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環示威 顯大台無力

2016/11/9 — 8:00

反釋法示威人士於西環與警爆發衝突,至凌晨開始緩慢撤退

反釋法示威人士於西環與警爆發衝突,至凌晨開始緩慢撤退

【文:阿N】

今次中聯辦示威行動默默落幕,無論目的在於引起迴響、表達訴求,抑或爭取成果,均算失敗。而且反映傘後各政黨組織已失去對群眾的號召力,而新冒起的本土派亦不見長進,需要慎思長遠社運抗爭的方向及方法。

首先面對重大議題,港人雖明確反感,但實際上遊行人數僅萬餘,修頓集合處人潮疏落,球場後方還容得下疏疏落落的人在看中國舞表演。對於表態而言,完全乏力。

廣告

資訊零碎 鮮有嗌咪

遊行結束後,部分群眾延長路線,以西環中聯辦作為目的地。然而在西環的一幕,卻顯示了主辦單位的無力。一是示威者所得訊息混亂且不足,到達中聯辦後門後,人群被告知要去前門示威。然而進入干諾道西後,群眾卻在苦等,偶有衝擊防線,卻無從得知情況,零碎的資訊都僅來自新聞,主辦方鮮有嗌咪。在等待當中,一眾蒙面人突然出現,企圖拋擲垃圾桶。現場即時緊張,開始互相指罵。此時示威者既不清楚下一步行動,亦怕生亂,加上干諾道西位置狹窄難防,示威者不少在此時離去。

廣告

行動目標混亂 人群不知所措

主辦方一時呼籲群眾不要離去,一時公布後方西邊街另開戰線,令人群分散。此舉不但戰略上難以理解,理據亦相當欠奉:一開始目標是「正門示威」,及至後來又演變成癱瘓德輔道西,後來又企圖重回中聯辦後門,叫人無所適從。觀乎事件後的文章,不少示威者指不知所措,只在原地或坐或站呆等,不難理解,是因為主辦單位缺乏清晰目標及指示。

示威位置向來難守,西區警署正在旁邊,人數又不足,根本沒長久戰可能。只覺策劃者毫無計劃,聚集群眾而不使用力量。人群之間通報亦明顯較傘運時失色,何處佈防、架什麼防線毫無概念。後來游惠楨還言野貓式行動,聽來完全只是「退場」的精神勝利說法。

消耗民意 有人乘虛而入

目標不清,示威者之間而沒有共識,開始生出各種爭執:放不放走車輛、要守還是攻……大家對下一步全無概念。沒有確切行動目標,就如一向對「左膠」的指控:只是消耗民意,不但消耗群眾力量,亦令陌生且難溝通協調的蒙面人乘虛而入。在此情況下,不但令行動不了了之,更令當處群眾陷入各種危機之中:被捕、受傷、場面失控,不一而足。請主辦方緊記,當示威者參與你的行動,當中包含對你的信任,賭上自己某程度的安危作你的籌碼,而你亦絕對有責任解釋將如何使用這些籌碼,並確保善用。

陌生的團體近期常以神秘不示人的方式出現於運動之中,並企圖令運動變得激進,令社運策劃者更逼切需要改進自己,避免情況失控。這些團體利用本身示威者取得的形勢,乘勢而上達到自己的目標,是騎劫。一是參與者本身並無打算發展至此,二是他們亦無打算承擔激進行動帶來的後果。你可以說示威者是港豬,但本身可以佔據到所在位置,靠的正是港豬,和他們小小的、懦弱的「和理非」共識。縱然社會來到水火之中,依然應該有尊重。要達到其他目的,請自行策劃行動。

傘運之後,大家學會了最大的兩件事:一是拆大台,二是遊行無用。然而拆大台之後呢?以什麼來補足?如其他文章所言,其實整件事很deja vu,這種不知未來、目標難言的消耗,大家本來就很熟悉。假如「大台」指的是唱歌、打氣、畀啲掌聲自己的舞台,這是應拆的,是指揮者的誤用;然而「大台」說到底,應是指揮、點出目標、代表群眾談判之用,而以此定義,可能香港根本從來無大台,此亦是未來應該要建立的。

二是遊行無用。恐怕亦因此,傘後多次遊行人數都寥寥。然而簡單一問,沒遊行的你,當日又做了什麼呢?遊行和其他行動之間本身並無抵觸。卻連最低成本的遊行都不參與,是要如何表態?然而人數寥落,最終只會淪為建制的話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