒,他公開說的話,八九不離十都是中央的意思了!他不就是說,中央對香港的溫和反對派不再有任何幻想了嗎?」

廣告

那就奇怪了!Ms Mo早已徐娘半老,中央甚可能對她仍有幻想呢?關鍵就來了,游老師繼續解釋,眾所周知㐂婆,表面上希望與反對派改善關係,實際上根本只是一場麻痹對手的公關Show,但這非常符合中共的管治風格。屍歪下台之後,社會若是繼續撕裂,香港將會陷入不能管治,中央將會非常尷尬地,要決定是否接管香港,同時等於否定一國兩制。加上當時佔中三子已經是主要敵人,反對派自然就成了次要敵人,而根據中共的管治哲學,次要敵人只是人民內部矛盾,可以以統戰手段及有限度讓步來處理。

無奈㐂婆「戲屎」 ,又對反對派的意見充耳不聞,關係早就跌回冰點。直至「阿途」一直選不出法案委員會主席,反送中遊行人數超過10萬。中央開始驚覺到反對派知道中港矛盾,原來是激發民意反彈的特效藥。他們的陰謀並不只是要「拖死」逃犯條例那麼簡單,而是令法案委員會無法在立法會休會前,就國歌法啟動立法程序。即國歌法極有可能在十月復會之後,才可以進行審議,屆時將會非常接近區議會改選,議案甚至會橫跨整個區議會選舉期,變相為反對派不停輸送彈藥,極有可能衝擊到建制派參選人的選情。

廣告

要知道西廠自2004的教條就是:「選舉結果是檢驗群眾工作的唯一標準。」面對反對派的陰謀,他們急得快要切腹了!可恨的是㐂婆的政府,在「情、理、法」兼備的逃犯條例修訂案搏弈中,也可以打到民意全失,她個人的支持淨值更跌至負24,結合上述的區議會選舉因素,中共的結論就是反對派「挑戰中央管治威信,爭奪特區管治權。」這個調出自佳叔:「不再有任何幻想」的演譯,解讀就是「敵我矛盾」。

敵我矛盾既已定調,西廠、講O辦、建制派當然就是盲撐到底,全面「揼Seven」反對派了!游老師掛線前跟我說:「反對派積弱,在日後的爭取民主路上,一定要避免『被』打成敵我矛盾,否則他們如何與國家機器抗衡呢?同時,『愉雞』要聰明一點,太明顯『玩野』是會露餡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