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環為甚麼發動恐襲?

2019/7/23 — 17:55

中國公安部前部長陶駟駒的名言「黑社會也有愛國的」,在廿六年後今天的香港,終於無遮無掩,向世人表露其真正的意思。

元朗恐襲中,白衣人聯群結黨,無差別地攻擊無辜巿民,警方卻放軟手腳,慢條斯理的到場,跟進佢地口中的(黑衫與白衫)「兩批人紛爭」,視之為政見不同人士之間的打鬥,聲稱會公平處理,而且「無論哪個陣營」都沒見到有攻擊性武器。只要有點常識,懂得上網查證,對CCTVB新聞有免疫力的人,都看得出警隊和惡勢力有景轟。

經過新城市一役,林鄭和盧偉聰徹底摜低,自願或不自願地放棄靠「正規軍」,改為「使橫手」 ,重施689的故技。西環底下的暗黑勢力全面出動---一班AO的分享早已傳遍網上,事態發展亦與其「預言」相符,除了發動恐襲的地點,由「遊行路線中途」改為鄉事勢力的大本營---元朗。在元朗行動,白衣狂徒有主場之利,大大減低人生路不熟的風險,更重要的是,避免與早收到風、做足戰鬥準備的勇武派示威者硬碰硬。

廣告

有理由相信,西環無意開大片,製造嚴重的傷亡事件(傳聞習近平下令不得見血)。如果北京不怕出現香港版六四,當初便毋須退讓,暫緩逃犯條例修訂。既然不想香港出亂子,破壞習總的強國夢,自然也不想前功盡廢,到了這階段才上演血洗中環。西環揀元朗做戰場,向亳無防備的巿民施襲(估計目標是疑似示威者,但意外地傷及無去遊行的巿民),耀武揚威,既可以替警方及其死忠出一口氣,又可以零風險地以實際行動向反送中陣營示警,就好似話:「你地再唔收手,咪怪我地不客氣!」

這次恐襲還發揮著多種政治作用:

廣告

(1)向溫和、怕亂的市民投擲震撼彈,對包括激進示威者在內的衝擊法紀行為產生厭惡感;

(2)增加示威者實質和心理成本:香港始終是法治社會,警方對示威者不敢去到盡,黑社會行兇卻可以完全沒有包袱。

(3)製造所謂「豬欄效應」,有更離譜的恐怖分子行為做比較,令(部分)巿民覺得新城市警察所為其實不算太離譜的了。

(4)白衣暴徒壞事做盡,林鄭政府便可以走出來扮強政厲治,拉幾個抽生死籌輸左的二打六,然後在自己友配合下,迅速恢復香港治安,取悅(部分)比較易呃的市民,令管治威信停止再下降,甚至谷底回升。

(5)襲擊市民,還抹黑苦主為效忠外國勢力的壞分子,狂徒反而捧為保衛香港的愛國人士。罪行扭曲做義勇行為,「有圖為證」,作為向中國網民反宣傳的材料。

不過,西環的算盤是否打得響,尚有很大變數。民間社會已傳出組織自衛隊的聲音,意味武力對抗有可能升級。政治問題不用政治解決,靠扭六壬對付異己,視深層次矛盾如無物,西環系統這樣玩火亂港,最終不止害了香港,更有機會自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