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葡旅途中邂逅的「中國人」之續篇

2018/3/2 — 15:06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早前寫了一文,談及往西班牙和葡萄牙旅遊期間一起相處過的七位「中國人」團友,漏掉那位兼任司機、領隊和導人遊等三職的駕車師傅,筆者不得不補寫一篇。 師傅姓包,原籍溫州,剛滿四十二歲,在最後一天逗留里斯本的晚上,馬來西亞籍的團友鄭先生特意買了一瓶紅酒,邀約筆者一起在酒店餐廳晚膳替小包慶生,把酒暢談。

小包個子高,看起來應該有六呎,體格硬朗,替團友提舉行李箱放進車廂時盡顯臂力的強韌,動作矯健,應對機伶,快人快語。 小包表白大學二年級時談起戀愛來,鬧得和父親極不愉快,年少氣盛的他憤然輟學離家出走,跟遠房親戚飄洋渡海在運油輪作業,之後跑到歐洲去闖,分別在德國波恩、荷蘭阿姆斯特丹、法國巴黎等城市打工討活,十年前最終落戶馬德里,從事旅遊業,如今已是旅遊公司的半個老闆。 算起來小包去國逾二十年,四年前回家鄉成親,妻子正是大學時談戀愛的那位女同學,去年添了個女兒,最近一家三口搬往巴塞隆拿新置的房子。 他通曉西班牙語,略懂德語和英語,憑著這些年來的歷練,在異國早已吃得開了。

廣告

小包和鄭先生特別投契,除了性格有點相近,同是煙民一族也有關係。 每逢中途在加油站小休或者午膳時,他們倆總是一起把握機會抽煙閒聊,本來小包抽的是現成盒裝煙,鄭先生吸的是電子煙,彼此不能分享,但是因著相同嗜好便惺惺相惜。  鄭先生表明在他認知和心目中只有「華人」、「華語」和「華文」,因此不區分「中國人」、「台灣人」和「香港人」,以至「普通話」、「台式國語」、「簡體字」或「繁體字」等都一視同仁,況且半退休生活像個「世界公民」週遊列國,國家民族的觀念已淡薄得不著痕跡。 可是小包卻表明是「大中國心態」,直言對於當前中共在國際上的「聲威」引以為榮為傲,並明確交代已放棄申請入籍西班牙,雖然已決定一家人在這裡定居,至今仍然保留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說起來眼睛有點發亮。

小包在國外開放社會居住多年,資訊未被刪截過濾,對國際和內地政情時局應該了然。 筆者直接提起內地六四民主運動一事,小包稱當年他剛入讀中學而不甚了了,離國後認識多些,表明對學生民主運動理想追求的同情,但是認為在共產黨治下任何改革必然觸動掌權者和利益集團的神經,絕對不會得逞,心存幻想的抗爭只是放空砲而已,並同時勸告筆者不要執著「追究」共產黨有關六四的責任,只能向好的方面往前看云云。  對於香港「一國兩制」 以至雨傘運動和民主自決等問題,小包也有類似的回應,認為共產黨的專權統治不容許也不能夠挑戰,坦白說就是鬥不倒共產黨,而且一般民眾只求生活安定和賺錢機會,在專制環境下甘願做順民也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  筆者越聽越感到不是味道,他只是沒有說得更露骨:不管甚麼黨領導或者甚麼人當家也好,中國人民百姓認命屈從活下去就好了!

廣告

筆者不禁聯想起余杰《卑賤的中國人》一書 (註一)。 余杰認為柏陽《醜陋的中國人》只是反映出在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所看到的「醜陋」,而在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則應該看到「卑賤」。 他甚至指出:……中國人的「劣根性」已非「醜陋」一詞所能形容,更準確的概括應當是「卑賤」……它背後有一種自我作賤並自我炫耀的「自願為奴」心態……。 (註二)   如果說國家的路必須由人民選擇,國家的命運必須掌握在人民手中,可是,如果絕大多數人民卻因為恐懼而放棄應負上的責任,那簡直就是倒退回封建年代的蟻民心態,難道這真是天譴的咒詛:「中國人」必須只能苟安賴活在天子腳下!?

 

****************

註一:余杰《卑賤的中國人》(2017) ,主流出版有限公司

註二:上述原書第18頁

發表意見